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十二章 为什么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1367 2021-03-21 23:58:45

  这场反叛,胜利的毫无疑问是反叛者。

  而城堡里的侍卫长,重伤后被俘虏,因为宁死不屈,而遭受了十分残酷的虐待。

  至于在守卫在城堡周围的那些血族,群龙无首,只能稀里糊涂地跟随各自的掌徽队长,杀的杀,跑的跑,甚至还有些被俘虏后,投降了。

  只因为女王为了不让其他吸血鬼拥有过大的权力,于是把权力过度分散,近一万的守卫兵,她亲自选拔了将近一百个掌徽队长,选出来的也不一定是才干最为突出的,谁也不知道她的标准在哪里。

  这直接导致众多守卫兵,没有一个有权力指挥众守卫。

  女王还规定,一切动作,都必须听从她的指令。

  可当她不在的时候呢?就只能听从她亲自选拔的掌徽队长的命令。

  然而这些掌徽队长居然大部分是吃软饭的,颇为不靠谱,关键时刻不但没有誓死捍卫女王的权威,反而在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进攻下,杀出重围,带着约三成的城堡守卫,各自逃命去了。

  所以,这个规定看起来是愚蠢的,可笑极了。

  不过,也许,就算没有这个规定,他们也会逃跑呢?

  看着作鸟兽散的侍卫们,米迦列却皱了皱眉。

  他本来打算将黛西的所有兵力一网打尽,但只杀死了三成,俘虏了近三成,投降的那一成还不知道是不是忠心的。那些逃跑的,更是追都无从追起。

  被彻底杀死的太少了,依然让他觉得存在隐患。

  可那些被俘虏和投降的,他又不能下令处死,因为都是血族同胞,这样显得他太过残暴不仁,很容易激起民愤。

  但斐奥娜一点都不认为哪里不对,成功地从那个女人手上抢走了王位,坐上了王后的位子,她开心极了。

  快快乐乐地泡了个花瓣澡,她就重新换上了一身豹纹吊带包臀裙,整个后背都露了出来,前面也是堪堪遮住了重点部位,裙摆短得不能再短。

  她命女仆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又喷了许多成熟魅惑风的香水,然后对着镜子做了个极其性感的动作。

  忍不住给镜中魅力四射的自己抛了个飞吻,她就大摇大摆地去了血仆少年们的那一层楼。

  直到后来,下人们前来禀报她,说新的王即将举行正式即位的典礼,她作为王后,必须参加这个神圣的仪式,她才恋恋不舍地从里面出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刚进去不久的时候,她就惊奇地发现,黛西的那些血仆,居然全是处男!脖子上连咬痕都没有!也不知道黛西是怎么做到碰都不碰他们一下的,斐奥娜觉得,真是暴殄天物!

  只是,这些血仆少年再怎么美味,在斐奥娜心里,也是比不上丹尼的,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唯一可惜的是,她还没有得到丹尼,就让他去送死了。

  米迦列早在斐奥娜去找血仆少年们的路上,就听到了下属的禀报,知道了她的行踪,但他什么也没有表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无所谓。

  古堡里,所有杀戮留下的鲜血,都在管家安德鲁的指挥下,被新的佣人们迅速清理干净。虽然各种装饰、摆件等,还未来得及更换,但一切显然已经焕然一新。

  米迦列迫不及待地坐上了黛西坐了两百多年的位子,他抚摸着纯银王座上繁复的花纹,嘴角欣喜的笑容似乎十分单纯,眼中却迸射着异常狂热的光。

  可是,抚摸着王座扶手的手,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呢。

  米迦列有些可惜地想。

  要知道,血族的精神象征——老祖的戒指,才真正代表了血族的最高权力,而不是王座。但那枚戒指,却被黛西带进了M.R实验室。

  没有老祖的戒指,二十万血族民众,是不会承认他这个王的。

  所以,他同跪在王座下膜拜他的属下说:“或威胁M.R实验室内部人员,或混进去,总之,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老祖的戒指。”

  那个吸血鬼领命,便立即去想办法取戒指了。

  而带领了几千头狼人,协助米迦列篡位的弗雷德,黑色斗篷下,遮掩了一身流血不止的伤口。

  他在稳定了一切后,便来到了大厅,不紧不慢的步伐,看起来没有半分异常。

  只是,米迦列身为吸血鬼,还是敏锐地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弗雷德在王座的正前方站定,没有行礼,那把低沉的老烟嗓便开口了:“经此一战,亚伯拉罕必定猜到了我的意图,部落不会再容得下我们几千个兄弟,你协助我成为首领的事情,必须尽快。”

  亚伯拉罕,便是狼人部落的首领。

  “放心,很快,只要黛西的死讯传开,我族内部稳定下来,我必会助你夺得首领之位。”

  米迦列姿势随意地倚靠在王座上,说完这句,又开始了喋喋不休:“我们不仅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合作伙伴,亚伯拉罕把你视为眼中钉,当然也把我视为眼中钉了,我要是不帮助你当上首领,我不也讨不了好?不用担心,唇亡齿寒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弗雷德不想再听米迦列念叨,很快便离开了。他并不认为真如米迦列所说,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罢了。

  至于,他真的想要成为首领吗?其实,他只要那只狼人死,就够了。

  这场蓄谋已久的谋反,从头到尾都躲在自己的庄园里,没有出来站队的詹森亲王,终于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后,来到了古堡大厅。

  他站在王座下方,看似恭敬地朝米迦列行躬身礼:“恭喜您,尊贵的王。”

  上次他站在这里的时候,还是在两天前,他也是这样,向尊贵的女王行躬身礼。

  他承认,他有点迷恋女王,因为她强大,美丽,而又迷人。可所有种族都是自私的,这点迷恋,远远比不上他自己来得重要。

  米迦列不由想,他知道詹森和斐奥娜这两个亲王,明明是和理查德王一辈的,一个三千岁,一个四千岁,为什么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了。

  因为他们一出生,就有着强大的实力和尊荣的高位,却安于现状,没有对更高权力狂热的追求,身边的血族大都和他们一样,也就触犯不到很多吸血鬼的利益。

  在米迦列看来,他们是没有理想的闲散亲王。

  米迦列没有让他免礼,只是开玩笑一般,同他说:“让詹森亲王出面,可真是不容易啊。”

  詹森低下的头颅一直没有抬起,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从圆顶高帽下传来:“不敢。”

  米迦列继续道:“斐奥娜拉你加入我们的时候,你也是像这次一样,既不拒绝,也不答应,我真是搞不懂你,就这么视权力为身外之物吗?”

  詹森沉默了一会儿,一片死寂的大厅内,有些诡异的气氛下,他忽然回答:“是。”

  “你也是朵奇葩!不过,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你,刻意压下了丹尼被抓走的消息,又在最好的时机告诉了黛西。不然,黛西要是没去M.R实验室,我说不定还不会这么顺利得到王位呢。”

  米迦列笑着说道,语气熟稔,仿佛在同他闲聊一般。

  詹森因为行礼而放于胸口的手,微不可察地紧了紧。

  他没有想要告诉女王,只是当时女王的手下就要察觉到了,他如果还不说,一定会受到迁怒。

  他压下消息,只是想要丹尼死而已。

  一个低贱的兽人,不配当血族的王子,更不配当她的弟弟。

  他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和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兽人,孤身前往M.R实验室。

  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