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十一章 反叛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2200 2021-03-20 23:56:42

  血族领地的某一片树林边沿。

  米迦列亲王正站在一棵老树下,遥遥望着凄清月光下的古堡,嘴角带着一丝爽朗的笑容。

  他今天穿的是一身纯白的西装,领口的蝴蝶结依旧打的端端正正,看起来还是那样正经老实。

  如果忽略他前方那一片修罗场的话,他的淡定,倒是使他看上去十分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可加上眼前的遍地残骸,他的笑容便平白多了几分势在必得的意味了。

  他身前,这两拨正在进行惨烈厮杀的吸血鬼,看起来势均力敌,但不一会儿,这种局势便发生了转变。

  因为,不止有更多吸血鬼,还有一大群狼人加入进来了。

  黑色斗篷下的弗雷德,以一个四肢着地,不似人类的动作,在地面上疾速奔跑着,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画面甚是诡异。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千头和他姿势相差无几的狼人,浩浩荡荡的阵势。只是,只有他一人戴了这样神秘而又古怪的斗篷。

  他们带起的风堪称猛烈,令尘土飞扬,四周的荆棘灌木都被刮断。

  在天空中搏斗的其中一方吸血鬼,在新加入进来的吸血鬼们的协助下,策略发生了变化,开始专心攻击起对手的蝠翼,让他们坠落在地,然后被狼人撕咬吞食。

  而地面上,一些没有蝠翼的低等吸血鬼,则是直接被狼人从背后扑上去咬死了。

  “米迦列你这个叛徒!居然勾结异族,背叛女王!”

  一个蝠翼被撕裂得只剩下小半片的吸血鬼,从天空重重摔落在地。他大睁着眼睛,愤怒地瞪着米迦列,声音从牙缝里痛苦地挤出来。

  这个吸血鬼穿着血族正统守卫兵的服装,浑身是血地趴在地上,正被几个狼人撕咬着。

  纯白西装上没有溅上一滴血的米迦列,闻言,亲切地低头看向他,并朝他友好地笑了笑。

  “呵,”带领一群吸血鬼加入战斗的斐奥娜,听到这句话后,冷笑一声,猛然朝他这边飞来,“什么女王?黛西很快就不是女王了!”

  她一手抓住那个吸血鬼的右肩,轻而易举地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那几个撕咬他的狼人立即散开,去攻击其他的吸血鬼了。

  “你还没有认清吗?”斐奥娜蔑视着身上已经血肉模糊,毫无还手之力的他。

  “黛西可是被抓进M.R实验室了,能不能活着出来,都还不一定呢!”

  “今天,血族就将迎来新的王!哈哈哈哈——”说到这里,她仰天大笑起来,神色得意而又疯狂。

  “你也是叛……”他愤激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已经被斐奥娜一口咬断了颈动脉,吸干了血。

  斐奥娜如同扔垃圾一般,把他丢在地上,黑色的高跟鞋狠狠踩裂了他干瘪的尸体,神情倨傲地说道:“用你低贱的生命,来迎接新的王后,是你的荣幸。”

  攻破古堡外围的防守,总共花了一天左右的时间。

  到了古堡那座山顶的下方,斐奥娜热情地抱住米迦列的手臂,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过分暴露的衣着而有所顾忌。

  她调笑的话语里,带着毫不掩饰的高傲和不屑:“哎呀呀,古堡守卫共将近一万血族,带伤逃跑的近三成,被俘虏的近三成,投降的近一成,也不知道黛西那个蠢女人,是怎么练的兵呢。”

  米迦列认为,是有点不对劲,但还在正常范围之内,没有太过不对劲。

  属下曾暗中给他禀报过,黛西练兵的规矩有些新奇,还有些可笑,谁知道管不管用呢?说不定都是些花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罢了。

  只不过,他可不打算告诉斐奥娜这个单纯被他当枪使的蠢女人。

  所以,他转头朝斐奥娜微笑,目光虔诚而又痴迷,说道:“我亲爱的王后,等我坐上王位,一定训练出世上最坚毅而又强大,智慧而又忠诚的军队,并全部为你献上,让他们在你的指挥下,用实力征服各大种族,百战不殆,所向披靡。”

  斐奥娜听了如此讨好的话,又被哄得哈哈大笑了,丝毫没有注意到米迦列在转过头的那一瞬间,眼底闪过的一丝嫌恶。

  他们带领的吸血鬼和狼人,还没有攻上古堡的时候,古堡里已经呈现出了两极分化的状态。

  管家安德鲁和拥护他的吸血鬼,与对面的一群血族紧张地对峙着,气氛剑拔弩张。

  侍卫长带领着一大群侍卫,满腔义愤,指责正对面的安德鲁:“安德鲁管家,枉费大家如此尊敬你,你竟然伙同米迦列亲王,勾结异族,意图谋反,背叛你一手带大的女王,你对不起大家的信任!”

  “抱歉,我的王只有一个,那就是曾经在任三千年,带领我族走上辉煌的王——理查德。我今日有此一举,只是为了给我敬爱的王报仇。”

  说这话时,安德鲁一如既往的优雅绅士,风度翩翩,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日常的小事。

  “你在说什么?”侍卫长皱眉,“我不知道你要报什么仇,我只知道,理查德王是女王的父亲,是他把女王托付给你的,你怎能背叛他!”

  “不,我的王并没有把黛西托付给我,”安德鲁坦然自若,“是我自己亲手扶持她,只为有朝一日,找准时机,将王位从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手里夺走,她配不上我的王坐过的位置。”

  “不许污蔑女王!这两百多年来,女王尽心尽力,对臣民如此爱护,哪里心肠歹毒,哪里配不上王位了?”

  侍卫长气愤地朝他大吼,他身后的侍卫们,虽然因为守规矩,而不能开口说话,但看向安德鲁的目光,也仿佛要射出了愤怒的火焰。

  然而安德鲁听了这话,却忽的笑了。

  “对臣民爱护吗……可她对自己的父亲,却为何如此残忍呢?”

  侍卫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大声问他:“你在说什么?”

  安德鲁微微仰头,望向王座的位置,眸光中有些怀念,仿佛陷入了久远从前的回忆里。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

  “两百多年前,我的王就是因为喝了黛西献给他的一杯鲜血,从而陷入了沉睡,至今仍未醒来。”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女王动的手脚?”侍卫长显然不相信他,除了他的拥护者,根本没有谁相信他。

  因为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谁不知道,曾经的理查德王,将唯一的女儿黛西公主视若珍宝,舍不得她受到一点伤害?

  女王怎么可能会谋害如此疼爱自己的父亲呢!

  安德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他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或许,安德鲁根本没有证据。

  总之,在山顶下的反叛者攻上来之前,这两拨人已经开始了厮杀。

  古堡里唯一一个没有被鲜血充斥的地方,就是圈养血仆少年的那一层楼。

  但一会儿,吸血鬼们杀累了,筋疲力竭的时候,觉得饥渴了,会不会来吸他们的血,就不知道了。

  所以,血仆少年们全都惊恐极了,战战兢兢地缩在房间里,想着,如果古堡彻底沦陷了,他们应该如何讨好新的王。

  他们以前学的,都是讨好女人的方法,那要如何讨好男人呢?要是有王后,那就好了。

  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期盼着,新的王,一定要有王后。

  除此之外,他们一点都没有担心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或是吸血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