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九章 “啾”的一声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2310 2021-03-18 16:22:23

  “谭茵茵!”

  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从一楼主卧门口处远远传来,回荡在整座别墅内。

  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把两姐妹都给吓到了。

  这熟悉得仿佛刻进骨子里的声音,让谭茵茵下意识因恐惧而浑身一颤,楼梯边沿的两个人都止住了动作,不再拉扯。

  谭茵茵由于刚才的念头而心虚,但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以后,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还没有推林楚冉,此时就像是她被林楚冉逼到了楼梯边沿,而且一直是林楚冉在抢她的东西。但不管发生了什么,谭志海每次都只会吼她,就像理所当然的一样。

  果然,谭志海立马就又开口了,眼里的凶光直射谭茵茵,边吼边往楼梯上走来:“在楼梯上闹什么闹!是不是你不让着妹妹?”

  妹妹?只不过比她小了两个月而已,还是她后妈瞿芳华和前夫的女儿,和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算什么妹妹?

  谭茵茵的眼眶闪着已经酝酿好的泪花,看起来楚楚可怜,生怕被误会了一样,急忙解释着:“我没有不让妹妹,只是冉冉想要外婆亲手给我做的衣服,我知道我身为姐姐,什么都应该让给她的,可是很抱歉,我舍不得外婆的一片苦心……”

  为避免林楚冉插嘴辩解,谭茵茵一张嘴叭叭叭说个不停,都不带喘气的,小脸上还挂着两行惹人垂怜的清泪。

  “而且,外婆老了,缝的衣服也不够好看,我也不准备穿,只是想好好留着而已,冉冉拿了也没有用呀。”

  说完这句,她又看向林楚冉,一副有苦衷的模样:“冉冉,真的不是姐姐不给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跟你抢,真的,但这是外婆亲手为我做的衣服,我不能不珍惜……”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话锋一转,苦口婆心劝说的样子,说出了重点。

  “我知道学习对你来说很无趣,可是身为姐姐,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你现在都高三了,作业没有写完就出来玩,这是不对的,不管怎样也要坚持熬过这一段时间,再怎么难熬也会过去的……”

  她刻意当着谭志海的面,强调了学习无趣、作业没有写完就出来玩、熬、难熬。

  果然,面对她的喋喋不休,林楚冉已经非常不耐烦了,按耐不住地打断她,吼道:“谭茵茵你够了!一天到晚啰里八嗦的,哭什么哭?胆小如鼠,看见你就烦!”

  “冉冉啊,你姐姐说的没错,你是得听她的,要好好学习啊。”谭志海也对林楚冉苦口相劝,丝毫没有理会委屈落泪的谭茵茵。

  而林楚冉更烦了,觉得谭志海就只知道帮着谭茵茵教训她,于是臭着一张脸跑进了房间,砰的把房门一摔,锁上了。

  谭茵茵看上去因为妹妹的不懂事而心情低落,实际上在心里庆幸林楚冉蠢,她才能次次都这么轻易地气跑她。

  谭志海见状,脸色有些沉,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不过,要是谭茵茵敢这样,早就该被扫地出门了。

  林楚冉永远都是谭志海和瞿芳华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而谭茵茵只是爸爸和后妈都不宠爱的一根草。

  “爸爸,那我进房间去学习了。”谭茵茵礼貌地朝他说完,便一路小跑回了房间。

  她并不想多看谭志海一眼。

  她讨厌这种仿佛寄人篱下的生活,讨厌这个只有靠戴上假面,奋力讨好,步步算计,才能苟且偷生的家,讨厌这里的所有人。

  她不知道在背后听到过多少次,谭志海在他的那些亲戚朋友、合作伙伴面前,为了大力捧高瞿芳华母女,极力踩低她。

  导致别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还老是对着她指指点点,戳她的脊梁骨。

  戳得她抬不起头来。

  每次家里的亲戚朋友聚会,对她来说都像是公开处刑。

  明明她过得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

  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错。

  可谭志海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他喜欢瞿芳华,可他的所有亲戚朋友都认为,瞿芳华嫁给他是图他的钱,于是不赞成他娶她。所以,在他力排众议娶了瞿芳华以后,他就这样贬低已经去世的前妻的女儿,来显得瞿芳华母女有多么好。

  她是一个敏感、脆弱、内向的人,这样的人,往往更能观察和感受到其他人的情感变化。

  所以她很清楚,谭志海只是因为那一点点责任心,只是因为担心自己名声受损,才会养着她,没有把她赶走。

  他是真的不爱她,真的只把她当累赘。

  所以在她一次次自我欺骗般安慰自己,一次次重新燃起那一点可笑的希冀火光时,现实总是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摁灭了那一丝苟延残喘的微光。

  在这里,她或许真的只是个累赘。

  她已经对这个家,对谭志海彻底死心了。

  她的绿茶,她的心机,都是在无数次被伤害,无数次夜里打湿了枕头以后学会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

  她很想逃离这里,哪怕只能住在深山老林里,住着简陋粗糙的房子,过着辛苦劳作的生活,她也不想住在这座让她觉得压抑窒息的豪华大别墅里。

  而逃离这里的最好方法,就是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再也不回来。

  她以前真的很孤独。

  可是,她觉得,她不会再孤独了。

  因为她有一只小猫了。

  进了房间以后,她连忙关上门,来不及坐下,就急忙取下书包,拉开了拉链。

  雪白的小猫窝成一团,像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奶球。

  丹尼被捂得很热,呼吸也有些困难,看起来神情恹恹的,这时才懒懒地抬起头,委委屈屈地看着她。

  不过,他不怪她捂了他这么久。

  因为他大概听懂了,有一个坏女人想抢他,小不点为了躲避那个坏女人,才拖延了时间的。

  他好像还听到,小不点名叫谭茵茵?

  还挺好听的嘛。

  谭茵茵这时已经坐到了椅子上,看到小猫委委屈屈的样子,她的心都要被萌化了,迫不及待地把他从书包里捞了出来,放在手心里揉搓着,又贴在小脸上、鼻子上蹭来蹭去。

  她还忍不住,粉嘟嘟的小嘴“啾”的一声,亲了一下他的嘴巴。

  丹尼彻底懵了。

  他……他们可是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怎么能这样呢!

  但谭茵茵一点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看着他因为懵圈而瞪得圆圆的、呆呆愣愣的眼睛,她抱歉地噘起小嘴,说:“对不起,蓝蓝,我明明答应了只把你放在书包里一小会儿的,却没有做到。”

  所幸她现在住的别墅隔音效果很好,就是在里面k歌,外面也听不见,因此她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

  丹尼瞪得圆圆的眼睛缓缓移动视线,转移到她微嘟的嘴唇上,想到刚才那个“啾”的一声的吻,他默默地举起双爪,捂住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