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五章 对人家负责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3028 2021-03-14 12:36:20

  谭茵茵的内心有点纠结,因为她的爸爸和……妈妈都不喜欢她养宠物。

  可是,眼前的小猫静静地趴在地上,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一样,身体却微微颤动着,也不知道是被森林里的刺划伤,疼得颤抖,还是因为生病了。

  如果不把他带走的话,他很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她老家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太好,有一天夜晚,大雨瓢泼,雨声透过紧闭的窗户,滴滴答答的传来,急促猛烈,有些骇人。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道微弱的声音,是一只小狗疼痛的呻吟声,弱小又可怜,让人揪心极了。

  她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了一个画面,漆黑寒冷的雨夜,一只小狗无家可归,也许还受伤了,不能动弹,只能躺在雨水汇成的水洼里,任冰冷的雨点如刀片般敲击在它的身上。

  她很想去救救它,又担心爸爸不让她去。小狗的呻吟声从窗外断断续续地传来,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最后还是决定下楼去救它。

  可是,她刚刚打开房间的门,就看到了还坐在客厅里,开着灯看资料的爸爸,他问她怎么还不睡,她如实告诉他,说,楼下有一只很可怜的小狗,她要去救它。

  毫无疑问,她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然后被勒令去睡觉了。

  谭志海的声音暴躁如雷:“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疯?外面下这么大雨,找什么狗呀找?你个没出息的,快给我去睡觉,别逼我骂你!”

  她小小的身板,因为对谭志海的恐惧而颤抖着,丝毫不敢反抗,乖乖地关上门,去睡觉了。

  小狗的呻吟声在耳边萦绕不绝,她把被子蒙在头上,捂住耳朵,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小狗依然叫着,凄惨无助的呼救声,像是对她的哀求与呼唤,让她这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她使劲安慰自己,说,小狗的主人一定会来救它的。

  或者,明天她早起,马上就去救它,小狗一定不会有事的。

  第二天,她起的很早,天刚亮起来,外面雨已经停了。她顶着因为睡眠不足而发晕的脑袋,急忙打开玻璃窗,赫然看到正下方,躺了只浑身发白、身体僵直的小狗。

  它死了。

  因为她的见死不救,因为她对爸爸的恐惧。

  那是她的童年痛苦记忆之一。

  那种后悔和悲伤还在心里涌动着,所以当看到这只受了伤、湿淋淋的小猫时,谭茵茵只纠结了一小会儿,不忍心再次见死不救,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把他从草丛边抱起来了。

  她的手一碰到他,还在昏迷中的小猫,就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浑身猛然一个抽搐,谭茵茵微惊,差点没抱住他,把他摔下去了。

  幸好没有摔着小猫,她心想。

  可是,当把他抱到怀里的时候,她查看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发现他的腹部,竟然有一道很深的割伤,内脏都露出来了,而且伤口十分平滑,像是用锋利的刀子割的。

  “谁这么丧尽天良呀,竟然伤害小猫咪?”她心疼极了,紧紧地蹙起了秀美的眉,噘着小嘴,轻轻嘟囔着。

  想着,得赶紧回到城里,带小猫咪看兽医,她更加轻柔地抱着小猫,生怕碰到他的伤口,然后双腿飞快地朝马路边跑去了,小小的双肩背包上下跳动着。

  等了一会儿,便等到了公交车。

  她像往常一样,走向了公交车中间靠边的单个座位上。

  ——她就喜欢这个位置。

  心理学上说,坐在这个位置的人,聪明,城府深,思想独立,因为能看透许多东西而不合群,厌恶与世俗同流合污,防范之心很重,也不知道准不准。

  总之,她看起来乖巧可爱,人畜无害,因为长得漂亮,性格讨喜,很受男同学欢迎。

  就是不知道是真正的小白花,还是伪装成小白花的绿茶了。

  坐好以后,她把小猫安置在腿上,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希望这样能让他舒服一些,哪怕只能驱散小猫的一点点疼痛,也是很好的。

  她并没有那么天真简单,在决定收养小猫时,就已经想到了很多,比如小猫的医疗费和住所怎么办。

  她听家里养猫的同学提起过,小猫的医疗费是很贵的,说不定要几千块钱,可是她只是一个高中生,哪里有这么多钱呀。

  她想了想,只能找小姨了。

  她不知道小姨的工作是什么,小姨向来对此闭口不谈,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外婆告诉她,小姨每个月的工资都在十万以上。

  她慢慢地把双肩背包取下来,保证不会碰到安静卧在她腿上的小猫,而后从背包里掏出了手机。

  很快就在联系人里找到小姨了,拨通电话以后,她已经十分顺溜地换上了楚楚可怜的哭腔:“小姨……怎么办……呜呜……我闯祸了……我、我不敢告诉爸爸,呜呜……他一定会骂我的……小姨,你能不能帮帮我?”

  谭茵茵不准备说实话,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捡到的流浪猫,可能有很多传染病,她如果直接告诉小姨,小姨说不定不但不给她钱,还会反对她收养小猫,让她把小猫扔了。

  有了很多次类似的经历,她早就学聪明了。

  过了好一会儿了,她的声音还是哭泣着的,可电话那头一点动静也没有,谭茵茵都觉得不正常了,不禁有点担心,难道小姨发现她在撒谎了?

  可就在她准备接着撒谎的时候,小姨的声音透过手机,清晰传来:“茵茵,你声音大一点,我这边听不清。”

  谭茵茵有点奇怪,公交车上比较安静,小姨那边也没有噪音呀,难道是信号不好?

  于是,她继续带着哭腔,直接说重点了:“小姨,我不小心把一个姐姐的apple30摔坏了……呜呜……要赔好几千块钱……你、你能不能借我?”

  又过了一会儿,小姨才开口,语气似乎有些烦躁:“我这边还是听不清,你发短信给我吧。”

  说完,小姨就挂断了电话。

  谭茵茵心里一咯噔,难道小姨不想借钱给她?

  可是,不对啊,小姨明明对她很大方的。

  说不定只是信号不好呢。

  于是,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小姨发了短信过去,又重新叙述了一遍。

  一会儿,收到了银行卡到账一万元的短信,谭茵茵松了一口气。

  小姨的短信也发了过来:茵茵,你还小,小姨不在你身边,别人如果只想要你的钱,你给她就是了,不要和她发生纠纷,不然你会被欺负的,知道了吗?

  她回:我知道的,小姨,不用担心,那个姐姐已经不跟我计较了。

  发送了这一条,她又回了一句:谢谢你啦,小姨!

  很快便收到小姨的短信:傻丫头,跟小姨客气什么?

  谭茵茵收起了手机,在内心由衷地想着,小姨,谢谢你,等我以后能挣钱了,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猫的医疗费搞定了,至于他的住所,她倒是可以偷偷地把小猫养在房间里,反正他现在受伤了,暂时不能自由活动。

  只是得训练他,有人进她房间的时候,他一定不能叫。

  希望他是只聪明的小猫吧,她心想。

  ……

  M.R实验室某间手术室内。

  司徒穆已经收起了其它乱七八糟的念头,从容自若地向着属于自己的艺术品走去了。

  他想清楚了,把她囚禁什么的,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是不会做的。

  他不允许自己的物品有一丝逃走的可能,就连念头都不能有。

  可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朵冷香袭人的血色玫瑰,娇艳欲滴,却浑身都带着刺,真是……一点都不乖。

  她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想要逃出去,只有死了,才永远不会。

  那就死了吧,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供他欣赏。

  想通这一切的司徒穆,觉得这样的结局实在是美好极了,美好得令他憧憬。

  清冽的白光映照下,他朝黛西缓缓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犹如和煦微风般,一举一动都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像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可眼底却隐隐约约有一片阴翳,似乎是疯狂的占有欲。

  占有?呵。

  黛西轻笑,她觉得,这个男人的所有举动,都像是在明晃晃地挑衅她。

  真是有趣的很,有趣得让她牙痒,想吸干他的血。

  她妖妖娆娆地坐在手术台上,柔柔把玩着自己的一缕银发,猩红的眼尾微勾,姿态慵懒妩媚,看着他白皙如玉的脖颈,她舔了舔牙齿,模样诱人极了。

  然而司徒穆无动于衷,似乎只是在看一件会动的东西。

  忽而,黛西好似想起了什么,轻轻掩面,佯装害羞,声音是不加掩饰的魅惑:“小哥哥,你还没有告诉人家,昨晚……是不是你给人家洗的澡呢。”

  “是。”

  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司徒穆面不改色,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

  黛西听到以后,面上更加羞涩了,柔声细语:“听说你们人类的思想都很保守,你不仅看光了人家的身体,还……碰了,是不是应该对人家负责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