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血族盛宴

第四章 被吻了

血族盛宴 w笙箫歌落w 3209 2021-03-08 17:52:30

  黛西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已经不在实验室里了,况且这六架战斗机太过智能,就像是一支精锐的部队,布下了天罗地网,她一时半会儿还真脱不开身来。

  当发现战斗机改变了策略的时候,她微微挑了挑眉,妖娆的嘴角带了几丝笑意。

  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就达到目的了?

  她依然竭尽全力与战斗机周旋着,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最后,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同高科技武器僵持了半晚的女王陛下,终于由于体力不支,被麻.醉.枪击中,从高空掉落下来,重重摔在了铁板上。

  在火力操作室里等到这一幕的司徒穆,冷峻的眉眼忽然变得柔和,又恢复了心平气温的模样。

  他走出了M.R实验室,在无数枪支的瞄准下,把昏迷的黛西打横抱了进去。

  因为药物作用,她的蝠翼已经无意识收起,安静的模样倒是没有了平日里毕露的锋芒。

  司徒穆低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似有些微荡漾。

  与信息光屏上搜集到的照片不同,这张脸才是真正的和他记忆里那张精致小巧的容颜相重合了。

  一样动人心魄的美,一样让人想要收藏在玻璃罐里,永远观赏……

  远处,密林被熊熊火焰灼烧着,宛若一圈滚烫的岩浆。而在火焰外围,有一个黑点立在树木上,隔近了看,就能发现这是一个收起了蝠翼的吸血鬼。

  确认司徒穆已经抱着黛西走进了M.R实验室以后,这个吸血鬼的蝠翼猛地张开,疾速飞向了远方。

  M.R实验室的修缮人员,在天蒙蒙亮时就已经乘坐直升机赶到,搬走了两架炸毁的战斗机残骸,并撤下了那六架已经消耗了大量能源的战斗机,重新换上了八架一模一样的智能战斗机。

  谁也不知道,M.R实验室的火力究竟有多少。

  表面被灼黑的铁板和实验室外皮,不久便在修缮人员的工作下恢复了原样。

  四周的森林,出动了许多消防队来灭火,再加上一场倾盆大雨,不出一天的时间,火已经尽数熄灭。

  而受伤的研究人员们,因为国家的重视,专业机构特地派遣了医疗人员过来,最后全都把耳鼓膜修补好了。

  除了躺在实验室里的血族女王,和一圈焦黑的树木灰烬,其他一切都仿佛没有什么变化。

  所以说,没有哪个种族,能够攻破人类的M.R实验室。

  黛西醒来时,正躺在一张手术台上,上方是明亮又不太刺眼的灯光,和镜子一样明澈的天花板。

  天花板照出她现在的模样,银色的长发像是被人刻意梳理过一样,整齐地披散在两侧,衣服换了一身,也是齐齐整整的,可以看出给她整理的人有多么严重的强迫症。

  并且,她浑身清爽,像是刚刚沐浴过。

  黛西试图抬手,发现自己的身体并不是不能动弹,只是很虚弱,应该是被注射了令肌肉松弛的药物。

  而她的蝠翼,原本应该从后背上传来疼意的,居然没有任何感觉了。

  她不知道,这是因为某个男人,认为即将属于他的艺术品不应该存在任何瑕疵,于是给她注射了治愈高能量物质灼伤的药剂。

  手术台边上,站着一个男人,戴了口罩,只露出了一双如同盛满湖水般光芒微漾的眼睛,看起来眉清目朗。

  司徒穆作为重度洁癖患者,先是给丹尼做了半会儿手术,又是把她从焦黑的地上捡起来,这是他平时不会忍受的,所以在她昏迷的期间,他给自己和她都洗了澡,吹干了头发,重新换上了一身手术服。

  黛西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睛虽然好看得过分,可是看她的眼神,像极了在看一件珍稀的物品。

  是的,物品。

  哪怕是见到她醒来,他仍是这样看着她,温和平静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她的心底不由闪过一丝讶异,人类不是都对血族闻风丧胆的吗?她还是最为强大的女王呀,他一点都不害怕吗?

  还是……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他的眼神真是奇怪呢……但也有意思的很。

  不知道待会儿,他这种眼神还能维持多久了。

  这么想着,她缓缓坐起身来,柔柔地抬起手,一手攀上他的肩膀,一手勾下了他清俊面容上的口罩,动作透着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妩媚。

  他也没有阻止,任由黛西柔若无骨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耳畔,带起一阵弥漫着玫瑰幽香的微风。

  他似乎觉得,像这样瑰丽的、完全长在他审美上的艺术品,有她任性妄为的权利。

  看到他完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脸庞,她红玛瑙似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惊艳。

  然后,她慢慢靠近他的耳畔,举止慵懒,吐气如兰,言语似是调笑:“小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呢,可以做我的……血仆了。”

  血族的体温很低,呼出来的气体带着淡淡的甜香,也是冰冰凉凉的,可他的耳畔却无端有了几分灼热。

  “只是血仆吗?”

  山涧泉鸣般的嗓音,平和地说这句话时,他看起来温文尔雅,无可挑剔。

  但却让黛西会错了意。

  她在心底轻轻嗤笑,有点不屑地想着,果然……就快要维持不住了吗?她还想看看,这些表里不一的生物,能装多久呢。

  于是,她娇笑着,勾住他口罩的手指微转,口罩顺势掉落在了手术台上。

  她那只手也攀上了他的肩,白嫩如棉花糖的手指,逐渐抚向他的后颈。

  她的身体随之向他贴近,嫣红可口的唇瓣软软贴上他的,粉粉嫩嫩的舌尖轻轻扫过他性感的唇。

  轰的一声,仿佛浑身的血液都争先恐后地冲上了大脑,滚烫急促,犹如火山爆发。

  司徒穆的身体,有史以来第一次,彻彻底底地僵住了。

  其实他的意思是,他还可以做一个把她安置在玻璃罐里,永远都能欣赏她的美的人。

  不过……被她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极度兴奋,意乱情迷,失去理性,是苯基乙胺大量分泌的征兆。

  对于正常人来说,苯基乙胺的浓度高峰可以持续6个月到4年左右,平均不到30个月的时间。但对他来说,就不一定了。

  他觉得自己可以研究一下,他这一类人,苯基乙胺的分泌是什么样的。

  所以,拥有极强自控能力的他,把贴在他身上的这个诱惑至极的女人推开了,径直走向了2H化验室——化验大脑激素的地方。

  突然被推开的黛西,因为浑身无力而倒在了手术台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愣了一下,忽而冷冷一笑,像是暗夜里悄然怒放的玫瑰,布满荆棘与寒霜。

  呵……多少血族想亲吻她都没有机会,她第一次亲吻别人,居然被这个男人嫌弃了。

  虽然她不过兴致来了,玩玩而已,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随意拒绝,甚至嫌弃。

  你很好……给我等着。

  可恶的人类。

  话说,还没有打听到弟弟的消息呢,周围也没有人,她现在该怎么办?

  想了想,她又缓缓闭上了眼睛,丹尼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根本不会有事,她一直都知道。

  之前,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

  走出手术室的司徒穆,罕见地生出了些许茫然。

  没想到,推开了黛西,他就不再有那种感觉了,苯基乙胺的浓度降低得异常迅速。

  而且,他似乎升起了一丝……遗憾?

  他好像还恍惚觉得,她会错意的样子……有点可爱?

  去了2H化验室,果然如他所料,已经恢复正常浓度了。

  他早已把自己身体的各种数据掌握得十分透彻,除了从前根本不会大量分泌的苯基乙胺,目前没有其他能够研究的。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他忽然想在那个女血族死前,把她囚禁起来,研究自己的大脑激素分泌情况了。

  或者……把她美丽的皮囊连同蝠翼一起剥下来,珍藏在水晶棺里,也是一样的?

  ……

  倾盆大雨过后,森林里的地上湿漉漉的,清新的泥土混着枯枝和草叶,便有了蘑菇一样的气味。

  一只有着晶蓝琉璃眸子的小猫,雪白干净的毛发弄得脏兮兮的,腹部的伤口还有些淌血,却在荆棘丛生的密林里快速穿梭着。

  跑了很久很久,他已经筋疲力竭,湿透了的小身子摇摇晃晃的,还在微微颤抖着,荆棘在他细嫩的皮肉上划出了一道道伤痕。

  这时,他终于看到一条小路了。

  可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支撑不住,刚刚跑到路边,他就要晕过去了。

  眼睛闭上前的最后一幕,他似乎隐约瞧见一个穿着粉色JK制服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走在小路上,声音脆生生的,甜滋滋的,格外悦耳。

  “外婆,茵茵回去了,您不用送我啦!”

  谭茵茵回头,一只白嫩的小手揪着粉色双肩背包的一边背带,另一只同不远处拄着拐杖的外婆挥手告别。

  外婆年纪大了,有些驼背,走路不方便。她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再次朝谭茵茵这边挪了两步,担心她听不到,大声喊:“好,等你小姨有空,我会让她去照顾你的!”

  “不用啦外婆,小姨照顾您就好了,您赶紧回去吧,下雨天,路不好走呢!”谭茵茵有些担心地站在原地,看着她。

  见到外婆终于不再往泥泞的小路上走了,只摆摆手,让她安心回去,她这才往城里的方向走去,一步三回头。

  走到一处绿油油的草丛边,一只脏兮兮的毛团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咦?这里怎么有一只小猫呀?”谭茵茵在小猫身边蹲下,打量着他,“它好可怜呀,我要不要把它带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