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八十七章 电竞神操作18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01 2021-04-30 00:00:00

  说完就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她又低下头装鹌鹑:“对、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费南在她头上揉了一把,好笑的对两人说道:“表妹向来心直口快,没有坏心思。”

  哦,呵呵~

  白君唯在心底默默加了句:“请开始你的表演。”

  “那个……我也在玩神罚者,职业是圣法,霍哥哥能不能……”说到这,她赶紧看向白君唯。

  “姐姐千万不要生气,我、我就是……”她小心的看向霍斯酒,声音很低:“就是想让霍哥哥教教我。”

  霍斯酒递了块点心放到白君唯碗里,这才不咸不淡说道:“费南的操作不比我差。”

  “是、是不是我又惹姐姐不高兴了?对、对不起,是、是我要求过分了……”

  费婷垂下头,声音里似乎夹杂着苦笑,桌子下的手轻轻拉上费南的衣服,似乎很害怕。

  “没事,改天哥哥带你去俱乐部,让斯酒带带你。”费南笑着安抚,对白君唯的印象淡了几分。

  白君唯突然有点反胃,这么明显的做作,她实在有点吃不消,困倦的放下手里的糕点。

  戏也看的差不多了。

  霍斯酒却有些蹙眉,重新拿起一块糕点,不想费婷刚好也要伸手去拿,两人的手碰撞在一起。

  她像只小兔子般的缩回手,低着头不敢再拿,绯红的脸颊也不敢抬头看他。

  “对、对不起。”

  “没事。”

  霍斯酒也跟着收回手,突然一条帕子丢到他手边,随之慵懒撩人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手脏了,怎么帮我收拾东西?今天我就打算出院,已经约了医生待会做复查。”

  听了她的话,霍斯酒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拿起帕子仔细擦拭手指,尤其被费婷碰到的地方特别关照。

  费婷低头咬着唇,轻轻拉了拉费南的衣袖:“表哥,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姐姐看起来好像不喜欢我。”

  她的声音虽小,但病房也不大,两人听的清清楚楚,视线都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费南抱歉的朝两人笑了笑,打算安抚费婷,不想白君唯居然比他先一步出声。

  啪啪啪——

  掌声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她的声音。

  “观察力不错,就是手段差了点,难道老师没教过你避嫌怎么写吗?”白君唯双手环胸,眉头轻挑。

  跑到这里装小白兔,也不看看段位够不够,她可是最讨厌兔子,尤其是属性白莲花的绿茶品种。

  “我、我、表哥,我没有……”她泪眼婆娑的转头,指尖拉着费南的衣袖,还有些颤抖。

  “白君唯,你说的有些过了。”费南早已从昊然他们那里得知有关于她的事,性子似乎不是这样。

  不过他们也是第一次见面,所有印象都只是听说,今天的第一印象,顿时降了不少。

  “过了?也是,毕竟男人对兔子天生就有一种呵护欲,不过呢,等你进阶到王者再来跟我单挑。”

  扣扣扣——

  白君唯见门口站着她这次的主治医生,伸手揪住霍斯酒的衣领:“小白兔,姐姐下次再陪你玩哦~”

  霍斯酒眼底的笑意忍都忍不住,几乎快要溢出来,任由她揪着领子把自己拉出出。

  走了一段路,白君唯才松开,转身替他整理好衣领:“管好你兄弟,小心被他表妹耍的团团转。”

  如果不是系统发布任务,她也不想插手别人的家事,何况还是想阻碍她任务的小白兔。

  “好,都听你的。”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费婷有意无意的举动,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性子。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白君唯,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对谁产生恶意,除非那个人真的招惹了她。

  就好比上次她在电脑城教训人的那一次,视频都被传到网上,轻而易举就被查出来。

  等在外面的霍斯酒电话突然响起,一看是费南的,基本上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

  不过费南这次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没有之前那么热情,语气听起来有些淡漠。

  “费婷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回去了,改天单独请你吃饭,表妹她没恶意,刚刚的事别放在心上。”

  “嗯,我就不送了。”

  挂断电话,霍斯酒微微蹙眉,不过很快就舒展开,等着下次单独见面的时候再提也不迟。

  白君唯从里面检查出来,他的主治医生也跟着出来,脸上挂着舒心的笑容。

  “白小姐已经可以出院了,不过不能过累,不能熬夜,饮食作息一定要规律。”

  “嗯,其他的呢?”霍斯酒把医生的话记在心里,除了这些,还想问问其他需要注意的事项。

  “没了,只要注意这些细节,嗜睡症就可以得到控制。”医生这次给出他肯定的答案。

  霍斯酒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

  而后温柔的搂上她的的腰间,脸上的盛满笑意:“我们回去吧,那帮小子恐怕也想你了。”

  “恐怕是想我老爸做的酱菜了。”虽然走的时候放在冰箱里,可按照他们的人品,恐怕都不敢碰。

  霍斯酒忍不住低低笑出声,如大提琴般的笑声低沉性感,听的人耳朵都要怀孕了。

  就连白君唯都忍不住低头蹙眉,心跳又加快了,还是赶紧完成任务离开吧。

  “真是不坦诚的女人。”

  “闭嘴吧,别逼劳资改你程序。”

  兔子:“……”

  尽管知道不可能,可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白君唯打着哈欠,视线始终盯着忙前忙后的霍斯酒,动作娴熟,利索的收拾好带来的东西。

  反倒是她,从医生说完那些话,回来就被按在沙发上,不容许插手任何事。

  “果然,兰姨把你培养的很好。”看来那天的话不假,她绝对是把儿子当佣人养了。

  霍斯酒眼底闪过诧异,像是她说了什么天大笑话:“我妈从小就把我扔到国外,没管过。”

  白君唯:“……”

  原来是散养,还是纯野生。

  砰——

  “小唯,听说你住院了,出了这么大事怎么不告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