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五十章 王爷退个婚16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32 2021-03-24 00:00:00

  此时的她看起来毫无防备,甚至莫名有些乖巧,像是某种小动物,想着霍斯酒伸手揉上她的发丝。

  很软。

  又在上面揉了几下,不想睡梦中的白君唯小脑袋配合的蹭了蹭,也让他的动作有一瞬间停顿。

  霍斯酒手指微微摩擦,看向她的眸光复杂难辨,伸手替白君唯拉上被子,漆黑的眸子缓缓闭上。

  已经熟睡的白君唯对此一无所知,早已跟周公下棋去了,等她早上醒来时,身边的温度已经消失。

  白君唯没形象的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样子像只小动物,刚下朝回来的霍斯酒正好看到她这幅模样。

  霍斯酒眸光微闪,自然的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把,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不舍得放开。

  白君唯茫然的望向他,里衣滑落肩膀而不自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把拍开头上作乱的手。

  这人什么毛病?

  这样的动作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上个世界的霍斯酒,目光疑惑的朝他望去,里面像是在确认什么。

  起身的时,白君唯突然想起那个几乎被她遗忘的人:“皇上怎么样?死没死?”

  “好的很。”霍斯酒面无表情回了句,衣袖中的手忍不住摩挲,眸光落在她头顶上。

  没死?那为什么不治她的罪?难不成那玩意儿还能用,所以大发慈悲的算了?

  开什么玩笑?

  白君唯想不通,那么问题只可能是出在霍斯酒身上,她眼中带着高深莫测:“你把皇上怎么了?”

  “与本王何干?”

  白君唯还是不信,他可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除了他,还有谁能让皇帝闭嘴?

  不过他本人都这么说了,再问下去也得不到任何答案,白君唯索性下地让雨露进来伺候。

  整整一上午时间,白君唯都在药房里炼药,还从书架上找到不少药方,有些就连鬼医那里都没记载。

  [叮!主线任务:为霍斯酒精心准备生日礼物。]

  白君唯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外面的烈阳天,一点出门的欲望都没有,偏偏系统就是喜欢折腾她。

  心底叹了口气,抬脚走出药房,外面的侍卫同时抬眼望向上空,太阳不会是打西边出来了吧?

  再看前面只留下背影的人,两人皆是摇头想不通,锁门之前,将药房打扫干净,这才同时退出去。

  街道上,一辆低调的马车缓缓前行,马车停在一家玉器铺,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

  白君唯脸上遮着红色面纱,水雾般的眸子扫向店铺,身侧的雨露连忙搀扶她走下马车。

  抬手打了个哈欠,烈日当头,好在雨露想得周到,出来的时候记得拿了把伞。

  光是看店面不算差,掌柜的也非常热情,光是看白君唯这身衣着打扮就知道非富即贵。

  “不知夫人想挑选个什么首饰?楼上还有我们刚刚进回来的新货。”

  掌柜的非常有眼力见儿,见她高高挽起的秀发,自然而然的称之为夫人。

  白君唯在下面扫了一圈,确实没看上眼的玉器,便颔首跟着掌柜的来到二楼。

  入眼的玉器水润剔透,做工精细,相比之下,反观一楼的玉器只能算是残次品,上不得台面。

  若是放在以前,白君唯早已望而却步,现在就不一样了,她已经成为万恶的资本家。

  视线在里面扫了一圈之后,目光直直停在一枚玉佩上,回想霍斯酒有可能使用的武器。

  她便指了指摆放在架子上的玉佩:“把这个取出来给我看看。”从远处看倒是质地不错。

  掌柜的立刻取来双手递到她面前:“夫人真是有眼力,这是从西域刚取回的玉,清河大师亲手打造而成。”

  白君唯根本没听说过这个人,不过能被称作大师,出自他手的东西应该不差,想着她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触摸上的手感非常不错,雕刻的花纹极佳,特别是上面雕刻出的冰莲,倒是与他的气质相符。

  “就这个了,给我包起来。”

  白君唯说完掌柜的立刻眉开眼笑,拿出专门保存这枚玉佩的檀木盒装起,雨露也将银子递给他。

  白君唯将盒子收进衣袖中,实则是被她收入空间背包,实在是这东西还挺占地的。

  两人刚走出店铺,白君唯都没来得及看外面的天色就突然被人从身后打晕。

  陷入黑暗前,还看到雨露嘴里一张一合,并从腰间抽出软剑,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

  白君唯再次睁眼,是在一座破庙里,嘴上被绑着一块破布,绳子绑住手脚。

  外面还能听到一阵打斗声,白君唯也不知身后是什么,总之身体已经软软的靠在上面感叹。

  “兔子,老子的命运就是被人绑来绑去,你倒是给老子开个外挂,这样你让老子拿什么生存?”

  兔子给她解开绳子,说出的话倍感沧桑:“我也很奇怪,白小姐你就不能好好学学武功吗?”

  “你以为老子不想?生在和平年代,谁能瞬间成为武学奇才?老子就是个送外卖的,你们积点德吧。”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现在我们还是快点跑路吧,外面摄政王的暗卫正在跟这帮人纠缠。”

  兔子无比心累,但凡她花点时间学习轻功,也不至于在这个世界混不开,现在混这么差怪谁?

  哎~

  好歹给它个进小黑屋前的提示,整天这么担惊受怕,它的小心脏真的受不了了。

  白君唯活动活动手脚,打开手机开始搜索最佳逃跑路线,趁着外面没人注意她,带着兔子赶紧跑路。

  也许是有内力的原因,这次跑路倒没上次那么费劲,很顺利的找到一个无人的洞穴。

  里面只有一人大,白君唯费力的堵住洞口,总算松了口气,伸手在额头上擦了擦汗珠。

  半晌,白君唯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说道:“老子为什么要跑?被抓回去不就知道他们的老巢了?”

  兔子无语的看着她:“白小姐,醒醒,别做梦了,人家的任务是杀了你,不是用你威胁霍斯酒。”

  “兔子,你这叫自以为是,我就是个傻子人设,杀我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没好处的事谁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