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四十五章 王爷退个婚11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06 2021-03-19 00:00:00

  “这……我也不确定。”兔子原以为皇帝只是装成这幅昏庸无能的样子迷惑摄政王而已。

  现在看来是它想多了。

  [叮!支线任务:找到先皇遗诏。]

  听到系统突然发布的任务,白君唯脸上的笑容一僵,但凡多留给她十秒的时间,她都不会给皇帝下药。

  白君唯刚想完,皇帝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她抽了抽嘴角,这货不会是死了吧?

  她的药用在人身上目前还没出现过死亡的先例,皇帝是要做第一个试验成功的例子?

  想着白君唯蹲下身子,推了几下,皇帝就跟死猪似的倒在地上,在探鼻息,她松了口气。

  还好,人还活着。

  刚想完,闭着眼睛的皇帝突然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嘴里发出哼哼唧唧,好似享受的呻吟。

  这是……

  春药效果?

  “喂,醒醒。”

  “美人,嗯~你总算成了朕的女人~朕定会好好待你,嗯啊~”

  白君唯双眸微眯,嘴上的笑意扩大,很好,居然敢拿她YY,她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

  环顾一圈,视线锁定在桌子上的果盘,并从里面抽出水果刀,眼底闪过幽光。

  兔子赶紧抱住她的手臂道:“白小姐,白小姐请你冷静点,你的任务还没完成,他死了还得重来。”

  白君唯皮笑肉不笑的朝它看去:“我很冷静,你看我哪像在生气?”话音刚落,一脚踩在皇帝两腿之间。

  兔子:“……”

  紧接着兔子就看到十大酷刑展现在皇帝身上,并且一遍遍循环播放,直到白君唯玩够了。

  兔子抱着小身体,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

  没办法,白君唯这么做并没有破坏游戏规则,只是画面血腥,少儿不宜罢了。

  白君唯伸了个懒腰,随后蹲下拍了拍皇帝的脸道:“告诉我,先皇的遗诏在哪?”

  “嘿嘿~美人,只要你陪好朕,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包括皇后之位。”

  手有点痒!

  “白小姐,冷静,冷静。”兔子见势不好,连忙出声阻止。

  “我说了,我很冷静。”并且前所未有的冷静,就连睡意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感觉不要太好。

  白君唯笑的阴恻恻,语气却异常温柔:“告诉我,遗诏在哪,你说出来,我就帮你杀了霍斯酒。”

  闻讯赶来的霍斯酒刚好听到这句话,同时也听到皇帝口中的呻吟声,他伸出的手缓缓放下。

  兔子听到外面的动静,只觉得天雷滚滚。

  天啊~一道雷把它劈死吧,它不想再进小黑屋,啊啊啊——

  谁知,白君唯这句话刚出口,皇帝笑的更加不怀好意:“嘿嘿~美人果然深得朕心。”

  说着皇帝还真把遗诏的位置告诉白君唯:“遗诏就藏在朕的暗格中,朕可是等着看他求而不得,哈哈——”

  [叮!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

  白君唯满意的再次抬脚踩在他两腿之间。

  “多谢。”

  “啊啊——”

  皇后的寝宫中传来皇帝撕心裂肺的叫声,白君唯整理好凌乱的衣衫,伸手拉开殿门。

  入眼对上霍斯酒的视线,她微微挑眉道:“里面出了点事,你自己收拾烂摊子,记得派人取遗诏。”

  说罢,不等他开口,白君唯已经朝着来时的路离开,刚刚的凶狠和现在的睡眼惺忪形成反差。

  霍斯酒在她走后便进了皇后的寝宫,看到皇帝两腿间血肉模糊,他冷眸闪烁,视线锁定地上的水果刀。

  只见水果刀突然飞起,又在皇帝受伤的部位补了一刀,彻底连根切除。

  这时。

  暗卫也带着已被打晕过去的皇后扔在皇帝身边,霍斯酒则是转身离开,并命人取来暗格中的遗诏。

  本以为白君唯早已离开,不想她居然坐在御花园中休息,手上拿着荷叶当扇子用。

  “我还以为你打算住在里面呢,赶紧找个代步工具送我回去,天知道皇宫为什么非要建的这么大。”

  白君唯只觉得又渴又累,皇后寝宫还有冰块,她都后悔这么快从里面出来。

  霍斯酒朝旁边的太监点点头,太监立刻躬身离开,心下对白君唯这位摄政王妃有了新的认识。

  “以后这种事你可以直接拒绝,作为本王的王妃,你可以为所欲为,不必顾及任何人。”

  这件事是他考虑不周,好在暗卫及时回禀,而她也不算笨,只是他没想到皇帝居然这么大胆。

  霍斯酒不得不承认,刚刚听到白君唯的话时,他确实有一瞬间产生杀意,不过很快也察觉到不对。

  白君唯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嘴上扬起一抹嘲讽:“这话你如果早点说,我铁定待在家里不出门。”

  这种烈阳天谁愿意出门干晒?又不是咸鱼。

  家?

  霍斯酒愣了一瞬,快的几不可查,她居然把摄政王府当成家?她不是一直很排斥?

  “需要什么直接吩咐崔正。”霍斯酒唇角勾起细微的弧度,跟他平日看上去并无差别。

  说到这个,白君唯才想起差点忘记的事,停下手中拿来当扇子的荷叶说道。

  “你不说崔正我都忘了,你的王府挺有钱啊,崔正都不知道从里面拿了多少东西,还打算约你查仓库呢。”

  “本王知晓,崔正还有些用处,给他点好处未尝不可。”何况只是些钱财罢了。

  “行吧,有钱的都是大爷,算我多事,账本你也让他拿回去,我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之所以答应也不过是为了药房的钥匙,现在钥匙到手,账本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王府的一切王妃说了算。”霍斯酒这话等于是彻底放权给她,同时也把她真正当成自己的王妃。

  不过抱歉,白君唯根本不知道这代表什么,看见远处抬过来的轿子,她已经迫不及待的钻进轿子内。

  霍斯酒见此也跟了上去,两个始作俑者坐着轿子离开,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日子仿佛没有变化,又似乎哪里变得不一样,她依旧整天泡在药房,甚至把医书药方全部记下。

  [叮!支线任务:揪出隐藏在摄政王府的奸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