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四十三章 王爷退个婚9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24 2021-03-17 00:00:00

  霍斯酒挥散暗处的人,俯身对着千泽道:“师父他老人家非常重视小师妹,不想被丢进炼狱就安分点。”

  话落霍斯酒拂袖离开药房,千泽此刻忘记身上的疼痛。

  小师妹?

  难不成她就是门主新收的徒弟?

  千泽此时万分后悔刚才的试探,难怪白君唯医术了得,想通的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离开药房。

  里面重新被人打扫,顺便将刚抓回来的兔子放在地上,等着白君唯随时取用。

  用过晚膳,白君唯早早睡下,关于支线任务也被她暂时抛在脑后。

  睡醒就被告知今夜皇上专门举办一场宫宴,并要求带着家眷出席,这也不是头一次。

  霍斯酒知道皇上的目的和打算,暗处有人跟着保护,加上她身上莫名其妙的伤药。

  根本不需要担心白君唯的安危,至于礼仪,反正她对外的传闻也只是个傻子,皇上对他也更能放心。

  倒是白君唯非常不满皇上的安排,盛装出席晚宴,想到头上还要戴上沉重的首饰,杀人的心都有了。

  两人坐上马车,他身形雄伟后背笔挺,身穿墨色长袍,腰系四爪龙金带,庄严端正,目不斜视。

  白君唯懒洋洋的看向窗外,慵懒的支着下颚:“霍斯酒,你不会是想做皇帝吧?”

  霍斯酒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何以见得?”

  “皇上昏庸无能,摄政王大权在握,可说到底还不是皇帝,说白了就是个打工人。

  你这样的人又怎么甘愿屈居人下?不过无所谓,总之危险的事千万别拉上我,我比较喜欢做闲鱼。”

  说着她从袖子里拿出几包伤药道:“这些药你看着处理吧,说不定运气好能死几个人。”

  霍斯酒也不拒绝,接过伤药放入腰间:“多谢。”手下不为别的,只为出其不意。

  “就当我是提前支付定金,帮我查个人。”

  “谁?”

  “我娘。”

  “嗯。”

  马车内瞬间安静,谁都没有再出声,直到马车停在御花园外。

  矗立在不远处的就是一座气势磅礴,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面聚满了人,想来这就是皇宫的正殿了。

  他们并肩而行,太监刺耳的嗓音传入殿中。

  “摄政王,摄政王妃驾到——”

  群臣起身跪拜。

  “参见摄政王,摄政王妃。”

  “免。”

  随着话音落下,两人已经朝着略低与皇位的位置落座,群臣这才跟着重新落座。

  白君唯朝下方扫去,果然没见白微微与孟雨柔,看来药效在她们身上还挺有作用的。

  就在这时,下面的响起低低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句句传入白君唯耳中。

  “摄政王居然真娶了这个傻子?”

  “皇命难违,就算是摄政王也不能以下犯上。”

  “可她不是前段时间被劫了?生死下落不明,现在这个不会是她的替身吧?”

  “在观察观察。”

  “尚书大人说得对。”

  ……

  傻子?

  原来她还拿了女主的剧本?

  白君唯抬手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泪珠,外面尖锐的嗓音让她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陛下,皇后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哈哈哈,众卿平身。”

  白君唯抽了抽嘴角,盯着大殿中那抹明黄色的身影,大肚便便,看不见眼睛的男人。

  她机械的转头,不确定的问道:“这就是皇上?”

  “嗯。”

  走错片场了吧?

  “皇宫的伙食果然好。”白君唯面上赞叹不已,心里却在腹诽。

  后宫的女人究竟怎么下去的嘴?就算皇帝有权有势,可对比下来,还是摄政王可口吧?

  “这就是摄政王妃?长得果然标志。”皇上话中调戏的意味十足,甚至有些后悔让摄政王娶这个傻子。

  光是长相,不次于他后宫的妃子,如果能收入囊中,简直就是一大快事。

  白君唯朝霍斯酒的方向靠了靠,闪躲他伸过来的手,面上一副害怕的神情。

  霍斯酒顺势搂过她,朝着皇帝开口道:“本王的王妃胆小,陛下莫要吓到她。”

  “咳咳咳~”兔子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就连嘴里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胆小?你确定说的是我们的白小姐?明明没有武力还非要参与斗争,隔三差五的睡在敌人面前。

  抱歉,原谅它不懂胆小的真正含义。

  白君唯见此双眼微眯,慵懒的神色望向兔子:“皮痒了?”

  兔子猛摇头道:“不,是喝酒太烈了。”

  “你一直兔子还学人家喝酒,清理五脏六腑呢?”白君唯眼中满是嫌弃。

  兔子:“……”

  皇上听言倒是收回手,只是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她,直到坐上龙椅,这才收回视线。

  白君唯已经鉴定完毕,这个人绝对是走错片场,这种流氓的口吻真的是个皇帝?

  她无比佩服的看向霍斯酒,声音也跟着压低道:“你能有这么好的身材是被他恶心的吧?”

  淡定如霍斯酒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眉峰跳动,不过她说的也没错,皇帝这幅模样确实不忍直视。

  宫宴正式开始,貌美如花的舞姬涌入大殿,皇上粘在她身上的视线总算移开。

  白君唯用筷子戳着面前的饭菜,听着皇上传入耳中的污言秽语,简直一口都吃不下。

  “不合胃口?”实在是因为她身上传来的怨气非常明显,霍斯酒想忽略都做不到。

  白君唯支着下巴,眼中满是郁闷:“霍斯酒,你是怕我把你吃穷了,所以故意来这里恶心我?”

  见她这副郁闷模样,霍斯酒眸光闪了闪道:“皇命难为,不过本王也没想到王妃会有这么大反应。”

  “那是因为你看习惯了。”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皇帝,冲击性可想而知。

  “摄政王妃,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不喜朕安排的节目?”皇上手里抱着个美人,还不忘抽空朝她看去。

  “美酒配佳人,本王妃又怎会不喜?不过吃饭睡觉乃人之常情,本王妃不过是困了而已。”

  说着白君唯打了个哈欠,仗着傻子这个身份设定,说起话来可谓是口无遮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