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四十一章 王爷退个婚7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21 2021-03-16 00:00:00

  “哼!别以为你是摄政王妃就以权压人,何况你一个傻子,好意思占着摄政王妃这个位置?”

  刚成为将军府嫡女的白微微厉声呵斥,如同在将军府那般,大将军都因为她的举动忍不住蹙眉。

  白君唯头也不抬的问着身边的婢女:“对摄政王妃出言不逊该当何罪?”

  婢女福了福身才道:“回摄政王妃,轻则掌嘴,重则三十大板。”

  “哦,那就轻点吧。”白君唯忽略白微微眼底的不屑接着道:“来人,拖出去三十大板。”

  “你敢!我可是将军府的嫡女。”白微微仗着将军府的名头有恃无恐,就连皇上都要对大将军礼让三分。

  “哦?难不成你对本王妃出言不逊是大将军指使的不成?大将军不会是想谋反吧?”

  白君唯的声音不轻不重,每个字都砸在大将军心底,他故作惶恐,低头掩饰眼底的狠厉。

  “摄政王妃,微微不懂事,看在你是她姐姐的份上,不如就此揭过?”大将军避重就轻,也不接后面的话。

  “大将军这是默认了?”白君唯抿了口茶道:“雨露,通知摄政王,就说大将军打算谋反。”

  雨露闻言眼底闪过诧异,摄政王妃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想归想,雨露躬着身子道:“是。”

  就在这时,大将军突然厉声反驳道:“摄政王妃休要污蔑臣,臣对朝廷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怎么回事?”

  随着大将军的话音落下,外面传来霍斯酒低沉冷魅的嗓音,他的身影也逐渐出现在大家视野。

  “微臣(臣女)参见摄政王。”

  众人齐齐跪地,只有白君唯一人坐在上面喝茶。

  霍斯酒对此视若无睹,穿过人群在她身边坐下,半晌才缓缓道:“免。”

  大将军起身后,就准备说起刚才的事,不想白君唯拉过雨露道:“实话实说。”

  “是。”

  雨露立刻把刚才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霍斯酒,里面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意味。

  霍斯酒听言望向大将军:“原来大将军早已对皇上不满,需不需要本王亲自告知?”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大将军却不敢像对待白君唯那样对待他,几乎是瞬间跪倒在地。

  然而不等他开口,白君唯再次截断他即将出口的话:“王爷不能厚此薄彼,白微微的轻罚不能就这么算了。”

  “来人,白微微对王妃出言不逊,拖下去三十大板。”说着他转头问道:“这下满意了。”

  “嗯,不枉费我帮你抓了一夜的老鼠。”白君唯的声音轻的只有两人听得见。

  霍斯酒眸光微闪,隐藏在漆黑的眸子中划过笑意。

  大将军这次不敢继续求饶,几次三番被白君唯截话,已经错过最好的时机。

  不多时,外面响起白微微的惨叫和求饶声,大将军不忍的别开眼,刚酝酿好情绪再次被打断。

  “丞相不用客气,坐。”白君唯绝对不会承认她就是故意的,任务还没结束,怎么能轻易放过?

  霍斯酒并不看跪在下方的大将军,只是触碰茶杯的薄唇几不可见的勾起,在场无人察觉。

  “啊!爹爹救我,女儿受不了了,啊啊——”

  大将军身侧的手双拳紧握,眼底悲恨交加,转身磕了个响头,话到嗓子眼再次被人捷足先登。

  “摄政王,白姐姐她不是故意的,她性子向来直接,担心王妃姐姐才会言不由衷。

  还请摄政王网开一面,白姐姐她已经知错了。”孟雨柔一席白衣起身跪在地面。

  “哦?依着孟小姐的意思难不成是本王让王妃受了委屈,不得不让大将军带着家眷亲自出面?”

  “这……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大将军咬牙切齿,几次三番被截了话头不说,还突然祸从天降。

  白君唯放下杯子,饶有兴致的问道:“王爷这是打算充裕后院,休了臣妾?”

  话虽如此,她眼中却满是期待,似乎对此求之不得。

  孟雨柔身子一僵,也知道刚刚的话有些不恰当,现在必须想出补救的法子。

  突然她眼睛一亮,趴伏在地面的脸上勾起一抹得逞:“摄政王妃如此直言,实在有失德行。”

  凭她这句大逆不道的话,足矣惹怒摄政王。

  谁知霍斯酒丝毫不动怒,反而执起她的手道:“王妃这是在试探本王心意?除了你,本王容不下任何人。”

  白君唯闻言抽了抽嘴角,抽出自己的手在身上蹭了蹭:“臣妾已经感受到王爷的心意。”

  所以不要用这种拙劣的演技恶心我。

  霍斯酒若无其事的坐直身体,端起茶杯轻抿,更是无视下面跪着的两人,既然喜欢跪,那就跪着吧。

  白微微的声音越来越弱,白君唯总算大发慈悲的挥手:“算了,本王妃仁慈,停了吧。”

  大将军紧握双拳,差一板子跟打完有什么区别?尽管如此,他还是要磕头谢恩。

  “多谢摄政王妃开恩。”

  “嗯。”

  孟雨柔见一计不成,起身间突然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看上去十分虚弱。

  丞相立刻起身前去搀扶,他本不想管,这种情况他不得不参与其中,却没说任何怪罪的话。

  白君唯见此眼睛一亮,随后对着雨露吩咐道:“去把本王妃房间里的伤药赐给两位小姐。”

  “是。”

  霍斯酒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余光望向身侧的人,果然看到她眼中的迫不及待。

  即便知晓她的目的,霍斯酒依旧没出声阻止,已经预料到的结果,他便起身离开。

  “恭送摄政王。”

  他之所以会来,就是给白君唯撑腰,怕她应付不了这种场面,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多余了。

  目送霍斯酒离开,大将军瞬间起身,看都不看白君唯一眼,转身抱起染满鲜血的白微微。

  本打算离开,却被外面的侍卫拦下,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霍斯酒的吩咐,大将军也不敢太过造次。

  很快雨露拿着伤药回来,白君唯指着下面的两人道:“一个内服,一个外用。”

  伤药还能两用?

  雨露虽疑惑,却还是按照白君唯的吩咐照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