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三十九章 王爷退个婚5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37 2021-03-15 00:00:00

  锦缎绘着山水为背景,暖玉铺地,香炉升起袅袅轻烟,中间摆放着未下完的棋盘。

  白君唯支着下颚,手中把玩着棋子道:“说起来,我们不算正式成亲,还没拜天地,我算不上是你的王妃。”

  “这些不需要你担心。”霍斯酒假寐的双眼并未睁开,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

  “随便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不会繁琐的礼节,如果有必要,我等你的一纸休书。”

  这次霍斯酒没在出声,似乎真的已经睡着,不过白君唯确定他绝对听见了。

  至于他为什么非要绑定这层关系,相信再过不久她自会知道,尽快完成主线任务也好。

  白君唯无所事事的摆着棋子,也不担心弄乱,对于下棋的人来说,复盘很简单。

  马车一路颠簸,白君唯不知何时已经趴在棋盘上熟睡,呼吸声传入霍斯酒耳中。

  冷眸中一片清明,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颜,霍斯酒眸光微闪,随后视线落在棋盘上摆放出的狐狸。

  他手伸出窗外,对着外面的人打了个手势,随后马车晃动几下,瞬间飞入高空。

  赶在天黑之前,他们的马车回到宫中,白君唯在马车落地的时候缓缓睁眼。

  [叮!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

  跟着霍斯酒从马车内出来,入眼便是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摄政王府”字体带着无形的气势。

  院内廊前放着藤桌藤椅,离藤桌三尺,花草正浓浓,花园锦簇,池水沿着右侧划出波纹。

  那里正是花园,假山怪石、花台走廊、楼阁小亭,一尽俱全。

  看到这里白君唯微微挑眉道:“原来你还是个摄政王啊。”原本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王爷。

  霍斯酒脚步不停的来到大厅,管家等人直接无视他身边的白君唯,跪在地上扬声道。

  “恭迎摄政王——”

  脚下跪倒一片,霍斯酒并未让他们起身,等了许久才淡淡道:“摄政王府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

  他手指不轻不重的敲击桌面,明明语气一如既往,却让下面的人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参见摄政王妃——”

  白君唯抬手打了哈欠,眼神望向霍斯酒,里面满是催促,示意他快点解决。

  霍斯酒这才缓缓道:“免。”随即对着白君唯道:“明天本王让崔正将府里的事务交于王妃。”

  “药房的钥匙也包括?”

  “王妃自行做主。”

  “可以。”

  白君唯答应的爽快,至于大小事务,看心情吧。

  倒是站在下面的人听懂霍斯酒的意思,这是认可了白君唯的王妃身份。

  她到底有什么资格站在摄政王身边?且不说是个傻子,光是大将军都把她当空气。

  这种人摄政王为什么要带回来?就算是皇上的旨意,有了大婚之日的行刺,完全可以当她是死人。

  众人想不通,然而就算心里对白君唯不满,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摄政王可是刚把府中大权交于她。

  “那本王妃就先回去休息了,有没有带路的?”白君唯说完朝着下面的一群人望去。

  粗鲁!

  无理!

  下人内心议论纷纷,然而机灵点的已经站出来说道:“摄政王妃,小人为您带路。”

  “嗯。”白君唯边朝外走边挥手道:“先走了,有事派人去药房找我。”

  至于礼仪什么的,不好意思,她真没撒谎,没学过那些东西,加上她连这是哪个朝代都不知道。

  光看建筑根本看不出来,似乎结合了不少东西,另外她也没剧情,所以,请当她不存在吧。

  下人手里拿着灯,沿着走廊一路朝着西苑走去,白君唯偏头还能看见水中月。

  “你叫什么?”

  “回摄政王妃,小人白术。”说完他便躬着身子等在一旁,还大着胆子提醒道:“摄政王妃,外面风大。”

  “白术,你来摄政王府多久了?”白君唯收回视线,抬脚继续沿着走廊前行。

  “回摄政王妃,小人来这里七年。”白术老实的回道。

  白君唯似有若无的勾起唇角:“那你真是混的惨淡,来着这么久居然还是个打杂的。”

  白术闻言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让摄政王妃见笑了,小人嘴笨,总惹主子生气。”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笨鸟先飞?”

  “这……”

  说话间,白君唯总算来到西苑,这里下人整齐的拍成一排,见她进入,纷纷行礼。

  “参见摄政王妃——”

  “免。”

  白君唯现学现用,兔子也不给个提示,总之霍斯酒这样说,那她这样说也不会被人察觉出异常。

  进入屋内,白君唯不由挑眉。

  大理石地板,朱窗精雕,檀木香几,琉璃彩绘屏风,文竹竹帘,镂空雕花紫檀木桌椅。

  床上垂着华丽的大红色帷幔,白君唯在床上摸了一把,简直堪比席梦思啊。

  “兔子,这个游戏做的还挺逼真。”老爸再也不用担心她早起了,睡在这种床上根本起不来。

  兔子无语。

  白小姐你就是想睡觉吧?

  “好歹这是飞檐走壁的世界,白小姐,请您尽可能的在清醒状态下完成任务。”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你能治好我的嗜睡症,我不介意保持清醒。”白君唯说着又打了个哈欠,不行,太困了。

  “摄政王妃,奴婢伺候您梳洗。”

  “……”

  呼呼呼~

  “摄……”

  婢女一个字刚出口,另一名婢女扯了扯她的衣袖,随后冲她摇头道:“不要打扰摄政王妃休息。”

  那名婢女看了眼床上的人,最后跟着她一同离开,临走时,不忘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

  天空刚刚破晓,院外已经传来脚步声,婢女轻手轻脚走进屋内,见里面的人还未醒来,便又退了出去。

  走出屋外,她冲其他人摇摇头,众婢女继续守在屋外。

  摄政王一早就传来话,王妃未醒,任何人不得打扰,从话里行间得出,摄政王很满意这个王妃。

  如此情形,她们当然不敢怠慢,加上现在她们还不了解白君唯的脾性,生怕惹怒了她。

  直到日上三竿,白君唯总算有点反应,伸了个懒腰之后,在柔软的大床上蹭蹭。

  好想把这个床带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