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反派她又睡着了

第三十六章 王爷退个婚2

反派她又睡着了 絮婳 2011 2021-03-13 12:00:00

  比起武功,白君唯对医术更感兴趣,动动手就能解决,还不费体力。

  鬼医抽了抽嘴角:“小女娃,天下哪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想学就必须自己努力。”

  “道理我懂啊,问题是我懒,不如你教教我医术算了,武功你还是重新找个徒弟吧。”

  这活她可胜任不了,学武?说不定学到一半她突然睡着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走火入魔。

  鬼医:“……”

  “小……”

  呼呼呼~

  站着睡?

  鬼医伸手在她背后摆摆手,并没有什么东西支撑,随后若有所思,直到恍然大悟。

  “哈哈哈!老头我是捡到宝了,这简直就是武学奇才呀。”鬼医说着挥手将她送入小木屋。

  兔子:“……”

  误会。

  全都是误会。

  白小姐她只是嗜睡症犯了,睡个觉而已,武学奇才什么的都是浮云,真的,你相信我。

  然而兔子内心的吐槽没人听见,鬼医还在那里沾沾自喜,以为是自己捡到宝了。

  白君唯这一睡就睡到天亮,打了个哈欠,发现身边放着一套新衣,她不由勾勾唇。

  这老头不错嘛。

  “兔子,过来更衣。”白君唯像个大爷似的伸手。

  兔子跳到一边桌子上:“为什么要我给你更衣?”

  “很简单,我不会穿。”

  兔子无语。

  这话也只有她能说的如此理所当然,而它还不得不从,看在白君唯没让它进小黑屋的份上,不计较。

  衣服顺利被穿上,白君唯撇撇嘴道:“这也太麻烦了,里三层外三层,古人就是麻烦。”

  “你也可以不穿。”兔子小声嘀咕。

  白君唯凤眼微眯:“突然想吃兔子肉。”

  兔子秒速离开现场。

  “丫头,醒了就出来吃饭。”外面架着火堆,鬼医手里拿着烤肉朝里面喊了句。

  白君唯从屋里出来,几步走到他旁边蹲下:“老头,你每天就吃这种东西能吃饱?”

  虽说她对食物不忌口,可不代表都吃的下每天吃烤肉。

  “你想吃什么我让人给你送来。”鬼医随意的接道。

  白君唯扫了眼这里的荒山野岭道:“老头,你不会还有养小鬼的爱好吧?”

  鬼医瞪了她一眼:“什么鬼,别看老头我这样,徒弟可不少,改天让你见见三位师兄。”

  加上她才四个徒弟,好意思说多?

  “对了,丫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昨天还没来得及问,她就睡着了。

  “白君唯,黑白的白,君王的君,唯一的唯,写遗嘱的时候千万别把名字写错了。”

  鬼医:“……”

  多少对她的性子有些了解,鬼医说起另一件事:“你说的丹药我还真有,只是武功你必须自己努力。

  丹药也只是增长你的内力,并且过程有点痛苦,想成为高手,必须勤加练习。”

  白君唯咽下嘴里的肉道:“哦,既然这么痛苦,那我就不学了,老头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医术?”

  鬼医抽了抽嘴角,这放弃的速度未免太快了点吧?好歹也装模作样的考虑考虑。

  “你想让我吊吊你的胃口在拒绝?”白君唯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视线也刚从他脸上收回。

  鬼医知道她聪明,连忙摆手道:“还是算了。”

  说话间,鬼医突然出手,白君唯还没咽下嘴里的食物,刚好卡在嗓子眼里。

  鬼医见此一掌拍在她后背,食物也跟着吐出来,白君唯怒瞪他一眼:“老头,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里突然被丢进一颗丹药,紧接着丹田处传来一阵撕扯。

  “老子,跟你有仇啊?都说不学不学了,老头你赶紧给老子取出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鬼医:“……”

  不理会白君唯的抱怨,鬼医抬手抵在她后背,利用自己的内力替她梳理体内暴增的内力。

  不知过了过久,疼痛感总算消失,除了精神不少,白君唯完全感觉不到变化在哪。

  白君唯不会运用,内力在她丹田中完全就是石沉大海,鬼医倒是给了她本武功秘籍。

  白君唯接过转身就走,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翻完了,当然,人也被书催眠的睡着。

  鬼医本想检查检查她能不能熟练运用,从窗外看到的场景就是已经躺在床上熟睡的人。

  算了,今天也够她折腾了,想必是累了,鬼医这样安慰自己。

  白天睡觉的结果就是白君唯晚上失眠了,不知道是不是内力的原因,她头一次尝到失眠的滋味。

  既然睡不着,白君唯干脆起身跑到老头的药房,点燃一盏烛火,从书架找出识别草药的书。

  不知不觉中,白君唯居然看的非常入迷,鬼医在门外站了会便离开,也不勉强她继续学武。

  时间一晃,不知不觉几个月,白君唯安心的住在山顶,丝毫没有回去的打算,就准备在这里过一辈子。

  白君唯依旧泡在药房中,按照鬼医的药方将药配出来,然后就去找她的试验品。

  “老头,过来试试这个伤药如何?”

  鬼医接过先是闻了闻,确定药材没问题,这才在手背上擦拭,药效立竿见影。

  “哈哈哈!怎么、哈哈……痒痒粉、哈哈,解药、哈哈,快、解药,哈哈哈……”

  白君唯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沉思:“不对啊,药材完全没问题,难道是药方出错了?”

  边走边嘀咕的回到药房,完全将鬼医抛之脑后,满脑子全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鬼医整整笑了三个时辰,他差点虚脱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白君唯再次拿出一包伤药。

  “这次应该没错了,老头你再试试。”白君唯说着就朝老头走过去,吓得他立刻退后几步。

  鬼医用力摇头道:“你在这等着。”说着闪身离开,那速度活脱脱像是后面有人追杀。

  离开的鬼医松了口气,白君唯配的药他居然都解不开,这简直就是玩毒的祖宗。

  更奇怪的是药材没有丝毫差错,配出来的药居然都是毒药,鬼医实在无法解释这一奇象。

  不多时,鬼医拎着一只兔子回来,在它腿上割开一道伤痕,让白君唯把药敷在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