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炮灰女n要活命

第八十七章

炮灰女n要活命 九月幸运星 2077 2021-04-28 22:20:52

  “慢一些,别摔着。”许子深笑着开口。

  “师兄,你怎么在这?”袁清浅脆生生的问道。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浅浅你来这厨房做什么?”许子深慢悠悠的伸出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小姑娘这几年长高了不少,已经快到他胸口了。

  许子深想起袁清浅刚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大一点的小孩,走路偏偏又不爱看路,总是莽莽撞撞的,经常摔跤,然后他就养成了去哪都要牵着小姑娘的习惯。

  六年时光,他的小姑娘已经不在是那个需要他牵着扶着才能走的小女女孩了。

  袁清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子,有些踌躇的开口“想跟大师傅学学手艺,我吃东西那么挑,总是要学会自己做的。”袁清浅又顿了半响,面色微红,小声开口“还想着能给在师兄忙着的时候能给师兄分忧。”

  袁清浅的这张嘴巴是真的很挑剔,做的东西她不爱吃她就不吃,饿着也不吃,味道不好了也不行,长得难看的东西不吃,味道特别冲的也不行。

  许子深总是担心她吃不好吃不饱,每每看见饭堂没有她可口的,不论多忙都要自己下厨去给她做,袁清浅想着,若是自己也学会了,至少许子深在忙的时候,能不挂念她。

  她在第三买的时候就总缠着陈芝和饭堂的大师傅,想让他们教,可他们说什么都不肯,所以来了这皓月峰才想着来看看。

  听着小姑娘略带羞涩的话语,许子深心下一暖,看着袁清浅的目光不由得更加柔和,轻轻开口“浅浅不用学,交给师兄来就好,有师兄呢。”他的浅浅,只要每日都高高兴兴的就好。

  袁清浅小幅度的点了一下头,心里的想法却没变,她师兄也是心疼她,反驳的话她当然不会说出口。

  有些好奇的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只有许子深一人,开口问道“大师兄他们呢?”

  “出去了。”许子深语气平淡的回答“浅浅今日想做什么?师兄陪你?”

  “嗯?”袁清浅顿了顿才反应过来,目光疑惑的看向许子深“师兄今日不用去忙吗?”她记得昨晚许子深可是很晚才回来,而且看着这皓月峰上上下下各门各派都是一副步履匆匆的模样,许子深居然会有时间陪她?

  袁清浅心中的疑虑更深了,先是在早上支走了她几个人不知道商量什么,现在又好像个没事人一样清闲的不行要陪自己,袁清浅怎么想怎么不对,许子深不是个能放下手中的事情转而顾忌两人多日未见的这种人。

  直觉告诉她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并且与自己有关,但是原书中并没有这段剧情,她没拿到上帝视角自然也猜不到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暂时按下自己的好奇心。

  许子深笑了笑“昨日是我下了山,今日自然是要休息的。”

  许子深不同意让袁清浅去祭祀,但是他不能保证他的两个师兄也会如他一般坚定,若是真的再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袁清浅根本就没的选,而自己一个人也是保不住她的,他想的很好,在这两日就找机会送袁清浅离开这皓月峰,走的越远越好。

  边疆她还有些朋友,可以送袁清浅先去那避一避,若是他们能顺利找到阵眼,那么事后他就去接袁清浅回来,若是这四方合擎阵破不掉,那他就与附魔周旋到底,若他还能活下来,自然也是要去找小姑娘,若是他不在了,小姑娘离得那么远也能安稳的活着,这样也不错。

  袁清浅不知道许子深心里的盘算,只想着昨日明明景知也不在,更加料定许子深有事瞒着他,可她也知道许子深不想说出来的事情,不论自己怎么样他都不会告诉自己,索性也就不在张口,心下盘算着找秦淮顷去问个究竟。

  两个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在皓月峰上转了一下午,许子深还旁敲侧击的问她若是离开了青宗七脉有什么打算,弄得她很是莫名其妙,直去反思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要被逐出师门,思来想去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心下疑惑更甚。

  直到天色渐黑,才见着景知与秦淮顷,袁清浅十分想拉着秦淮顷问个究竟,看着他回了自己的住处也转头立马跟上。

  哪曾想平日里跟她无话不说的小六如今也有了自己的秘密,无论她是威胁还是强迫,撒娇还是卖萌,秦淮顷都无动于衷,半句都不肯透露给她。

  袁清浅沮丧的不行,转头就回去睡了,睡前回想起她的每一位师兄脸上忧心忡忡的模样,努力在脑中勾画着,都没捋顺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想闷头睡了。

  袁清浅的睡眠质量一向不错,尤其近近两年,连乱七八糟的梦都很少做了,通常都是一觉到天亮,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晚上她睡前想的东西有些多,破天荒的,睡了一半就醒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都睡不着,干脆起了身想去外面走走,出了门,就见许子深与景知周元培秦淮顷的房间都有烛光透出来,在浓浓的夜色中越发显眼。

  就算是失眠也不可能四个人同时失眠,袁清浅想了一下,几乎就没犹豫抬脚走过去,她心里想着多半这个人趁着夜色商量什么,既然不告诉她,那么她只能听墙角。

  景知的房间里静悄悄的,袁清浅轻轻退了出来,走到周元培房间门口时,隐约听见了说话声,袁清浅将自己的动作放轻,甚至连呼吸都放慢,就怕她的师兄们发现,毕竟几个人的修为在这,想要避开几人实在是很难。

  袁清浅已经做好了被抓的准备,可今晚却出乎意料的顺利,也不知道她的师兄们是不是觉得太晚了应当不会有人再来了。

  “警觉性可真差”袁清浅心想,既然老天都在帮她,那她更没道理放弃这次机会,等她轻手轻脚的将耳朵附在门板上,才模糊的听出里面是传出的争吵的声音。

  她是真的没听过许子深几进于暴怒的声音,震惊的甚至没听清说话的内容,许子深这人一直对什么事都不咸不淡的,就算是在原书里的描写都没写过这场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