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炮灰女n要活命

第五十二章

炮灰女n要活命 九月幸运星 2068 2021-03-21 23:00:31

  就这么又过了三天,万众瞩目的继任大典终于到了,袁清浅都忍不住好奇,这继任大典这么迟才到,有些人已经来了快半个月了。

  昨晚第一脉送来的她的衣衫,青宗七脉脉主服以白金为配色,而她不是七脉脉主自然无法穿着脉主服。可她却也是了无真人的亲传弟子,故而给她送来了一套纯白色衣裙。

  蜀锦的料子丝滑无比,在日光下光泽极好。袁清浅看着一同送来的金色发带好半响又费力的将头发绑了,想了想又将了无真人送她的银铃挂在腰间,这才出门。

  许子深就站在她门口等着他,同是纯白色的衣衫,只是衣边周围绣着金色花纹,发冠簪着一只通体透白的白玉簪,脚上一双月白色长靴隐约看出金色的暗纹,明明衣服样式并不怎么好看,甚至带着些土气,但在许子深的身上,就显得莫名耀眼。

  年青男子站在升起的日光下,好似自己身上都披上了银光,一身白衣俊貌,眉眼星松俊美,似天神下凡般,眼眸深邃似带着绕指柔情,就那么看过来,让袁清浅移不开眼。

  袁清浅再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无论过多久,她对许子深的容貌都做不到无动于衷,她只能安慰自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她好色,怪不得她。

  袁清浅走到许子深身旁,仰着头看着她师兄,拽了拽许子深的袖子说道“我收拾好了师兄,我们走吧。不会迟了吧?”

  原本昨日与许子深定的时辰要比现在早一些,刚刚她在绑发带的时候用时长了些,比约定的时候晚了点。

  许子深因为袁清浅无意识的小动作,心情稍好,微微扬了扬嘴角,本想摸摸她的头,看着她半天才弄好的头发又收了手,淡淡道“不会,这会刚好,我们先去找清河长老。”

  袁清浅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往第三脉的议事殿走去,清晨的阳光并没有什么温度,有微风吹来的时候还有些凉。

  袁清浅走在许子深身后,一路上总能感到有些若有若无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她有些不悦,微微皱起了眉,她知道自己这么些时日没露面,外人对她这个了无真人第七位亲传弟子好奇更甚,也知道她今日跟着许子深出门会面对怎么样的目光,她做好了准备,但仍不喜欢。

  许子深低头看着她眉头轻蹙的模样,安慰她道“别担心,只是对你有所好奇而已。”

  袁清浅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我只是不习惯。”

  许子深知道袁清浅不喜欢被人用探究的目光看,也知道她不喜欢这种场合,故而这么多天也没叫着她出门一直让她在浮梦园里。

  大抵是越是见不到越让人好奇,这会许多人看着袁清浅的目光已经不是偷偷的打量了,而是明目张胆的探究,许子深也皱了眉,但也不好说些什么。

  众人与三脉议事大殿汇集,相互寒暄过后便一同往第一脉前去。

  到底是青宗七脉的脉主继任大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看见,只有受到七脉邀请而来的才有资格参加典礼仪式,且每门每派也只得进三人而已。

  许子深将清河长老留下照顾第三脉剩余众人,只带了袁清浅自己,毕竟他有三个徒弟,想着带哪两个去都不合适,干脆一个都不带。

  许子深带着众人径直去了仁德殿,说是殿,其实并没有像则辰殿那么宏伟,就是个偏殿的规模,不同的是并不是青石为阶,而是用的白玉石。

  袁清浅粗略的看了眼,估计了下,这阶梯大概是有九九八十一阶,袁清浅看着有点腿软,没穿书之前自己上个六楼都气喘呼呼恨不得累死过去,这阶梯让她爬一次怕是不用活了。

  虽说每个门派只来三人,仁德殿现在也都是人头攒动了,袁清浅环顾四周,除了谷月真人与边琬忻她一个都不认识。

  时辰没到,了无真人与李峻也还没来,袁清浅觉得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就看到秦淮顷一脸笑意的在自己身旁“小师妹”

  袁清浅看了看秦淮顷“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看到你。”

  “人太多你看不到我也正常”秦淮顷不以为意。

  袁清浅点点头,上下打量了秦淮顷,秦淮顷也不是七脉脉主,跟自己一样,也是穿着一身白衣,只不过冠上的簪子变成了金色,说道“你说为何师傅要将脉主服弄成土了吧唧的金色,我们俩这不是脉主的头上绑的也得是金的?”

  袁清浅一直不是很喜欢这种金黄金黄的颜色,前世一直觉得带着大金链子大金镯子的的都有一股土大款的气息。人界帝王穿金黄就算了,为了显示自己贵气,他们一群修仙的不应该整点什么仙气飘飘的颜色么?

  秦淮顷看看袁清浅的装束,又看看自己,撇了撇嘴“可能是为了看着有钱吧。”

  袁清浅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感叹道“真俗”

  “一会你会看到更俗的。”秦淮顷仍然笑呵呵的。

  “....”袁清浅表示不想说话。

  袁清浅左等右等,盼来了了无真人,了无真人与众掌门有事一顿寒暄,袁清浅看了看日头,怕是已经又过了一个时辰,这继任大典晌午能开成就不错了,袁清浅心想。

  了无真人像是听到了袁清浅内心的呼唤,终于停止了相互的问候,携众人走上了仁德殿,袁清浅真真正正走了这台阶的时候虽然没死过去,但也是真的腿软。

  也多亏了许子深中途不着痕迹的扶她走了一段又一段,不然她真坚持不到地方,她看了看周围人都丝毫不喘,内心不由佩服。

  果然是只有自己这种修为不行的才会这么没出息,转眼却看见一个一身红衣,遮着面纱的女子身形晃了晃,鬓角都出了细密的汗珠。

  袁清浅直觉那就是宋柔,又督见身坐在女子身边另一位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女子,同红衣遮面,气势非常,定然是红柳门的叶红柳。

  虽说叶红柳两边站着的女子此刻状态都不是十分从容,明显叶红柳与她第一眼看见的左侧女子更为亲密些,当是宋柔没错了。

  

九月幸运星

感谢BJYX的推荐票   感谢你眼中有光的推荐票   感谢路遥星亦辞a的红豆   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