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炮灰女n要活命

第四十八章

炮灰女n要活命 九月幸运星 2105 2021-03-16 23:27:02

  袁清浅再许子深将她放在床榻时挣了眼,没怎么睡醒的样子,眸子中还带着尚未清醒的混沌,一脸迷蒙。

  看着近在咫尺的许子深的脸还有些发懵,张口呢喃出声“师兄”鼻音还有些重。

  许子深看了看袁清浅的模样,知她还未醒,将人放在榻上,又伸手拿过被子将她盖好,轻轻拍了拍她身侧,哄孩子般道“睡吧”

  袁清浅努力的睁了睁眼,最后还是没抵挡住睡意,闭上了眼,却在许子深起身准备离开时,伸手抓住了许子深的衣袖。

  许子深微微讶异的回过头,看着榻上的人扔睡着,想将他的衣袖抽走却发现抓着他衣袖的手却十分用力,是个无意识的动作,依赖的意味却浓。

  许子深被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弄得心下又柔软了几分,挑了挑眉,转身又坐了回来,看着榻上的小姑娘睡得恬淡,呼吸绵长。

  他轻轻将小姑娘抓着他袖子的手拿开,小姑娘却又握上他的手指,手中触感温软,袁清浅虽说也修行了四年,手上却没有一点薄茧,小姑娘的手白嫩细腻,在手中握着像上等的羊脂玉般滑嫩。

  许子深握着小姑娘的手,这一坐便是大半宿。

  袁清浅睁眼时许子深已经离开了,她隐约记得自己在院中坐着坐着便睡着了,好像应该是许子深回来时将她送回了屋内。

  感觉自己还有些昏昏沉沉,袁清浅皱了皱眉,暗骂自己没出息,坐着都能睡着。鼻中一酸,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心道不好,怕是昨晚着了凉,赶忙捂紧了被子躺了下来。

  袁清浅睡的迷迷糊糊,似乎听见有开门的响动,下意识的睁睁眼,转脸见是陈芝,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继续睡。

  陈芝走到她身旁,弯腰伸手在她额前探了探,看她睡意朦胧的模样,问道“可是我将你吵醒了?”

  “没”袁清浅摇了摇头,语气闷闷的,“早就醒了,觉得有些不舒服又睡了会。”

  “还好没烧起来,怎地这般不小心,在院子中就睡了”语气中有些无可奈何,陈芝有些怜爱的摸了摸袁清浅的脸“还是让人这般不省心。”

  袁清浅看了看陈芝,明明没比她打上几岁,每每教训起她的口吻却都像个长辈般处处为她着想为她考虑,她有个小病小痛的陈芝看着比她还紧张,

  袁清浅开口道“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我以后会注意尽量不让你操心。”歪着头朝着陈芝的手掌心蹭了蹭,讨好一般。

  “你呀”陈芝有些无奈,感受着她朝着自己撒娇的模样再说不出什么教训的话。只好朝着袁清浅说道“先起来喝点粥然后把姜汤喝了再睡一会发发汗就好了。”

  说着陈芝将手伸到她脑后轻轻将人服了起来,让她靠在床榻上,转身去拿粥。

  “芝芝真好,真不愧是我的贴心小棉袄”袁清浅打趣道。

  “我这辛辛苦苦来给你送东西,你还想着占我便宜,小师叔你这样可不厚道啊”陈芝特意将小师叔这几个字咬的重了些。

  袁清浅冲着她嘻嘻的笑着,看着袁清浅有些精神了,也放下心来,知她是没什么大事。

  “谢我没用,我就是个来送的”陈芝开口“你要谢还是去谢我师父吧,这是他一早就熬上的,一直在厨房里热着,觉得这个时辰你差不多醒了才差我来送。”这毕竟是许子深做的,这功劳她不能占。

  袁清浅听到此话顿了顿,她知陈芝来了就先看她烧不烧定是许子深与陈芝说了昨夜她在小院中睡着的事,却没想许子深细心到这个如此境地。

  现在第三脉满是宾客,她知道许子深最近会忙碌异常,早饭之前便要收拾妥当去招待客人,自己忙的抽不开身的时候,还想着一大清早起来给她煮着粥熬着姜汤惦记着她醒来的时辰,这番忙碌也不知道他需要何时起床。

  她还想起昨夜许子深抱着她回来,哄着她睡,她抓着人家不撒手,也不知道许子深昨夜什么时辰离开的。

  袁清浅想,这一夜,许子深究竟能睡上几个时辰?

  这让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她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出现了裂痕,那是她一直给自己与许子深之间竖起来的墙。

  陈芝看着袁清浅目光涣散,似在发呆,轻轻唤了她一声“浅浅?”

  “嗯?”袁清浅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翻滚的思绪,应了一声。

  陈芝将姜汤端在手中,握着汤匙的手正在她唇边放着示意她张嘴“师傅放了糖的,没那么辣。”

  袁清浅低头喝了一口,对着陈芝道“给我吧,我自己喝。”

  陈芝将小碗放在她手中,嘱咐道“慢点,有些热。”

  袁清浅慢悠悠的搅动着汤匙,小口小口的喝着,辛辣中透着屡屡甘甜的滋味在口中炸开,充满整个口腔,甚至爬上了她的神经,暖了她的胃,也暖了她的心。

  某些不知名的因素在心里疯长,像盛开的罂粟花,一点一点爬满她的心房。

  她知道许子深照顾她肯在她身上花心思,因为她是他的小师妹,也是他带在身边长大的孩子,她不应该生出别的心思,她也知道故事的结局是他与边琬忻在一起白头偕老恩爱无双。

  她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感,不让自己陷进去,可有些东西,似乎不是她努力就能控制的了的。

  她有些无力,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喜欢就喜欢吧,动心就动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左右不过她一个人的感情。

  只要她不说,就没人知道,所有人都只会当她对许子深只有师妹对师兄的情感,她只要将这一点点的心思在自己心里藏好。

  人生病了就是容易脆弱与矫情,袁清浅想,就这么一碗普普通通的姜汤而已,就能让她生出这么多旖旎的心思,自己可真没出息。

  陈芝看着还神采奕奕的袁清浅这会又变得无精打采的,以为是她身体不适,也没再说什么,安静的陪着她坐了一会,看着她手中的碗空了,便从她手中收起。

  又让她躺好给她盖好了被子,哄着她道“再睡一会吧”

  袁清浅有些疲惫的闭上眼,她听着陈芝离开的脚步,原以为自己思绪混乱睡不着,却也在胡思乱想中进入了梦乡。

  

九月幸运星

感谢BJYX的推荐票   感谢书友20210309005135360的推荐票   感谢红袖书友161522513064851的红豆   总之感谢每一个喜欢这个作品的人   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