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炮灰女n要活命

第三十七章

炮灰女n要活命 九月幸运星 2061 2021-03-05 23:20:40

  他跟李峻入门没差多久,年龄又差不多,两人同在了无真人座下修行,任谁见了都会夸赞二人少年英才,他刚入门时贪玩不肯好好修炼,渐渐与李峻的差距便显现出来。

  后来他便听到了不如李峻的言论,听着别人略带遗憾的口吻说着他与李峻的差距说着他不如李峻的灵根,那时他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

  他觉得不甘觉得难堪,开始较劲儿,贪玩落下的就更努力的去补,可慢慢发现李峻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甚至到李峻已经突破了金丹期而自己却还在原地打转。

  他不想让自己输的那么难看,想着既然输赢已分,至少让他跟李峻的脉主试炼不要差好多年,至少让别人提起了无真人收的这两个徒弟,还能得到一句少年英才。

  之前许子深问他还记得前来修仙的初心是什么,他回答的漂亮,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当初来修仙,只是为了自己不被欺负,能保护自己,仅此而已。

  他从小跟着母亲在大户人家寄人篱下,就为了能吃上一口饭,又因他生的体弱多病,个头又小,常收到同龄人的欺负,经常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那时候他就想若是有个地方能让他吃饱饭,再不用受欺负就好了。

  了无真人收他为徒时,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已经因为过度操劳得了病去世了,这世间在没有与他相关的人,他孑然一身无处可去,那时他也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

  了无真人给了他容身之处,给了他温饱不愁,给了他温情脉脉,也给了他一个家。

  他开始想要的更多,人啊,总是这般贪心不足,他想。

  原本只是想要一碗粥,然后又得到了一个饼,最后竟痴心的想要一块玉。

  秦淮顷静静的看着窗外,看着吹吹树影晃动,看着那地上点点光影斑驳,突然就觉得自己释然了。

  不如李峻又如何?突破不了金丹期又如何?就算不当这第六脉的脉主又如何?他想要的,早就已经得到了。

  他现在已经比大部分修仙者而言更幸运,仅此而已,没什么好攀比。

  许子深目光静静的看着秦淮顷,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就够了,他相信秦淮顷能想通。

  好一会,秦淮顷转过目光,看向许子深,那目光灼灼像是又万语千言,最后只化作一生轻叹,一句轻轻的“谢谢”

  许子深唇角微动,对着秦淮顷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淡到你若不仔细便看不出他在笑。

  秦淮顷说道“之前从未想过可以与师兄如此交谈。”他知道许子深一直是个话不多的人。

  许子深也没想到自己会对着秦淮顷说这些,可能是照顾孩子照顾习惯了,他想。

  可他习惯照顾的那个小孩正没心没肺的在外玩,压根想不起他,他觉得自己有些牙痒。

  许子深看了看天色,对着秦淮顷说道“师弟是打算就在这吃晚饭吗?”两人就这么几句对话,秦淮顷在他这已经坐了好几个时辰。

  “额….师兄若是不介意的话”秦淮顷说道,“每次看着清浅的饭食都觉得不错,我又不能同她抢,今日刚好赶上也想尝一尝这三脉的手艺。”

  “恐怕要让小六失望了”许子深起身,走到书案前拿起纸笔,不知在写些什么

  秦淮顷十分好奇,又实在不好意思起身去看,只好伸长了脖子,寄希望于自己能看清个一笔两笔“怎么会,我看清浅每日都吃的十分开心,想必第三脉的师傅做的东西十分好吃。”

  听到这话,许子深不仅暗自腹诽:袁清浅那个小没良心的,吃的根本就不是饭堂师傅做的饭,那都是他与陈芝按着那小东西的口味做的,她当然吃的开心顺意的。

  面上却是没说什么,只是写好了东西将纸装在信封里,然后起身走到秦淮顷的面前,将手中的信封交于他。

  “劳烦小六将此带给清浅。”许子深伸手

  “好”秦淮顷接过信封揣在怀里,与许子深一同去了第三脉的饭堂。

  正是晚饭时分,饭堂人有些多,声音有些嘈杂,秦淮顷好奇道“第三脉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吗?”

  “没有”许子深回道“累了一天,吃饭时放松一下并无不可,只要不大声喧哗吵闹便好。”

  秦淮顷点点头,以前他在第一脉的时候,一直都遵循这食不言的规矩,一顿饭吃的跟上课一样小心翼翼的,相比之下这第三脉的饭堂,当真是有人气的多。

  秦淮顷随着许子深身后打了饭找了地方坐了下来,远远便看到陈芝拎着一个食盒往他们这桌走。

  陈芝来寻许子深,见着秦淮顷也很惊讶“六师叔怎么来饭堂了?”

  “啊,刚好赶上来尝尝你们三脉伙食”秦淮顷笑道

  陈芝冲着秦淮顷笑笑也没再说什么,转而看像许子深“师傅,小师叔的吃食准备好了。”陈芝想着许子深说明日不必再给袁清浅准备吃食,这今天晚上还是要管的。

  想着袁清浅未来几日都吃不到她做的东西,便在这一顿上多做了几个菜色,又带了两样点心。

  许子深点点头示意陈芝将食盒放下,开口道“吃饭了么?没吃的话坐着一起?”

  “吃过了”陈芝摇了摇头,又有些犹犹豫豫的“师傅,往后真..?”

  许子深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陈芝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先走了。”说罢转身离去。

  秦淮顷听着师徒二人的对话,像是有什么事情,但是他们不明说自己也猜不到又不好开口问,看了看眼前的食盒开口问道“师兄是打算自己送去?”

  许子深看了眼秦淮顷,秦淮顷在他严重看见了...一丝丝的...嫌弃??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就问了一句话而已,若是许子深自己不送让陈芝放这干嘛??摆着看吗?

  许子深有些无力的扶了扶额“这个也要师弟连同信一并给清浅带回去了”

  秦淮顷语塞,突然明白了许子深眼神中的嫌弃是怎么回事,是了,若是许子深要自己去还给他信干嘛,最后只得干巴巴的说了一句不麻烦,就悻悻的安静吃自己的饭在不多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