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第37章 秋意那么凉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瑬苏 2103 2021-03-02 10:48:51

  今天是周日,但因为调休的原因要上课。

  夏迟来教室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后面位置上,苏砚已经来了,注意到她的目光后抬头看了她一眼。

  夏迟连忙垂下眼睫,所以她并没有看到苏砚眸中的笑在一瞬间消失,然后变成了失落。

  夏迟现在不敢看他的脸,一看就会想起昨天晚上他发的那句“姐姐,我想你了。”

  这可真让人烦躁。

  夏迟刚把书包放好,拿出课本,时越从教室外面走进来。

  他看起来一脸疲惫,随便将书包塞进桌肚,然后趴在桌子上睡觉。

  一看就是晚上干别的去了。

  时越趴了一会儿又直起身子发呆,脸上带着少有的失落。

  昨天是中秋,本是一家团圆的日子,但是他和父亲闹了不愉快。

  时越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父亲时军又娶了一个女人,叫沈莹,沈莹生了个女儿叫时邈。

  时邈今年十四岁了,在实验中学初中部读初二。

  也就是说时越的母亲和父亲很早就离婚了。当时他们两个只是家族联姻,没什么实际感情可言。

  但时越跟着父亲,和沈莹母女俩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沈莹觉得时越只知道吃喝玩乐,对他不屑一顾,但是在时光面前,她努力扮演着一个好母亲的形象。

  对他嘘寒问暖的。

  时越看见她那张虚伪的脸就想吐,虽然她长相是美丽的。

  而时邈那个妹妹也对时越不以为意,她满脑子都是她那个叫沈曳的表哥。

  沈曳是个美男子不说,成绩又好的无人能比。

  就是高二转学了。

  这下,时邈不能经常见到他了。

  昨天,时军让时越跟着他们一家人聚餐,主要是沈莹也献殷勤,想展示一下后妈的关怀。

  但是时越的母亲程茜要时越和程家一起吃晚餐。

  所以,矛盾产生了。

  而选择权在时越手里,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母亲,所以时军的脸上就挂不住了。

  他一拍桌子,站起来怒气冲冲道:“我养你这么多年白养了,你跟着你妈滚吧。”

  “滚?”程茜听了这话也怒了,“当年要不是我们程家帮了你,会有你的今天吗?这也是时越的家,你凭什么让他滚?”

  时越是时军唯一的儿子,因为沈莹已经不能生育了,整个时家在未来也只能是时越的。

  时越小的时候,时军整天在外面出差,其实是在陪沈莹母女。

  而时越呢,他只能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房子里,静静地听钟表秒针转动的声音。

  他其实是胆小的,他连虫子都不敢碰,他怕黑,所以,他才羡慕夏迟的胆大和勇敢。

  所以,跟着舅舅和夏迟一起玩耍的时光,对时越来说,是生命中极少数的快乐时光。

  时越在时家其实就是个异类。空有时大少爷的名号。

  他知道,爸爸根本不在乎自己。

  也许,他整天吃喝玩乐是为了得到爸爸的关注吧。

  想让时军像别的父亲那样管教他,哪怕是批评他也好。

  **

  餐桌上,程茜的心情显然不太好,但一直给时越夹菜。时越又跟舅舅程东阳喝了点酒。

  “舅舅,你说我为什么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时越像是喝醉了,倒在沙发上,抬眼看看程东阳。

  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程东阳停下了动作,想了想,认真分析道: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们也许决定不了出生,但是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

  他也靠在沙发上,他抬眼看了下头顶的吊灯,灯光映出他的俊脸,一半脸藏在阴影里。

  “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他又说了一句。

  语气有些遗憾,带着属于自己的情绪。

  时越听出来了,也许舅舅也想起了让他遗憾的人或事。

  他不禁想起舅舅和夏琳阿姨爱得死去活来的那段日子。

  他们两个住对门,所以,时越才会认识夏迟。

  可是,后来舅舅他们两个人还是分开了。

  舅舅说“不爱就是不爱了”。

  原来,他们会在春风中接吻,也会在秋叶下说分离。

  于是,秋意那么凉,冷得让人心寒,刺了骨。

  但是舅舅也曾在背后默默伤心难过。

  只是有些事一旦过了那个点就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舅舅也结婚了,希望夏琳阿姨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吧。

  时越真心的希望。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遇到一个人,一个坚定走向他的人。

  他渴望被爱,被肯定,被信任,被需要。

  他喜欢看着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却不敢去想自己。

  因为他害怕失败的婚姻。

  如果两个人不能够走到最后,那就不要开始了。

  **

  又过了两天,明天就是国庆节了,又可以放假了。

  这两天夏迟对苏砚的态度好像变了。

  她询问题目的次数少了,也不怎么往后扭头,好像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

  苏砚觉得自己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不能呼吸。

  为什么不理他了?

  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苏砚想问一下,但是夏迟已经不看他的眼睛了。

  他能确定夏迟是在乎他的,但是这点在意还不够,远远不够。

  他沉默地盯着她,目光沉沉,眼底墨色沉积。

  终于他伸出手敲了敲她的凳子,夏迟扭过头来,视线跟他对上。

  她眸子里带着疑惑。然后还没个两秒又移开了视线,毫不留恋地移开。

  苏砚的神色一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是不是我说错话得罪你了?为什么躲着我?”

  你要我怎么样?

  嗓音低沉清越,带着显而易见的卑微。

  夏迟心虚地垂了下眼,“没有躲着你。”声音有些小,又想了一下问题的事,“我觉得独立思考更重要。”

  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自然是不知所措的。

  这种感觉太陌生。

  那天他们牵着手往回走,到后面,他们交握的手心都沁出了一层汗,濡湿的感觉虽然不舒服,但是令人难忘。

  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脑子里乱乱的,像是一团乱麻。

  苏砚却因为她的心不在焉更加难受,“我就这么让你提不起兴趣吗?”

  他的声音有些哑,又像是喃喃自语。

  “啊?”夏迟陡然回神,对上他眼里的痛苦,随即又有些奇怪。

  她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左右苏砚的情绪。

  哪怕只是一句随意的话,一个随手的动作。

  

瑬苏

沈曳:出场费结一下。   作者:?孩子大了翅膀硬了。   急什么?这本还没写完呢,就急着出场。   介绍:   沈曳,《他的小野猫》男主角。(还没写)   清冷美人,美得不要不要的。   勾魂摄魄的那种。   下面是一段描写:   他高且瘦,唇红齿白,还有一双大长腿。他没穿校服,左耳上带着黑色耳钻。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   相比于白月光形象,沈曳更像是一朵摇摆不定的妖艳红玫瑰,危险又诱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