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第36章 小孩儿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瑬苏 2208 2021-03-01 09:37:11

  苏砚发完消息后,就抬头看天空,夜幕黑得发蓝,月光照在门前的梧桐树上,又倾洒下来。

  夏迟回了句消息:【班长中秋节快乐!】

  但是没回第二句。

  他有点失落,她是不愿意回呢,还是根本不想他呢。

  那她想谁?

  他又想起今天抱着她的感觉。

  好像一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得到了她的拥抱,就想得到更多。

  可她不知道,这个拥抱他想了好多年。

  在这个秋风渐凉的时节,他的心却热的似火。

  苏砚终于抱住了他的全世界。

  **

  今天晚上,苏北顾没有和苏砚一起在家赏月。

  他提着月饼和水果到警察局了。

  虽然傅南雪早就拒绝了他,但他还是不愿放弃,放弃对她的爱。

  他不想要什么回应,就想看着她好好的。

  他知道自己太贪心,一天不见她就觉得心里难受。

  但哪怕是被她讨厌,他也要来。他认为自己本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没必要顾及什么脸面了。

  漆黑的夜里,他站在警局门口,起风了。他额前的碎发被风吹得凌乱。

  冷风从脸上划过,他又想起她的指尖,轻轻划过他的脸,像是某种缔结契约的仪式。

  让他从此沉沦。

  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彻底臣服于她,此生都不再有能在她面前站起来的机会。

  苏北顾拿出手机来,他好不容易知道了傅南雪的微信,结果她知道对方是他后,又给删除了。

  所以,现在只能打电话了。

  他又怕傅南雪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挂掉,她上次明明都说“不要缠着我了。”

  可他就是这样难缠。

  他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傅南雪,然后点击发送。

  傅南雪正在灯下办公,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她的父母因公司的事出国了,不在国内,她也不想回傅家。

  本来两年前她要上警校当警察时就跟他们闹翻了。

  傅爸爸以为这只是她的大小姐心性,对什么感兴趣就想尝试一下,想着她只是玩玩而已。

  没想到,傅南雪是铁了心要当警察。

  这两年来,傅南雪很少回去,在外面找了套房子。

  那房子是林阳以前跟人合租过的,傅南雪将它买了回来。

  住进去仿佛就能跟他在一起了。

  中秋节又怎样,她一腔热血都倾注在了工作上。

  她抬了下眸子,点开锁屏。

  有一条短信:【傅南雪,我是苏北顾……】

  傅南雪稍稍皱了下眉,没想接着往下看,就想将这条信息删了。

  但是这个家伙好像固执的不得了。

  那次在他表露心意的时候她就已经拒绝了,很彻底。

  没想到还没过几天,他又开始送饭了。

  还老是站在大门口。

  有次秦昭看到就很疑惑,还好他没说漏嘴,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后来他又不知道怎么向秦昭要了傅南雪的微信,然后每天都向她问好。

  傅南雪对苏北顾很冷漠,回不回消息全凭心情,就算回复,基本也只回几个字。

  她知道是他,他还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就说自己是隔壁街道的大妈,看傅南雪总是留在警局值班。

  就夸赞道:“多好一小姑娘啊。”

  傅南雪看到了差点没笑出声来,想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发这种消息的。

  后来,傅南雪就将他删了。

  她当时是这么说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以后,我们还是尽量不要联系比较好。”

  她用的语音,态度冷漠,语气生硬。

  这次,她还想像以前那样拒绝,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犹豫了一下。

  天气预报今天夜里有大风。

  她又看了下信息,现在苏北顾就在大门外站着。

  傅南雪烦躁地将笔放在一旁。然后穿了件外套打开门。

  苏北顾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得到回复,睫毛失落地低垂着,右手攥紧了提着的袋子。

  看起来很可怜。

  不一会儿,从大门出来一个人,长长的头发随便扎着个低马尾。

  她的肌肤细白如雪,天生一副明艳动人的面孔,眉眼在灯光下渐渐清晰。

  苏北顾一抬头,视线和她对上,眼里渐渐有了光。

  傅南雪移开视线,轻飘飘地说了句,“进来吧。”

  苏北顾进了屋,站在那里,头顶的光照在脸上,鼻梁挺立,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阴影。

  他将袋子递给傅南雪,然后低垂着眼,好像一只下一秒就会被赶走的流浪狗。

  傅南雪看看他,他低着头不语,害怕被拒绝,也怕她生气。

  他这个可怜又委屈的样子映在傅南雪眼中倒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儿。

  一个想要得到赞许又不敢奢望的小孩儿。

  她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那个时候的她,也有一颗天真无邪的心,但她是张扬放肆的。

  **

  “傻大个你要是不娶我,我就坐在警局不走了。”

  林阳没理她,她又接着说:“我真在这里不走了。”

  “那你得先去犯个无期徒刑的罪。”他随意道。

  “傻大个,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傅南雪气鼓鼓的样子,又说了句,“给你一个亿,命令你娶我。”

  那个时候她也是死缠烂打的,给他送饭,给他送钱,能使的招都使了。

  但人家心里只有“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

  怕回忆太多会影响判断,傅南雪揉了揉眉心,无奈说道:“谢谢你了。我还要工作,你先去沙发那边。”

  苏北顾点点头,也不敢说话。他这个样子乖的真想让人摸摸他头顶的软发,好好揉一揉。

  在傅南雪工作的时候,苏北顾就安静地坐着,只是默默看她。

  一开始,傅南雪还勉强能认真工作。可没过多久,她就被苏北顾盯得感觉浑身不自在。

  她抬了下眼,视线跟他对上。

  苏北顾连忙动了动唇,偷看被抓包了。

  他也不是故意的,他的注意力就总是不受控制地飘到傅南雪身上。

  他的脸急得有些红,耳尖也红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竟有些不知所措。

  在傅南雪看不见的地方,他攥紧了出汗的掌心。

  傅南雪却没有赶他走,只是随意说了句,“我一会儿送你。”

  傅南雪发现,她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有耐心。

  可能是工作原因跟群众打交道久了,她现在变得越来越善良。

  沉默了几秒,苏北顾喉结滚动,低哑的声线,“好。”

  一路上,两人没有交谈。

  苏北顾不说话是因为害怕傅南雪生气,她能接受他的食物已经是很大的宽容了。

  关于傅南雪不喜欢他这件事,他一直都很清楚,也从不敢有半点妄想。

  通过后视镜看着神情淡漠的傅南雪,已经是令他很高兴的事了。

  中秋节快乐,南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