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第8章 敢动他,你死定了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瑬苏 2240 2021-02-02 10:30:01

  “你——”

  陈响将手中的烟扔在一边,踩了两脚。两手紧握成拳,发出咔咔的响声。

  “怎么,陈老二还想再进一次医院?”

  时越打断了陈响的话。他狭长的桃花眼带着很深的意味,故意强调了最后两个字。

  陈响知道时越是在嘲笑他,那件事是他最不想提起的,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他咬紧了牙,“你认识夏迟那个小婊子?”

  时越的笑意瞬间收起,手拿了一个凳子直接朝陈响砸了过去,眼里都是寒意:“你他妈有什么脸提她的名字?”

  陈响被吓了一跳,又想起了夏迟曾经对他的忽视和侮辱,气急败坏地说:“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顿时,两边的人扭打在一起,凭借着人数,陈响的人很快占了上风。

  旁边的女人正想去帮忙,毕竟她不能让时越受伤。因为他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却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腕。她一转头,看见了一个黑衣的少年。

  “你是什么人?”他的薄唇动了动,漆黑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

  年笑的动作一僵,但是她很快换上了礼貌的职业性微笑,“你好,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闻人墨的脸色更不好了,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有陪睡服务吗?”

  “当然,只要钱够多。”年笑脸上露出明艳的笑容。数月不见,她好像更加美丽动人了。

  旁边还在打得热火朝天,时越忽然抬头看到了闻人墨,朝他喊道:“墨,你怎么回来了?”

  闻人墨这才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对年笑说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胜者为王。”她语气一顿,“或者直接报警。”

  毕竟,她只是一名小小的员工,两边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得罪了任何一方都对她没有益处。还不如谁都不帮。

  但是按私心来讲,她绝对是站在时越那边的。

  时越见闻人墨站在原地不动,还跟漂亮的妹子说着话,明显的重色轻友,他低声骂了句脏话。

  陈响的人又看到了闻人墨,就朝他打过去。闻人墨将年笑护在身后,应付自如。

  “我一般不打架,但是——”为了你,打了又怎样?

  闻人墨揽过年笑的肩,将她紧紧护在怀里,低声说道:“别乱动,避免误伤。”

  年笑能隔着布料感受到少年温热的气息和硬实的躯体,脸不自觉地红了。

  **

  陈响的两个小弟驾着时越的胳膊。陈响在一旁得意地笑着。

  他的目标其实只有时越一个,一是因为他的长相在三个人里面最出众,二是因为他敢砸他,还是为了夏迟砸他。

  他看了看路归渝和齐康两个人,又扫了眼闻人墨,威胁道:“你们谁认识夏迟就给她打电话,现在就让她滚过来。不然——”

  他拿出刀子在时越脖子前比划了两下。

  年笑问道:“你们难道不怕报警吗?”

  “你这个贱人本来是伺候我的,现在跑到别人怀里是几个意思?还有脸说话,信不信……”

  陈响没敢再说下去,因为年笑身边的男人,脸色好像有点可怕。

  尤其是他现在被那双眼睛看着,感觉自己像是被狼盯上的猎物。

  闻人墨低头看着怀中女孩的眼睛,闷闷地说道:“放心。”

  时越朝陈响吐了一口唾沫,大喊道:“有什么冲着我来,威胁人算什么本事!”

  “你闭嘴,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那个女人会不会来救你。”

  陈响拽着时越的衣领,恶狠狠地瞪着他。

  **

  夏迟接到路归渝电话的时候,她刚洗漱完准备睡觉,连睡衣都换上了。

  想着明天还要上课,想着时越这个笨蛋真会找事,又想起陈响那张脸觉得恶心。夏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们竟然敢影响她休息。

  夏迟是个很喜欢睡觉并且十分看重睡眠质量的人,她有一个外号叫“睡美人”。

  电话那边时越还在骂着陈响,劝夏迟不要来。

  夏迟真的烦透了,直接朝电话那边大喊:“都给我闭嘴!”

  那边的几个人顿时鸦雀无声。陈响也被吓了一跳,然后乖乖地闭上了嘴,待反应过来时,破口大骂:“卧槽,她以为她是谁啊?”

  见夏迟已经挂断了电话,时越不再有所顾忌,睨着陈响,目中尽是嘲讽之色,“你他妈是谁啊?”

  ……

  夏迟家所处的地段是黄金商业区,随便就拦到了出租车。

  “师傅,去深蓝会所。”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男人,长得肥头大耳的,眼睛小的快成一条缝了。

  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两眼夏迟,挺嫩一小姑娘。这么晚了去深蓝,挺会玩啊。

  他的语气变得轻浮起来,“小姑娘是去深蓝找朋友吗?”

  夏迟听了眉头一皱,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是。”

  那个男人又问了几个问题,夏迟爱答不理的,他也不自讨没趣了。

  只是临走时很气愤地看了夏迟一眼,还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原来有的人眼睛就算瞪起来还是一条缝啊。有什么可拽的。

  夏迟拿纸巾擦了下手,毕竟刚才摸了他的车门。

  **

  时越和陈响吵累了,就停下休息一会儿。

  陈响靠在椅子上喝饮料,翘着二郎腿儿,让时越站在他对面看着。

  那两个小弟还是驾着时越的胳膊,真是敬业。

  打架本来就是个体力活,再加上骂人也费口舌,时越这会儿口干舌燥的。

  他看着陈响那个享受的模样气得骂了句:“真不是东西!”

  陈响又站了起来,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对骂激战。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每个人都往大门处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进来。

  她未施粉黛,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散在肩上,白皙精致的小脸带着怒气。

  “敢动他,你死定了。”

  夏迟就站在离陈响两米的距离,她看了眼时越,轻飘飘地移开视线,盯着陈响,粉嫩的嘴唇里又吐出两个字来,“放人。”

  “夏迟,你还真敢来啊。”

  陈响往前走了一步,看着这个曾经让他茶饭不思的女人,当时可是追了她整整一年啊。

  这次见面还是被她给惊艳到了,他多想把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夏迟趁陈响愣神之际,直接过去抓住了他的衣领。

  陈响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二。而夏迟穿着高跟鞋有一米六七。

  陈响这才反应过来,可恶,又被这个贱女人迷惑了。

  她不讲武德!

  可是,陈响也不得不承认在他看上的众多女人中,让他最上心的就是夏迟。

  然而夏迟根本就没答应他的追求。他自己被拒绝成了笑柄就感觉是夏迟抛弃了他。

  “夏迟,你喜欢他吗?”陈响的嘴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瑬苏

夏迟虽然有点嫌弃时越,但她还是很讲义气滴。   时越小宝贝不要怕,你夏爸爸来也。   感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