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第5章 看上了

病娇对我念念不忘 瑬苏 2100 2021-01-29 10:29:41

  时越反应了两秒,终于听出了她的意思,没忍住笑出了声。

  很奇怪,这次夏迟没有打他,也没骂他,只是目光又集中到了前面。

  闻人墨穿一件得体的白衬衣配深色西装裤,看起来绅士又帅气。他从台上走下来,仿佛自带气场。

  时越扶了扶眼镜,自言自语道:“真不赖啊。”

  不愧是“红线榜”男生Top1。

  “讲真,迟哥,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家墨墨,好歹也是跟我并称四大校草的人。”

  “和你并称?那我觉得也不过如此。”夏迟很随意地说道,单手托腮。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别小看人。”

  时越突然坐直了身子,“是不是戴眼镜影响我颜值了?”

  时越将眼镜一摘,示意夏迟再认真看看他的脸。

  可夏迟的目光又被第二个讲话的男生所吸引,他眉眼工整绮丽,面容精致得无可挑剔。

  “班长好帅啊。”

  时越侧头,“你才知道啊,他一直都很帅的。”又一顿,“毕竟是和我并列的校草嘛。那能差了。”

  “……”

  苏砚只穿着简单的校服,他没有准备发言时穿的礼服,实际上,他也没有什么礼服。

  他嗓音干净的如清澈的流水,目光认真又柔和,穿过一排排的座位,落在夏迟的身上。

  夏迟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表面毫不在意,底下却不自然地捏了下衣角。

  毕竟,被这样优秀的人看着的感觉有些微妙。

  他要发言所以坐在前排,但是他的心永远跟她在一起。

  “下面有请高二女生代表姚雪晴发表讲话。”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夏迟也跟着随便拍了几下,侧头发现时越又戴上了眼镜,很认真地看着台上身穿淡粉色长裙的女生。

  夏迟挑了下眉,哦,有情况。

  时越又观察了一阵,感叹道:“是个美女,难怪路归渝念念不忘呢。”

  “怎么,小越越要开始正经工作了?”夏迟调侃了一句。

  时越在听到那个称呼后眉头一皱,语气有些撒娇道:“叫我红线王子。”

  “直接叫你月老不就行了。”

  “那不行,太显老了。”

  “……”

  又是这样,她想不理人就不理人。坏人,时越有些生气地嘟了嘟嘴。

  高二的学生代表讲完后又轮到了高一的。夏迟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无非就是讲讲自己新学期的计划和目标。

  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我是高一四班的傅萌……”

  “这个女生也穿校服诶。”时越左边的一个女生说道。

  “对啊,她是不是想要跟苏砚一样啊,这样他就会注意到她了,刚来的小学妹就开始耍心机了。”

  “也有可能根本没准备礼服吧。”旁边一个女生又想了想,“我听说今年高一又来了一个乡巴佬,不会就是她吧?”

  ……

  夏迟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时越也拧紧了眉,卧槽,人家咋样关她们什么屁事啊。

  “三个女人等于一千五百只鸭子。”夏迟的音量不高,但刚好能让那几个女生听到。

  其中一个反应快的明白意思后脸色一变,但隔着时越,她也不好说什么脏话,不想给他留下坏印象。

  只是低声说了句:“管得宽,死得……”

  还没说完,时越扭头望着她,一双桃花眼里没有一丝感情,“闭嘴。”

  那女生脸气得通红,立刻没了音。

  夏迟根本不想理睬她们,跟无关紧要的人说话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她又朝台上望了眼,清纯可爱的少女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的一颦一笑都带着青春的光彩。而且眉眼有些熟悉。

  “傅萌?”

  夏迟下意识念了她的名字,好像是傅家的人。

  提到傅家,夏迟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傅南雪那个女人的身影,张扬美艳,跟这台上的小可爱有天镶之别。

  她不由得嘴角一弯。

  时越无意看到后,很不解她为什么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你觉得这傅萌怎么样?”夏迟问了一句。

  时越闻声侧过脸去,顺着夏迟的视线朝台上看过去。

  穿着校服的女孩静静地站在台上,她扎着高马尾,因为紧张也由于室内比较闷,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往下看,是她白皙的肌肤和精致漂亮的锁骨。

  唔,挺可爱。他又看看夏迟,好像明白了什么。

  “看上了?”他的语气很轻。

  时越又摸了摸下巴,有些支支吾吾的,“虽然两个女孩的,额,姻缘我还是第一次牵,但,但是我保证我会努力的,谁让你是我兄弟呢?”

  结果他的声音淹没在了雷鸣般的掌声中。

  夏迟疑惑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谁知道,时越一副我懂的表情,胸有成竹地拍了拍胸口,示意:放心交给我好了。

  夏迟:“……”

  **

  开学典礼终于结束了。各班按要求有序离开。夏迟走到门口时看到了那个清瘦修长的身影。

  苏砚一手插在裤兜,一手握着手机。

  夕阳光晕下,少年劲瘦的手臂线条流畅,微微凸起的青筋脉络透着力量感。

  他走得很慢,似乎在等什么人。

  “班长。”

  他转起头来,沉静漠然的眼睛现出柔和的光,“夏迟,同学。”

  “班长,你今天的演讲可真不错。”夏迟凝视着他的眼睛,只觉得他的眸光很温柔。

  “谢谢你。”

  苏砚一笑,那张清隽的脸庞就变得更加柔软起来。

  此时,缠绕在学校围墙栏杆上的牵牛花已经开始泛黄,尖细枝头随着风微微晃动。

  苏砚的眸光渐渐化作了一条绳子,围绕着夏迟,缠绕缠绕再缠绕,围成一个个圆圈,让她动弹不得,让她留在这里。

  她说一句“班长,你的演讲真不错。”那么,那些像“一脸穷酸样”这般恶意诋毁他的话,那些看不起他的人,他今天就不再追究了。

  因为心情好。

  只要有她在身边,看看地上的落叶也是极好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精致漂亮的锁骨处,又往下看到了她细细的腰。

  他突然想抱抱她,想拉一拉她白皙的小手,捏捏她的指骨。

  “夏迟,怎么不走啊?”

  时越吊儿郎当地站在夏迟身边,语调轻松地跟苏砚打了个招呼,“班长也在啊?”

  苏砚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垂了下眼皮,语气平静道:“嗯。”

  

瑬苏

时越:看上(那个妹子)了?   夏迟:???   夏迟:班长,你演讲的可真不错。   苏砚:谢谢。(啊啊啊,宝贝夸我了好开心,啊啊啊控制不了我上扬的嘴角。吸气,呼气,放松,一定要淡定。)   感谢阅读收藏!   各位读者小可爱的喜欢就是我创作的动力!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