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第30章 锁妖塔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姜琰珺 2097 2021-02-03 23:04:38

  叶天宁就是这样的性子,目下无尘,孤高自傲,见谁都要刺一刺,如果谁让她不痛快了,她一定会当场让人家难堪到死,然后她再拍拍屁股离开。

  萧觅儿道:“叶郡主左一个萧昀,右一个郎荡,如果说你没有点别的想法,恐怕大家也是不能信的。”

  萧觅儿说完,姜潼差点直接栽倒。

  这群弟子之间这么劲爆的吗?

  叶天宁立刻反击道:“别,可别扯上我,谁不知道你喜欢萧昀,郎荡喜欢你,姜潼喜欢郎荡,你们不清不楚的关系,我可跟你们不一样。”

  原本萧昀只是听着两个女孩子勾心斗角叽叽喳喳个没完比较烦,所以黑了脸。

  但现下突然听到叶天宁说姜潼喜欢郎荡,那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原本冷鸷的目光变的危险,甚至有一丝丝撕裂。

  姜潼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道,疼的她抬头:“哥哥?”

  萧昀看到姜潼小脸白白净净的,火气更大,甩开她的手别过脸去。

  郎世铎这时看不下去了:“哎呀我说你们两个干嘛啊,萧昀和姜潼好不容易和咱们聚聚,你们有什么好吵的,以和为贵嘛,大师兄还在呢。”

  甄少时无奈的笑了笑,这群孩子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萧觅儿也很会审时度势,见郎世铎有意岔开话题给她台阶,她也就顺势闭嘴了。

  可叶天宁并非如此,直接怼道:“郎荡,一个是喜欢你的,一个是你喜欢的,你当然都护着了,呵呵。”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听不出好赖话,属什么的呀?十二生肖之外的吧?”郎荡被一而再再而三戳中痛点,也不想给叶天宁面子了。

  都是九州各地的,谁怕谁啊,不服就刚。

  叶天宁道:“你什么意思?”

  郎荡冷笑:“我意思是你属驴的,油盐不进。”

  叶天宁当场炸毛:“郎世铎你别@*&×……唔?唔唔!”

  “唔……”

  说到一半,叶天宁突然不能口吐芬芳了。

  不止叶天宁,在场的所有人,除甄少时和萧昀之外,都不能说话了。

  甄少时原本就想开口制止,没想到萧昀比他先一步,还是用这种方式。

  “萧师弟?”

  萧昀冷着脸道:“我想提个意见,劳烦大师兄回去后转告给各班的夫子们。”

  甄少时垂了下眸子,耐着性子问:“萧师弟想说什么?”

  “玄岐固然注重猎妖师的修为,但品行更为重要,门规如果不熟的,回头多抄几遍就熟了。”

  甄少时僵了一瞬,随即明白过来,笑道:“萧师弟说的不错,这群孩子的确太任性了。”

  众人见萧昀无声无息的就封了所有人的嘴,而甄少时也只有附和的份,瞬间都安静了。

  叶天宁气的脸红到脖子,死死瞪着萧昀,却也无可奈何。

  姜潼摸了摸嘴上被封上的薄膜一样的东西,默不吱声。

  因为她其他的话都没听进去,关注点只在萧昀的修为上。羡慕,实名羡慕,什么时候她也可以拥有萧昀这样的修为啊。

  被封了嘴后,队伍的气氛变的安静且诡异,一路只听到大家的脚步声。

  “到了,这就是锁妖塔。”甄少时道。

  姜潼抬头,果然三十米开外,一座铁锈红塔身,宽七丈,高入云的锁妖塔出现在众人眼前。

  一层一层向上,每一层外都布满符纸和咒印,还有随风而荡的铜铃,令人望而生畏。

  甄少时回头对众人解释:“锁妖塔内并无实质性的妖,只有妖灵所化,几日前二师弟已带人将百种法器放进锁妖塔内,尔等进去后,寻找到自己的法器并让它认主,成功出来后,才可下山进行考评。”

  众人皆答了句“是”。

  甄少时缓缓抬手,并没听到他念任何法诀咒语,掌心无风自动,纯白的院服猎猎作响,一股淡紫色的气旋从甄少时右手凝结而出,迅速冲向锁妖塔。

  锁妖塔感受到强力,竟然隐隐的嘶嚎,随后在门口处,出现紫色的漩涡,门开了。

  “进去吧。”甄少时对众人作了请的动作。

  姜潼再尝试张嘴,发现萧昀已经把禁制解开了,立刻扯他衣袖:“哥哥,你也进去吗?”

  萧昀轻轻偏头:“嗯。”

  “可你也不需要法器……”姜潼声音渐弱,他进去干嘛呢?

  萧昀一本正经反驳:“谁说我不缺?我就是缺法器。”

  甄少时听他这话差点一头栽到旁边刚挖好的树坑里。

  萧昀缺法器?

  开什么玩笑……

  每次他从空间里拿法器出来的时候,掌门眼睛都亮了,萧昀什么时候缺玄岐的法器了。

  而且还是给新弟子们准备的。

  甄少时猜不透萧昀到底想干嘛。

  “好了,进去吧。这次的选择不仅仅是选法器,更是你们以后修行的选择,是剑修,符修,法修等,全看各位师弟师妹的造化了。”甄少时最后鼓励大家。

  姜潼一字一句的仔细听了,然后跟着众人进了锁妖塔。

  锁妖塔内分十二门,十二门内又有八门,进去后不久姜潼就和萧昀走散了。

  也可以说,是萧昀主动离开了姜潼。

  周围雾糟糟的,还有些发霉的气味。

  姜潼进了一层又一层的门,没觉得自己在往上走,可理智确确实实告诉她,她没在一楼。

  姜潼捏起掌心的雾气,警惕的边走边看四周,从她单独行动开始到现在,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就没再出现过任何声音。

  而她能做的也唯有靠着自己浅薄的修为来防身。

  突然一阵凉风拂过她的后颈,姜潼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灵敏如她,一瞬间感觉不对,锁妖塔全密闭式,哪里会有风?

  姜潼猛的回头,什么都没有,就是眼前有点发绿。

  “姜潼,你看什么呢?”萧昀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

  听到他的声音,姜潼一颗心才算落地,寻着他的方向急匆匆过去:“哥哥,你去哪了?”

  萧昀站在角落里,没动,只是脸上的神色十分诡异。

  就像努力维持平静,但又控制不住泄露真实情绪。

  姜潼走近,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萧昀怎么在……哭!?

  “哥哥,你怎么了,哭什么?!”

  她发誓,这一刻她宁可身边多几个妖怪或者鬼魂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也不想看到萧昀哭的梨花带雨这么惊悚的场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