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第16章 萧昀的身世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姜琰珺 2153 2021-01-20 22:19:59

  智丈立刻低头看看脚边的鞋,然后慢慢抬眼与出列的男孩对视,咬紧后槽牙:“是你的鞋啊。”

  男孩生的很是白净清秀,眉宇间透露着矜贵,只不过看起来十分顽皮,而且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十分不老实,反而会让人对他心生反感。

  “夫子好,我是梁州的郎氏,姓郎名荡字世铎。”郎荡进行一番自我介绍。

  原来是梁州的小少爷,夫子气焰立刻平息下去五分。

  “下次不要乱丢鞋,免得着凉。”智丈嘟嘟囔囔的把鞋还给了郎荡。

  “多谢夫子。”郎荡很给面子的躬身接受了智丈递过来的鞋。

  “噗……”

  “……”

  “……”

  姜潼揉揉皱巴巴的衣服,感觉夫子怪怪的。

  等大家重新坐下来后,姜潼才发现,郎荡就坐在自己斜后方。

  刚才太乱没注意到,现在班里的人倒是认了个齐全。

  姜潼听到后面有人在和郎荡说话:“少爷,这鞋脏了就换双新的,您怎么又穿上了。”

  郎荡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奶凶奶凶的,还带着无尽的委屈:“我哪有钱买新的啊?我在中州边藏的一整箱金银,也不知是哪个丧心病狂的给我挖走了!”

  嗯?

  中州边藏的金银?

  姜潼眨眨眼,脖子似乎都僵硬的咔咔直响。

  有点头皮发麻。

  不会这么巧吧。

  难道她和石见穿在萧昀默许下瓜分掉的树下的那箱金银,难不成是身后那个男孩郎荡的?

  “都说了别埋树下,中州边的那片林子也是过往行人的必经之路啊。”身后的声音还在继续。

  郎荡露出和善的微笑:“那本少爷也想不到有人经过的时候会没事闲的在树下刨坑玩。”

  “额……”侍从难以解释,只能道:“说不定有人看见了呢,所以我们下次藏体己钱的时候换个高点的地方……”

  越听越清晰,姜潼却不敢回头,甚至挠了挠凌乱的脑壳。

  好家伙,这才是人族所谓的冤家路窄吧。

  不过想让她把钱还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以后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弥补。

  “想什么呢?上课了!”代雯买买提戳了戳一脸做贼心虚的姜潼。

  姜潼这才发现智丈重新上了台上,而空降的萧觅儿被安排到了靠窗第一排,叶天宁被挤到了第二排,脸色黑如锅底,十分难看。

  不过她也没太过关注,因为接下来的课程更让她上心。

  既然叶天宁看不起她,她就偏偏要好好学,绝不会因为年纪是最小的就落后其他人。

  智丈夫子是入门基础课的夫子,站在这个课堂上也几十年了,讲起来几乎不用看课本,从姜国的开国历史讲到玄岐学院,字字珠玑,姜潼听的津津有味。

  九州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历经六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朝代更替,姜国更是统治了数千年,延续至今。

  而除人族外,还有妖族和灵族。

  几千年前妖族破结界入九州,大杀四方尸横遍野,人族奋起反抗,更有玄术与秘术逐渐出世,发展,成熟,只为制衡妖族。

  更让人敬畏的是神秘的灵族,灵为妖的天克之敌,被世人敬为灵神。

  只不过灵族过于神秘,数千年来见过灵的不过寥寥几人,而说到这里,夫子话锋一转,不得不提的就是萧昀的身世。

  荆州皇族诸侯王萧川,十年前在一次人与妖的大战中偶然遇见遗落人间的灵,并联手击退妖族。

  妖族偃旗息鼓,这些年也算安分。

  之后两人结识,相爱,轰动九州,更是生下混血萧昀,一时传为佳话,萧川的地位在皇帝心中更加重要。

  而令人不解的是,就当萧川准备迎萧昀母亲灵神为王妃之时,那女子却神秘消失了,而萧川对此也闭口不言。

  更令人震撼的是萧昀,天赋异禀,尚在襁褓之中便心智全开,可无视结界,在两界自由出入。

  会走便会秘术,三岁半拜入玄岐,修为迅速凌驾在所有弟子之上,这些年独自击退高阶妖兽也不在少数。

  无数人想从萧昀身上探寻灵界的秘密,可萧昀灵力之强岂容他人冒犯,有心人试探几次后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从此荆州萧昀便成了另一个不可代替的,击退妖族的希望。

  如今天下局势三族鼎立,姜国不断培养有天赋的猎妖师,还有朝廷的警惕,绝不能让妖族得逞,侵吞九州。

  “所以,我希望大家谨记玄岐门规,不论日后各位修习哪条路,修行如何,都不要忘了,今日入玄岐最重要的一条便是斩妖除魔,匡扶九州。”智丈夫子最后挥袖轻扫,淡淡的八个大字无端端出现在半空,看呆众人。

  “哇,原来夫子有修为的!”代雯惊讶出声。

  立刻招来叶天宁的一个白眼:“蠢死了,夫子在玄岐多少年,怎么不会?”

  代雯对她做了个鬼脸。

  叶天宁骄傲的扬起下颚,其实她想说的是,智丈这点小法术算的了什么,等她真正修习之后,凭她的天分,一定会成为最顶尖的猎妖师。

  姜潼垂下了头,理论好记,可是修行的话……

  她可是什么天赋都没有啊。

  ***

  第一天下学的早,结束了半天的课程,姜潼饿着肚子由石见穿接回了正阳峰。

  直到石见穿离开后,她才意识到自己一整天没吃过饭了,可刚才忘记和石见穿说。

  姜潼抱着背包,呆呆的站在小喷泉前,望着四百米园子那边的萧昀的殿宇,一瞬间十分寂寞。

  偌大的正阳峰只有四个人,闭关的师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萧昀,脚不沾地的石见穿,还有一个自闭饿肚子的她。

  姜潼想把一整天的事都分享给萧昀,可想到萧昀那张冷漠的脸,她就缩缩脖子,更何况今天还打架来着,还是别自己上赶着找骂了。

  这样想着,姜潼转身往自己的殿里走去。

  “回来了为什么不打招呼?”萧昀清冽的声音横空出现,还带了一丝丝不满。

  姜潼猛然停住脚步,难以置信的看着出现在脸前的萧昀,有点腿软。

  他房间不是在那边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门口……

  “哥哥,我怕打扰你休息。”不知怎么的,姜潼只要看到萧昀,就有点莫名心虚。

  萧昀上下扫了她一眼,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小脸,还有皱皱巴巴的院服。

  无一不在说明她今天过的很糟糕。

  姜潼被萧昀犀利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默默退后两步。

  “听说你今天跟人打架了?”

  

姜琰珺

我爱你们啊,喜欢的留个豆,或者评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