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第5章 她的秘密

她成了反派的小祖宗 姜琰珺 2207 2021-01-05 20:18:15

  岁岁就这样被石见穿抱出去又抱进屋。

  没费自己一点力气就走了小半个荆王宫。

  岁岁被石见穿放在梨花木椅子上,大大的椅子她坐在上面实在太空旷了,而且地上三个人都盯着她看。

  岁岁扭扭小屁股,被看的不自在,蜷起两条胖腿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倚在椅子背上,小大人的气势拿了个十足。

  不管怎么样,气势绝对不能输!

  萧川被这小丫头逗乐了,小奶团子似的,偏偏盘腿坐着,实在是好玩。

  萧川半生无女,只有儿子,所以看到小姑娘难免心生怜爱,站地上沉吟一下后,坐在岁岁旁边的椅子上。

  “现在可以说了,这孩子的来历。”萧川道。

  萧昀琢磨一下,向他娓娓道来。

  他当然不会笨到说自己偷了蛋逃回来,只是避重就轻的说了句在那边呆不习惯,所以回来了,岁岁只是路上碰巧捡的。

  萧川不断点头。

  小半个时辰后他已经掌握了目前的情况,心里竟然隐隐的生出一个想法。

  “这几天可有寻找她的父母?”萧川问。

  萧昀正了正神色,一本正经的回答:“找过了,也四处打听着,可……无人上门,也没有听说谁家丢了孩子。”

  虽说他讨厌岁岁,可在帮她找爹娘这件事上,萧昀格外热络。

  毕竟她走了,他的生活才可以重新走上正轨。

  没想到萧川哼了一声,明显对萧昀的做法很不屑。

  “怎么了父亲?”

  萧川道:“本王看你也是个聪明孩子,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为什么不直接问问她,不就一目了然了?”

  萧昀脸色黑了黑,他不是没问过,“那父亲自己问好了。”

  萧川对岁岁这个丫头还挺有眼缘的,当下也没理会萧昀的赌气,和颜悦色的扭脸到岁岁那边,道:“你叫岁岁?”

  岁岁见大爷居然跟自己说话,急忙盘紧自己的小胖腿,直了直并不存在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回答:“对呀!”

  “谁给你取的名字?”

  岁岁迅速伸出小胖手指着萧昀:“漂亮哥哥取的!”

  萧昀黑脸:……

  萧川瞪了萧昀一眼,人不大,主意倒不少。

  “那,你还记不记得你家在哪里,父母是谁?”萧川继续问。

  岁岁撅噘嘴,这个问题有点为难她哎。

  在她印象中,这里就是家,萧昀就是妈!

  见她发呆,萧川换了个思路问:“我的意思是,你记不记得以前生活的地方呀?”

  以前生活的地方?岁岁心里一亮!

  随后高高举起胖手:“记得!岁岁记得!”

  萧昀也意外了,她居然记得?

  “说说看。”萧川鼓励道。

  岁岁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混沌阶段的记忆,拼凑道:“我住在一个圆圆的白白的东西里,有一天啵的一下,我就出来啦!”

  “……”

  “……”

  “你在说些什么啊,听都听不懂。”一直在旁边静默的石见穿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虽然他知道二十岁的人吐槽一个四岁的小姑娘很没品,可他真的忍不住。

  萧川无奈叹口气,看着岁岁多了几分同情,看样子这孩子是真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得你父母吗?”

  父母?

  岁岁尚且懵懂,只能老实回答:“我没有父母。”

  没有父母?

  萧川心里更疼了。

  这小孩子是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大的刺激才沦落到今天这地步,若是岁岁亲爹亲娘看到了,心都要疼死。

  石见穿下意识接了一句:“你怎么会没父母呢?没父母你从蛋里蹦出来的啊!”

  萧昀莫名的眼皮一跳,看了石见穿一眼。

  石见穿也发觉诡异。

  萧昀丢了恐龙蛋的事至今是个谜,他突然接了这么句话,萧昀心里肯定不高兴。

  萧昀把目光挪回岁岁脸上,开始认真计较起来。

  萧川没把石见穿的话放心上,走到岁岁身边,掐着她腋下把她抱到怀里,小小的孩子肉乎乎软绵绵的,被他抱着也不哭闹,简直乖的不像话。

  萧川老爹心泛滥,忍不住亲近岁岁:“别担心,我会帮你找父母,如果找不到,你就在这里住下,这里是你家。”

  这话说的萧昀一阵恐惧。

  他爹这是哪根弦搭错了。

  岁岁看着萧川也觉得亲切的很,重重的点头。

  萧川笑呵呵的哄了岁岁一会,突然感觉不太对,这孩子身上,怎么若有若无的传来臭气呢。

  怕自己闻错,萧川又皱着眉头四处闻了闻。

  “父亲在闻什么?”萧昀问。

  萧川闻了一圈,确认了臭味还是从岁岁身上传来的。

  “你们多久没给她洗澡了?没人伺候?”说完,萧川凌厉的目光扫向门外。

  外面的宫人们立刻垂下头。

  虽然不是他们负责侍奉岁岁,但就怕老王爷发起火来殃及池鱼。

  萧昀当然不知道她洗不洗澡,只拿眼角瞥石见穿。

  石见穿立刻道:“洗啊!卑职把她交给李嬷嬷照顾,李嬷嬷很尽心的!”

  萧川依旧眉头拧紧,既然有人照顾,这孩子怎么还能臭呢。

  凑近她仔细闻闻,似乎是从脖子传来的。

  岁岁被闻的慌乱,这个大爷干嘛呀,属狗的吗?各种闻她。

  萧川把她放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研究起岁岁胖的好几层的脖子。

  掀开两层奶膘,萧川手指探了探,摸到了古怪。

  岁岁的脖子里,怎么会有硬硬的东西?

  萧昀和石见穿显然也发现不对,不由自主的围了过来。

  “父亲,怎么了?”

  萧川歪着头掀起一层层的膘,自言自语:“这孩子的脖子上有东西……”

  岁岁开始挣扎。

  被触碰的脖子好像有什么嵌进肉里似的,又痛又痒,且她十分抗拒萧川去探寻她的秘密。

  是本能。

  仿佛一旦被某个人掌握了,她的人生就会不受控制的做出某些改变,至于具体是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别动,你脖子上有东西,马上就好!”

  萧川也着急起来,一边怕伤着岁岁,一边也想知道一个孩子的脖子里,怎么会埋着东西。

  萧川很快摸到一层薄薄硬硬的异物。

  是什么?

  岁岁也不敢动了,像是被人掐住命脉,歪脖子瞪眼睛的僵住,在桌子上笔直笔直的站着,还站出了丁字步。

  “咔嚓”一声脆响。

  萧川不小心掰断了岁岁脖子上的东西。

  那声音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就像鸡蛋碎裂的声音。

  萧川很快把钳住岁岁的东西拿了下来。

  臭气立刻弥漫开。

  什么鬼,居然是奶黄色的蛋壳?!

  因为戴的久埋的深藏污纳垢才发臭。

  萧昀也看到了蛋壳。

  瞬间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口气凝在嗓子眼,手脚都冷了。

  萧川不认得那是什么,可他认得呀!

  

姜琰珺

小馄饨求豆子,呜呜呜(ฅ´ω`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