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司爷的小祖宗马甲又掉了

029:妥妥的妻管严

司爷的小祖宗马甲又掉了 眠眠又困了 1005 2020-11-30 13:07:25

  周以深找到一家云城最有名的火锅店。

  清一色八十年代的装修风格,袅袅雾气漂浮在空中,混着独特的牛油香味,令人胃口大开。

  三个人在包厢里坐下,周以深修长的手指在平板上滑来滑去,不时的询问两个人吃什么菜,最终,在点锅底时,不确定的看向司景鹤,“三哥,你确定不要鸳鸯锅?”

  司景鹤微微皱眉,“难道我现在说的是外星语,你听不懂?”

  周以深吃了瘪,选好牛油锅底后,瞥了一眼司景鹤,果断在辣度上选择重麻重辣!

  一切就绪后,他贼兮兮一笑,得意的哼起小曲儿来。

  司景鹤眯起眸子,一眼就看穿这小子心里在憋着坏,他想干嘛?

  很快,服务员就将涮菜和锅底端了上来,一开火,又麻又辣的气味便在包厢内蔓延开来……

  饶是温晚和周以深这么能吃辣的人,也忍不住打喷嚏。

  反观司景鹤,竟然能面色不动,还涮起了肥牛卷。

  第一口,竟然放在了温晚的碗里。

  温晚下意识的抿了抿唇,道了声谢谢,随后,把肥牛卷在香油里滚了滚,美滋滋的吃下。

  周医生报复性的夹了一大块肥牛卷,一边涮着一边啧啧感叹,“娶了媳妇忘了兄弟,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这还没把姑娘追到手呢,就这么献殷勤,以后要真是在一起了,岂不是妥妥的妻管严了?”

  温晚不经联想起司景鹤被老婆拎着耳朵,一副言听计从的场景……

  “咳……咳咳!”

  她一不小心,忽然被辣油呛到嗓子,咳得小脸通红。

  司景鹤抽出纸巾递给温晚,又赶紧倒了一杯冰梅汁,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看她喝下。

  好一会儿,温晚终于缓过来。

  她礼貌的说了声谢谢,抬头,扫向周以深的目光清冷似水,“周先生,我真的很不喜欢你把我和别人放在一起讨论。”

  “尤其,是以这样的方式。”

  周以深就觉得温晚很冷,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他撇了撇嘴,“你这丫头可真是翻脸不认人,我才给你拍下画,你现在就对我这么冷冰冰的!”

  这副过河拆桥的模样,好像似曾相识……

  周以深就看向坐在对面,吃的斯条慢理的男人,默默在心里小声逼逼:不愧是三哥看中的人,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司景鹤又给温晚涮了些毛肚,唇角勾着宠溺的笑,“你别搭理他,他和我们几个男人皮惯了,所以说话不经过大脑,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是我情绪不大好,你们别介意。”

  温晚并不是揪着不放的人,她之所以展露出不悦,实在是周以深一直把自己和司景鹤扯在一起。

  她心里很清楚,她和司景鹤不是一路的人,哪怕偶有交集,也注定不会有未来。

  所以,何必让司景鹤误会,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

  几个人心照不宣的撇开这个话题,又说说笑笑了起来。

  临近深夜,三个人终于吃饱喝足,开车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