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农家小女带系统

第五十四章 下村里买猪杂

重生农家小女带系统 楠楠回家了 2289 2021-05-10 09:00:00

  “大娘这话什么意思,我和罗大哥有婚约的事村里人都知道,大娘怎么还说出这样的话来。”甜甜说完把胳膊抽了出来,走到了林父的身旁。

  “爹,咱们赶紧走吧!”

  林父点了点头,满意的看了眼闺女,这丫头能明白过来就好,自己刚刚就怕她跟自己闹,还好闺女现在不喜欢那小子了。

  梁氏碰了一脸灰,脸瞬间就红了,瞪着眼睛看着甜甜没有好脸色道:“甜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和我家光耀的事谁不知道,你以为你现在这样还能嫁的出去吗?”

  “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就算嫁不出去我也不会嫁给你儿子那个渣男的,再说我清者自清,我和他又没有什么。”甜甜懒得和她过多争执,说完就坐上了牛车。

  林父见人都坐好了,没有理会梁氏,驾着牛车就走了。

  梁氏气的在后边直跺脚,但心里却还不肯放弃,娶了这丫头,自家就不差银子了,这件事得和儿子商量一番再说。

  媒婆见梁氏要走,急了,拉着梁氏的手:“嫂子刚刚说的还没给呢。”

  梁氏气笑了:“我让你给我办的事你都没给我办成,要钱,没有。”

  媒婆一听她想赖账,哪里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让走:“咋了,你这婆娘想赖账不成,我还今日告诉你了,你今日不给我钱,你儿子今后就别想再娶媳妇。”

  梁氏刚刚好气愤不已,一听这话冷静了下来,这媒婆的嘴那可是厉害的很,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要是她乱说一些儿子的坏话咋办。

  “嘿,好妹子,姐姐和你闹着玩呢!”梁氏立马放下了身段,笑着哄道,说完从衣服里摸出来一把铜板,递给了媒婆。

  媒婆接过钱冷哼了一声,小声咒骂着走了。

  梁氏看着离去的人,气的朝她的背影吐了口吐沫:“真是不要脸!”

  说完气呼呼的回家去了。

  梁氏回家就把这事跟林光耀说了一番,林光耀的黑那是黑了又黑。

  怎么也想不到,当日那个每日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女孩,竟然说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了。

  林光耀这一刻是真的慌了,这丫头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了,想到前些日子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是冷脸过去,一句话都不说,好像真的变了。

  “耀儿,你咋不说话,要不然你跟那丫头再说一下,好好哄一下她,就跟她说我之前不是那意思。”梁氏急着说道,这丫头莫不是在记恨自己对她出言不逊。

  可今日自己都低三下四的跟她说好话了,还要自己怎么样,真是个野丫头,没有一丝教养,等以后她进了自家家门,自己再教教她怎么做一个好媳妇。

  “娘,等明天早上我去找她一趟。”林光耀不相信曾经那么喜欢自己的女孩,突然之前就不喜欢自己了,如果是因为刘如嫣那件事她吃醋了,自己可以答应她不在于她来往了。

  但是自己身为男子,这辈子肯定不光她一个女人,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娶了她再说。

  梁氏听他这般说心安了不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下就不信那丫头还那么横,梁氏对于儿子那是很有信心的。

  甜甜到没有想到梁氏竟然有一天能上门跟自己提亲,上辈子自己去她家给她洗衣做饭百般讨好,都没能让她喜欢。

  后来自己与林光耀私自成亲,梁氏对自己还是冷冰冰的,一副自己污了她的眼睛,厌恶自己的很。

  这辈子自己倒是不招惹她们了,哪里想到梁氏竟然会亲自来提亲,甜甜靠在牛车上,闭着眼睛,这梁氏恐怕是看上了自己的房子了吧。

  哦,不,或着时自家的铺子吧,又或者是卤味配方吧!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可要空了,这辈子自己不报复她就是对她最大的容忍了,要是这女人再敢招惹自己一分,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到了镇上,林父就开始忙碌着卖卤味了,刚开门就排了不少人,林父在前边忙着也开心,这么多人,就是不少银子啊!

  一直到中午,人才陆续没了。

  林父坐到凳子上垂着自己的腰,累的很。

  “爹,附近的猪杂都被张屠夫给收走了,张屠夫抬高了价钱,一分钱也不愿意降。”林生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这下怎么办啊,这价格这么高,自家还赚啥钱啊!

  林父闻言眉头紧皱,这张屠夫真是欺人太甚啊!

  “田哥,这可如何是好,咱们的卤味只够今天卖了。”孙氏也是一脸急色,这张屠夫还真是卑鄙无耻啊!

  “爹,要不然咱们现在其他村子里收购好了,可以给他们涨一些价钱。”猪杂涨价是迟早的事,谁让这玩意卖的这么火。

  而且自家给钱公道,总比他们放家卖不出去臭掉好吧,这猪杂其他人都不知道怎么做,是不会去买的,也就自家买些。

  甜甜就不信这方圆几十里地,张屠夫都给收购了。

  “好,老大,你跟我一起。”林父起身喊着儿子一起出了门。

  俩人驾着牛车开始挨个村收购了。

  林父给的价格公道,一下午就买了一车子的。

  林生民看着一车的猪杂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看张屠夫这次咋办,自家就算不卖也不会买他家的猪杂的,真是不要脸的人。

  林父带着一车的猪杂回了镇上,俩人把猪杂给卸下了车,孙氏看着一车的猪杂乐了,这些可是能买到明天下午了。

  张屠夫在家守着一大堆的猪杂,就等着林友田一家上门收购了,就不信他不来买,不买看他挣什么。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影,张屠夫心里有些不安了,叫来儿子赶紧去镇上看一看怎么回事。

  张屠夫的儿子匆匆的走,匆匆的回:“爹,不好了,林伯家买过猪杂了,听说买了一车呢!

  那咱家的猪杂咋办,这么多还不得放坏了,这么多都浪费了。”

  张屠夫的儿子有些抱怨的说道,都怪爹,要不是他出的馊主意自家咋会剩这么多猪杂。

  不涨价卖出去自家也能赚个差价,这下好了,差价没有了,这还赔钱呢,真是不知道爹的脑子怎么想的。

  “浪费了就浪费了,我乐意,咋了,不还不服气你老子了。”张屠夫有些气恼,本身卖不出去砸手里心里就不怎么舒服,没想到儿子也开始看嫌弃自己了,张屠夫瞬间就恼了。

  “我没有,爹。”张老大连忙后退了几步,怕自家爹打自己,不过心里更是对张屠夫瞧不起的紧。

  有几个臭钱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爹能有今天还不是靠的娘,还不是姥爷把家里的生意交给他,他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张老大打心眼里看不起自家爹,人情世故不懂,干啥事都是随着自己的想法,除了会些表面功夫。

  对人家好,对自家人那是要多差就有多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