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056 叶老的师父(二更合一)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病娇猫娘 2010 2020-11-13 23:25:18

  不出所料,胡秀丽这边正在盘算该如何在接风宴上讨好王家。

  正巧国画大师叶老回京,飞机刚一落地,胡秀丽就急不可耐地将他接到容家,说要为他接风洗尘。

  “叶老,请喝茶。”

  容若提前将自己的画摆在客厅的茶几上,叶老堪堪坐定,刚端起茶杯,就注意到了茶几角摆着的画。

  视画如命的他忙又放下茶杯,赏起画来了:“不错,又进步了。”

  一旁斟茶的胡秀丽笑了笑:“叶老,您刚下飞机,先休息休息,别急着给她看画,每次给她改画您都分文不收,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她使了个眼色:“小若,快给叶老递茶。”

  容若作势要递,叶老忙摆了摆手:“我这人啊,一看到画就不渴也不饿了,千金易得,高山流水难求,小若可是我最得意的门生。”

  他端详着画中的山水,捋着胡须,啧啧称赞:“国画的精髓便是‘气韵’二字,气乃‘气骨’,韵乃‘神韵’,小若的画,最值得称赞的便是这神韵,简直活灵活现,只是这气骨……”

  见容若面色紧张,叶老笑言:“无妨无妨,女子作画,气骨方面较男子都会欠缺一些,一会儿我给你改改就好了。”

  胡秀丽有些惋惜:“难怪没见过女人能当上国画大师的。”

  叶老放下画,若有所思地道:“非也,我的师父就是女子,可她画中的铮铮气骨,连现在的我都自愧不如。”

  容若心比天高,十分自信地道:“只要师父您多多指点,我相信我也可以的。”

  叶老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多说什么,他不好意思打击爱徒的积极性,俗话说画如其人,气骨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而容若的天资嘛……

  胡秀丽见状又燃起了希望,她就知道,小若从小在国画方面就展露了极大的天赋,她恭维着:“能当叶老您的师父,一定相当厉害了。”

  想到师父短暂的一生,叶老略有些悲戚地点了点头:“说是师父,其实也只教了我一日,可仅仅一日的教诲,就让我有了如今的成就,师父造诣之高,可想而知。”

  叶老走后,容若专心改画:准备改好就拿去送给薄爷爷,反正薄爷爷也不知这画经叶老改过,只会以为是她一人所作,定会赞不绝口,说不定……连薄云礼也会对她刮目相看。

  正想着,胡秀丽端着一盘车厘子凑了过来,语气温柔道:“知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急着把叶老请来啊?”

  容若吃了一枚:“当然是为了帮我改画。”

  胡秀丽用纸接着容若吐出来的果核:“猜对了一半,过几天王东卿的爷爷回国,你爷爷的意思是让你把这画当作礼物,在接风宴上献给王老爷子。”

  “王爷爷?”容若拧了拧身子,老大不乐意:“我这画可是给薄爷爷画的!”

  胡秀丽语气有些讨好:“哎呀,这幅先送王老爷子,送薄家的可以再画嘛,你爸爸想跟王家合作,你爷爷打听到王老爷子也喜欢画,你这幅画对咱们家的生意至关重要。”

  容若捏着画,很舍不得:“生意上的事,爸爸跟王总谈不就行了吗?”

  “秀丽,这个孙女真是被你惯坏了!”随着一道苍老的男声响起,佣人将内室的帐帘撩起,容若的爷爷容盛铭拄着拐杖从里屋走了出来。

  容盛铭跟胡秀丽不同,对这个孙女一向严格,打容若出生起,他便尽心尽力的培养,将容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孙女身上。

  要说容若心比天高,完全是遗传了爷爷。

  容若最怕爷爷,捏着画,不敢多言。

  胡秀丽劝道:“小若,你听爷爷的,咱们这次可是跟苏家抢生意,你要不帮忙,那苏也就该得意了。那天叶老和你爷爷都会去,保准让你在接风宴上出尽风头!”

  胡秀丽十分了解女儿,她的话句句戳进容若心里。

  容若眼珠子转了转,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随即便点头答应了。

  容盛铭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他早就打听过了,王总虽说是王氏集团的董事长,但实权一直还捏在王老爷子手上。

  说起王老爷子的喜好,不得不提起当年他在一个拍卖会上曾为了一幅国画跟薄家老爷子挣得火药味十足,最终铩羽而归。

  容盛铭老谋深算道:“苏家有技术,咱们容家有价格优势,现在就看谁能讨王老爷子欢心了……小若,这几天专心改画,别让爷爷失望。”

  小若画得这般好,连叶老都赞不绝口,王老爷子就更不用说了。

  容盛铭冷笑一声,结局显而易见,无需多说。

  当年幸得高人指点打垮了苏宸硕,没想到现在苏锦阳还想兴风作浪。

  容盛铭丝毫不觉得理亏,反正该死的都死绝了,当年的事盖棺定论,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

  翌日,早上8点。

  正是京都一中上早自习的时间。

  章光丘趴在后门悄咪咪地向教室内巡视,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苏也。

  她后背挺得笔直,坐姿端正,跟其他歪七扭八的学生形成了鲜明对比。

  章光丘点点头,孺子可教,他伸着脖子想看看苏也是在看书还是做习题。

  可下一秒,他就惊呆了!

  苏也既没看书也没做习题,而是在看手机!

  她不藏着也不掖着,直接将手机立在手机支架上,看得明目张胆。

  章光丘忍无可忍,直接冲进教室。

  后排正在抄作业的男生们见班主任突然冲进来,吓到差点去世。

  后发现班主任直直地朝苏也去了,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纷纷将合上的作业本又重新翻开,偷摸朝苏也的方向瞄着,好久没看见苏也挨骂了,好激动。

  苏也倒是不慌也不忙,见章光丘伸手过来,直接从桌洞里拿出一个牛皮纸包,塞进他手里。

  低声道:“昨天答应你的药,这是一周的量,以后每周一来我这儿取,根据发量变化我会调整药方。”

病娇猫娘

告诉仙女们一个好消息,下周二—四这三天会连续加更三天哦,谢谢宝贝们这段的打赏、评论、追读。宝贝们越活跃,加更的机会就会越多~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