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037 是我心急了(二更合一)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病娇猫娘 2014 2020-11-02 23:08:37

  祁屿颇为自信地看向薄云礼:“云礼哥,我听父亲说,祁氏和薄氏的合作,你还一直没有松口,一会儿你要是有空的话,我可以去书房找你详谈……”

  刚刚见识过自己的投资天赋,这下薄云礼能放心跟祁氏合作了吧?

  可他说了半天,薄云礼不仅没有回复,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顺着薄云礼的视线,祁屿发现他看得,竟然是苏也?

  其实连薄云礼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已经看苏也好一会儿了,眸光清冷的像被吹散的雾。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她惊呼30万的时候吧。

  陆文彬和林盏都曾帮他调查过苏也,所以他自然知道苏也曾经多么疯狂的追过祁屿。

  虽然祁家在京都也算得上是名流,但薄云礼对这个人并无任何印象。

  刚刚入座时,他目光若有似无的在祁屿身上扫了一圈。

  一般,太一般了。

  若是跟自己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云礼哥?”祁屿又叫了一声。

  薄云礼这才收回视线,重新握了握手上的餐刀,面色如常道:“今天不谈公事。”

  祁屿一脸的骄傲突然僵住。

  被、被拒绝了?

  他们刚刚在前院跟大佬巨鳄们谈的不都是公事吗?怎么到他这儿就不谈了?不应该啊?

  “云礼哥,我们祁氏真的很有诚意……”

  薄云礼语气愈发冷了:“我的话,从不说第二遍。”

  一股威压袭来,祁屿瞬间禁声,备受打击地垂着头,握着餐刀的手紧了紧。

  薄云礼又貌似随意地看了眼苏也,见她早已将注意力放在佣人新上的佳肴之上,对于祁屿此刻的窘迫处境没有任何反应,丝毫不替他担心。

  男人好看的薄唇极不明显的勾了勾。

  自从祁屿今天来到这儿,就接二连三的碰壁,容若真的有点后悔和他一起来了。

  她揪着祁屿的衣角摇了摇,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提醒道:“云礼哥今天心情不太好,要放在平时,他肯定不会这么不给你面子的。”

  “心情不好?”祁屿回了她一道疑惑的眼神。

  容若朝苏也的方向指了指:“你看,他今天一直跟苏也坐在一起,之前苏也做了什么你也知道,可现在他还得在薄爷爷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心情肯定好不了。”

  经提醒,祁屿这才想起来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如果他能当着大家的面跟薄老爷子道出实情,帮薄云礼摆脱掉这个疯女人,薄云礼一定会感激他的,到时候还怕没有合作?

  “薄爷爷,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件事想告诉您。”

  祁屿鼓足勇气开口的时候,薄湛正在给苏也夹菜,闻言看了他一眼。

  祁屿有些激动道:“您被苏也骗了!其实云礼哥早就跟她退婚了!”

  听到“退婚”二字,薄湛执着餐具的手陡然一震。

  与此同时,薄云礼将冰冷彻骨的目光投向祁屿,那震慑力十足的警告,让祁屿突然就想退缩了。

  可下一秒,当他想到薄云礼因为苏也才迁怒到自己,心中对苏也的厌恶直接攀到顶峰。

  他苦口婆心地看向薄云礼:“云礼哥,只要让薄爷爷知道苏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定不会怪你退婚的!你大人有大量不说,我帮你说!”

  薄湛看向祁屿的眸子瞬间变得戾气十足:“你到底在说什么?”

  祁屿直直指向苏也,当机立断道:“薄爷爷,这个苏也,为了能让自己上位,不惜用卑劣手段给云礼哥下药!”

  他看了圈震惊不已的众人,补充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下药?片刻诡异的静默后,太太们齐齐看向丑闻的当事人苏也。

  怎么也没想到,来参加老爷子的寿宴,竟能听到这么大一瓜!

  可出乎意料的是,苏也神情淡定到仿佛祁屿说得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就连受害者薄云礼也是一脸轻松,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

  唯有薄湛,面色凝重了许多,往日的慈爱荡然无存,冷冷看向薄云礼:“他说的是真的?”

  一时间,空气直接凝固成冰。

  太太们赶紧打着圆场:“老爷子,您千万别生气,身子要紧。”

  容若也见缝插针道:“也也,这件事毕竟是你做错了,你快跟薄爷爷解释解释。”

  苏也无语地朝这个二货看了一眼,原来那天在苏家大院里,她跟胡秀丽嘀嘀咕咕就是在盘算这事,真让人失望。

  本以为今天她爷爷容盛铭也能来,可惜了,跟这些孙子们玩真没意思,苏也丝毫提不起兴致。

  薄湛的病好不容易见好,这帮人挑这个时间兴风作浪,简直是太蠢了,这事根本用不着她出手,某人比她更担心薄湛的病情。

  想罢,她便朝薄云礼使了个颜色,薄云礼轻叹一声,掀着眼皮看向祁屿,神色不耐道:“你说苏也下药,你看见了?”

  祁屿微微怔了怔:“云礼哥,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她下没下药,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而且皇家会所的服务员都看到苏也哭着跑出去,还看到你……”

  祁屿顾及今天的场合,尽量将当时的画面描述的得体一些,但即便如此,太太们还是听的又热又燥。

  薄湛大手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祁屿顿时吓得瑟缩。

  “云礼,也也,你们那天去没去皇家会所?”

  薄云礼回地坦然:“去了。”

  薄湛揪着心口,语速缓缓:“这么说,服务员看到的也都是真的,也也你真的……”

  “服务员看到的是真的”,没等他说完,薄云礼便直接打断了:“但是……”

  But?

  一席人纷纷看向薄云礼,连苏也也有些好奇,他到底能用什么幌子把事情遮掩过去,好让薄湛宽心。

  薄云礼唇齿动了动,噙着寒冰的眸子里流淌着一丝无奈,下一秒,嗓音低冷的开口道:

  “但是,苏也并没有给我下药,那天,是我有些心急了……”

  他轻咳一声,继续道:“苏也哭着跑出去是因为……她还没做好准备……”

病娇猫娘

今天依然是二更合一哈,剧情比较紧凑,就不分开发啦~   心急了?   心急了??   心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