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顶流大佬又来逼婚了

第34章 亲自煮面

顶流大佬又来逼婚了 于鹿yulu 2849 2020-10-01 15:38:13

  好在几人运气不赖,在顾妱手中这根火柴燃尽之前,他们顺利到达了距离最近的房间。

  “哎,那里面还有盏没熄的烛台!”陆馨宁一进来便眼尖地看见房间角落的梳妆台上摆着个烛台,顿时惊喜地低呼一声,想也没想便快步走上前。

  顾妱闻言愣住,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之前在戏台后的休息室里,她和孙胜光闲聊了一阵,才知道之前韩熠飞叫他们去前厅集合时,他们几人都还在熟睡中,是扮成鬼的NPC把他们叫醒的。走之前,那些NPC不仅故意把所有房间里的火光都给熄灭了,还不让他们自己拿烛台,简直是不给他们留一丝余地。

  可现在这间房里却如此诡异地出现了一盏亮着的烛台,而且位置还如此隐蔽......

  有人比他们先一步进了这间房,而且说不定此时就藏在某个角落里!

  顾妱急急转身,可“不要去拿”才刚刚开口,便被陆馨宁的一声尖叫打断。

  “啊——!!!”

  众人闻声看去,当看清那边情形时都是大惊失色,黄奕夫赶紧拉着裴烬一路往后退,孙胜光更是直接被吓得窜出了房间,嘴里呼呼哈嘿地喊着什么,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摆。

  便见从那盏烛台后,竟缓缓出现一张人脸,煞白的脸,流泪的眼睛,笑容浮夸而诡异,直勾勾地盯着众人。

  这一幕,竟如此的似曾相识。

  顾妱无奈地扶额,上前将被吓得瘫软在地上的陆馨宁扶起,同时对那张“鬼”脸道:“韩熠飞,同样的把戏玩两次,小心挨揍哦。”

  一听见这个名字,陆馨宁立马睁开了眼睛,仔细地打量那张鬼脸,顿时怒喝一声,上前一拳锤在韩熠飞的肩膀上,“好啊,你之前把我从梦里叫醒,现在还躲在这里吓我!看我今天不揍死你!”

  “姐!姐饶命!”韩熠飞笑嘻嘻地站起身子,拦住她的手,卖乖道,“我不知道是你嘛,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吓你的!而且你看,我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说着还一把抹去脸上的那两行泪,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看着陆馨宁。

  之前被吓飞的孙胜光又摸摸索索地回来了,听到这话才终于放下心来,好奇地问道:“小韩你恢复正常了?之前是咋回事?怎么你变得那么奇奇怪怪的?”

  韩熠飞无奈地耸肩,解释道:“我也不想啊,谁叫我是第一个死的,死后被金府管家的冤魂给附身,唯一的任务就是将金大少爷和大少夫人给杀了,所以才整出那么多幺蛾子。可是现在我自己的灵魂又回来了,虽然我现在是个鬼,但我可是好鬼,不仅不会伤害你们,还给你们带来了情报呢!”

  一听到情报二字,顾妱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什么情报?”

  “是这样的,金府的管家为金府付出了半辈子,可最后金老爷却并未给予他应得的回报,所以他伪造了一份假的遗嘱,并且和金老爷一起被烧死在了大火中。管家心有怨恨,死后成了冤魂,发誓要灭了金府上下,这场婚礼就是他设下的一个陷阱。假如明天正午的活祭仪式开始,那么到时我们在场所有活人的灵魂都会被吞噬,永远被困在金府,永世不得超生。”他拉过椅子在桌边坐下,细细道来,“可假如你们能够在仪式开始前找到藏在金老爷生前书房内的真正遗嘱,揭穿管家的阴谋,那你们便可以活下去。”

  他喝了口茶润嗓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噢对了,因为金老爷生前非常信佛,请大师在金府所有的卧房内都画了符,所以我自己的灵魂才能回到肉身,外面那些鬼也不敢进来,你们可以放心休息。”

  听到最后这句话,众人都不由放松下来,陆馨宁更是长吁了口气,瘫软在椅子上,“早说嘛,害得我一直紧张到现在......”

  一直没说话的裴烬这时开口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既然这里很安全,那我们就赶紧各自回房间休息吧,明天还有重要任务要做。”

  众人闻言纷纷附议,将这里留给韩熠飞后其他人便靠着烛台的灯回了别的房间。

  *

  顾妱和陆馨宁两人再次躺回了原先的床上,但因为之前连番的几次惊吓和刺激,此刻两人虽然又困又累,但不知为何都有些睡不着,便索性睁眼看着天花板聊天。

  “妱妱,”陆馨宁轻声开口,“你和裴老师以前认识吗?”

  顾妱疑惑地偏头看她一眼,思索了会后回答道:“我认识他,不过他应该不知道我,所以这应该算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们之间很有默契啊,配合得很好,”陆馨宁掩唇打了个哈欠,“而且都很冷静,感觉什么也不怕一样,让人很有安心感。”

  顾妱闻言轻轻笑了声,“谢谢,睡吧。”

  “好,晚安。”

  烛火摇曳,一夜无梦。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将顾妱唤醒。

  她坐起身看了眼身旁睡得四仰八叉的陆馨宁,下床开门,惊讶地看见门口居然站着裴烬,他手里还捧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

  “裴老师早上好,您这是?”她不解地眨眨眼睛。

  裴烬将托盘往她面前递了递,言简意赅地答道:“之前我和孙胜光一起去厨房碰碰运气,发现了一些面条,趁着那些鬼还没出现就煮了几碗。”

  “那这些...都是裴老师您亲自煮的?”顾妱闻言眸中一亮,赶紧上前半步接过托盘。

  裴烬垂眸看了眼那两碗面,目光平静无波,实际内心已经悄悄打起了鼓,淡声道:“嗯,昨天中午吃饭时你说你不爱吃生姜,所以左边这碗里特意没放姜丝。”

  顾妱闻言顿时心里一阵美滋滋,抬眸和他对视,不由自主弯起唇角,笑道:“谢谢裴老师,辛苦你了!”

  裴烬颔首,“不客气,你们收拾好了之后直接去韩熠飞的房间集合。”

  “嗯,再见裴老师!”

  待看着裴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顾妱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间,却猝不及防撞上陆馨宁戏谑的眼神。

  “馨宁,怎么了?”她轻咳一声,赶紧收敛起脸上的笑。

  陆馨宁的目光在顾妱和她手上端着的面上转了一圈,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快洗漱后吃面吧,别让其他人等太久了。”

  顾妱:???

  *

  等六人全部集合后,那些打扮成丫鬟小厮模样的鬼也出现了,个个煞白着脸在金府里缓慢地行动,像是在还原生前的场景一般,他们有的捧着茶盏,有的端着脸盆,顾妱甚至还看到有个厨娘打扮的鬼拿着锅铲到处走。

  今天的天气也格外应景,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天空灰蒙蒙的,有些压抑的阴沉,和昨天的艳阳高照形成鲜明的对比。再加上节目组还特意在金府各处藏了制冷制雾的机器,不时还来点恐怖片同款的阴风音效,愈发显得阴森诡异,哪怕现在是大白天,也不由让人起一身起鸡皮疙瘩,生怕从哪个角落里会突然冒出来个不明生物。

  “现在外面全是鬼,而且应该知道我们都躲在这里面,大多都围着这边转悠。”黄亦夫扒开窗户的缝小心地打量着外头的情形,“他们的数量比我们只多不少,我们要是这样出去,肯定会被围住......”

  裴烬沉思片刻,看向众人,“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从这里去往金老爷书房的路只有一条,但这时候肯定都被鬼占满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人先出去引开他们,其他人才有机会进书房拿遗嘱。”

  众人闻言沉默了一瞬,最后还是孙胜光从座位上站起来,拍着胸脯毛遂自荐道:“我来吧,我跑得最快,最不容易被鬼捉到,说不定引开他们后还能来得及跑回来躲着,你们只要记得拿到遗嘱后把我给救回来就行!”

  陆馨宁见状不由对他竖起大拇指,“孙胜光,看来是我看错你了,虽然你和我一样胆小,但是你这勇气实在可嘉,我以后再也不怀疑你是凶手了,真的!”

  孙胜光嘿嘿一笑,挺起胸膛,故作帅气地往后甩了甩自己的头发,两指并拢靠在额前往前一挥,“那我出发了,如果我牺牲,请记住我!”

  然而就在他转身要推门走出去时,顾妱却突然福至心灵,“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等等!我还有个办法!”

  

于鹿yulu

今天的加更在晚上六点前会全部更完,大家可以到时候一起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