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顶流大佬又来逼婚了

第33章 意外牵手

顶流大佬又来逼婚了 于鹿yulu 3161 2020-10-01 14:25:22

  “活祭?!”

  这不就是要让他们死么?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却听韩熠飞继续道:“来人呐,将大少爷和大少夫人一同送入洞房!”

  见那些丫鬟都看着自己,还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顾妱坐不住了,下意识转头望向裴烬:“裴老师,这下该怎么办?”

  裴烬眉心微拢,眼神快速在这些慢慢靠近的人身上扫过,突然朗声道:“等等,我还有一事!”

  众人见此纷纷停下脚步,都将目光投向裴烬身上。

  他清了清嗓子,边对黄亦夫使眼色边继续道:“听闻黄先生才华横溢,学识非一般人,所著诗集颇受欢迎,先前便说要在我大婚之日送上一份大礼,不知现在可否让我们大家都开开眼?”

  黄亦夫闻言一怔,随后立马反应了过来,上前一步,对坐在对面不敢动弹的陆馨宁和孙胜光两人道:“大少爷说的没错,但这份礼物比较特殊,还需要馨宁小姐和孙先生来帮助我才行,二位——”

  他话音未落,陆馨宁便率先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一鼓作气窜到顾妱身边,紧紧箍住她的手臂,小脸煞白一片,抖着声音问:“妱妱,小韩刚刚那些话的意思,是说他们都不是活人,还要我们也跟着他们一起去死...对吗?”

  顾妱轻轻颔首,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陆馨宁身上,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转身靠近裴烬,踮脚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见他明白过来后便将手里的烛台交到他手里。

  这时孙胜光也绕过其他的宾客赶到了几人身边,裴烬见人员到齐,借着喜服袖子的遮挡用手快速指了指两边偏厅的方向,和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道:“跑!”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向右边的偏厅门跑去,身后紧跟着黄亦夫。

  顾妱也早有准备,在裴烬话音刚落的瞬间便一把抄过距离自己这边最近的一盏烛台,拉上陆馨宁往左边的门口而去,身后还跟着懵逼了一秒后才反应过来的孙胜光,好在他腿长,很快便赶上了两人。

  前厅里的下人们见几人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了,纷纷发出愤怒的大叫,在韩熠飞的带领下分成两拨人追捕他们。

  整个金府瞬间陷入黑暗的混乱之中,脚步声、尖叫声、嘶吼声混杂在一起,紧张与恐惧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宅院的上空。

  顾妱白天就走过了一遍,刚才在跟着裴烬过来的时候也默默记下了地形,带着陆馨宁和孙胜光在金府的后花园里左弯右绕了半天才找到了个暂时藏身之地,成功甩掉了那群不断嘶吼喊叫的丫鬟小厮。

  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慢慢从花坛里冒出头,用之前从地底密室里顺来的火柴重新点燃了蜡烛,手掌稍微拢着烛光,低声道:“馨宁,孙老师,可以出来了。”

  话落,两个脑袋便分别从旁边的两个花坛里冒了出来,陆馨宁抖了抖掉进自己衣服里的树叶,小碎步走上前,继续黏在顾妱身边,一边左右四顾一边用气音问她:“妱妱,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戏台。”顾妱放轻脚步慢慢前进,闻言解释道,“下午在后院里看完戏回房的时候,我中途回了下头,就看见那个扮演祝英台的演员在向我发出警告,所以我推测,他们应该和我们一样都是活人。”

  “虽然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不在那里,但戏台后有个休息室,我们可以去那里暂时休息。之前我也和裴老师说好了,分头行动引开那群NPC,到时候再在戏台集合......”

  孙胜光走在最后头,闻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吁出一口气:“果然这种节目光有蛮力是不行的,还是要靠胆子大,一看你这么冷静镇定我就放心了。顾妱,这一期我就跟着你了!”

  顾妱无奈地半开玩笑地道:“行,我罩着你。”

  陆馨宁闻言赶紧将脑袋凑到顾妱耳朵边上:“妱妱,我们之前在餐厅里可就说好了的,先来后到,所以你一定要先保护我,必要的时候也要懂得舍车保帅啊!我们两个唯二的女嘉宾,一定要一起活到最后!”

  “顾妱,你别听她的,我的战斗力比她强,还能帮你暴力拆锁,舍车保帅那也是保我!”孙胜光赶紧给自己拉票。

  “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头号嫌疑人,说不定你就是想取得妱妱的信任,再把我们现在最强战力之一给干掉!”

  “我...我真不是!”

  “呵,哪个凶手会自己承认的,孙老师你就别装了,我可是时刻防着你呢!”

  听着两人这你一言我一语的拌嘴,顾妱真是哭笑不得,一边警惕着会不会危险出现一边按着记忆中的路线摸向后院的方向,虽然中间险些遇到了几个游荡的NPC,但好在最后还是顺利到达了戏台。

  只是当三人好不容易找到休息室之后,却发现这里面不仅没见着活人,甚至连个能正经休息的地方都没有,就是个不足五平方米的小空间,凌乱地摆放着一些道具服饰和小木凳。

  三人各自找了位置,顾妱则坐在靠门口的地方,打开木门的一条小缝,仔细盯着外头的情况。

  可直到夜越来越深,陆馨宁的哈欠都快要传染到顾妱身上了,裴烬和黄亦夫两人却始终未出现。

  孙胜光不安地在休息室里踱着步,担忧地道:“他们还没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我们这里又没法睡...这可咋办?”

  顾妱也有些焦急,她看了眼脑袋靠在墙上困得眼皮子不住打架的陆馨宁,一咬牙,果断站起身,“裴老师他们应该是被困在哪个地方了,我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只能放弃他们,回房间吧。”

  一听到要走,陆馨宁立马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后赞同道:“我也觉得该回房间,节目组应该不至于这么坑,连觉都不让我们好好睡。”

  做好决定后,三人便不再磨叽,由顾妱打头,孙胜光殿后,推开门走出休息室,蹑手蹑脚地往各自房间的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终于好不容易靠近时,从拐角处突然冒出一阵诡异的凉风,“呼”地一声响,把顾妱手里的蜡烛给吹灭了。

  “啊——!”

  “谁!谁在摸我!”

  烛光熄灭,四周瞬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一声尖叫将原本有序前进的队伍彻底打散,陆馨宁害怕得下意识紧闭眼睛,死死抱住顾妱的手臂,将脸埋在她的衣服里无语伦次地哀嚎,孙胜光则直接在原地一窜三米高,边扑腾边往后退,嘴里还大叫着:“刚刚有人摸我!真的有人摸我!”

  顾妱:“......”

  “别慌,只是个吓人的机关而已。”她默默扯了一把自己快被陆馨宁拉开的衣领,弯腰将刚才被孙胜光无意间打落在地的烛台捡起来,手指一摸才发现里头居然空了,顿时无奈道:“完了,蜡烛也掉了,现在咱们真的只能摸黑前进了......”

  可她话音还未落,一道压低的男声却突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顾妱?”

  顾妱一惊,下意识转过头,轻轻眯起眼睛,借着外头微弱的月光看清了说话的人,“裴老师?!”

  “嘘——”裴烬循着声音从一旁走过来,身后还跟着黄亦夫,低声道:“这边有几个鬼,我和亦夫哥一直被困在这个院子里,刚才听到你们的声音才赶过来。对了,戏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戏台那边没有鬼,但也没有休息的地方,我们今晚还是只能在房间里休息。”顾妱言简意赅地答道,“对了,你们的蜡烛呢?”

  “逃跑的时候掉了,”黄亦夫接道,“咱们现在还是先想办法进房间吧,我都快困死了。”

  “可是这里什么都看不见,还随时会有鬼出现,要怎么走啊...”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根火柴,应该可以烧一会儿,但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咱们走到房间......”顾妱摸出火柴盒晃了晃,有些担忧地蹙起眉。

  “要不这样吧,我们派一个胆大的人拿着火柴走在最前面,后面的人手牵着手排成一列摸着墙走,这样大家既不会走散也不会发生意外,只要第一个人找准了房间的方向,后面的人就算没有光也能一个接一个地被带进去,你们觉得怎么样?”孙胜光提出意见。

  “可以,刚好火柴在我这,我来当第一个。”顾妱赞同地颔首。

  见其他人也都同意了这个提议,顾妱二话不说便拉过自己身旁人的手。

  她下意识以为是陆馨宁,可直到紧紧牵住了才猛然反应过来。

  等等,为什么这么大......

  不对,这明明是个男人的手!不过这熟悉的微凉触感......

  顾妱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裴烬的名字,心跳猛地快了一拍,理智告诉她要赶紧撒手,可身体却不受大脑控制,甚至还没忍住用指腹轻轻蹭了蹭他的手背。

  哎,裴烬的皮肤好滑啊......

  与此同时的裴烬也反应了过来牵住自己的人是谁,条件反射地快速眨了眨眼,脸上闪过紧张的神色,却又极快地被他掩盖住,若无其事地继续让她牵着。

  然而就在此时。

  “妱妱呢妱妱呢!我要跟着妱妱!”

  随着这句话,陆馨宁的小手便突然插了进来,一把将顾妱的手给抓到了自己怀里。

  感受到瞬间变空的手心,裴烬微怔,随后默默绷紧唇瓣。

  “啧,想把这个陆馨宁弄走。”

  

于鹿yulu

国庆加更第二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