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系统被迫营业

第五十五章

系统被迫营业 清风和日 5143 2020-11-30 17:16:00

  只剩下他皮鞋踏在地砖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仿佛千斤顶一样重重地压在他们心上。

  其他三位舍友互相看了他一眼,互相推搡地站在了一起,相较于他周围高冷的气场,他们三个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他,只见站在中间的男孩,露出了阳光的笑容,“顾漆,咱们的漆神回来干嘛?”

  说完,他就后悔了,他这是问的什么问题,这不是他们四个人的宿舍吗?

  “我的宿舍,”顾漆闻言,本来垂着的双眸忽然抬起,黑白分明,唇角上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声音清清淡淡的,“回来需要理由吗?”

  瞧,他问的蠢问题,男孩在右边同伴的推搡下露出一抹惨笑。

  “凉良,你问得什么,正常人会这么问吗?!简直太没面子了!”

  “没有没有。”凉良哈哈笑了两声,双手摊了摊,耸肩,“您请,您请。”

  他们三人有很大的差别,在性格上,右边的男孩叫寸言,平时完全是个高冷痞气十足的人,一般情况或在一般人面前,他都不会有太多的废话,中间的男孩叫凉良,如外型,阳光帅气大男孩,平时在宿舍属于沙雕型,众所周知沙雕是会传染的,最左边的男孩叫徐正晴,正统学霸,内向安静,多数时间都在学习,以保证凭学习碾压众人。

  顾漆看着他们,眸色漆黑,修长好看的手指微微弯曲。

  “咕咚!”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凉良大口地咽了咽口水,看了其他两个明显不想出面的舍友,只好拉出一抹尴尬的笑,“哈哈,是什么风劳您大驾来了宿舍?”

  “什么事,你们不清楚?”顾漆闻言,唇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声音清清冷冷的,刹那间听,听不出怒意,仔细回味之后才发现里面暗藏怒意。

  “我们,哈哈,我们怎么能知道?”感受到他周身越来越冰冷的气息,凉良本能地想要稳住他,“顾漆,顾爷,你看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如喝杯茶慢慢说?”

  看他狗腿的模样,寸言和徐正晴互相看了一眼,略带鄙夷地走开了。

  “不用。”顾漆略微抬眸,目光幽幽,“圈里的事情,我需要你们给一个答复。”

  听到他这样说,寸言和凉良都愣了神,呆呆地看着他,目光单纯而好奇,唯独徐正晴听到他这样说,写字的手微微一顿,不着痕迹地关了电脑。

  “圈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凉良惊愕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道。

  一旁,寸言也停下了手里的活,目光淡淡中带着一抹好奇。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安静味道。

  顾漆冷冷地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等了许久,不见他回答,他们便收回了目光,他们懂的,某人的自尊心比天还高。

  “哦,难道是最近一直在传的你失误的那件事情?”猛然间,凉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亮了亮,就又转入了疑惑,“可是,这和你回来了有什么关系?”

  徐正晴一直在注意他们,听到凉良这样说,握笔的手不禁紧了紧。

  “不是。”顾漆抿唇,给了他们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那……是因为什么?”凉良闻言,不禁感到犯难,他不大的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件事,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事情能劳烦他亲自跑一趟?

  寸言对此,也是笑了笑,戴上耳机,开始专心打游戏,从小他就对枪械特别感兴趣,当初他初出茅庐,难得宿舍有大神,为了提高技术,他还特地向顾漆请教过问题,虽然他给他写了答案,但在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了交集,属于交情浅的塑料兄弟情,就也不再理会了相较于他们的心安理得,徐正晴才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学习,谁知从顾漆口中听到了那个平时离他很近的名字,有她在,第一都是她的。

  “程敏。”抬起面无表情,双眸漆黑无比,淡淡的口吻中带着认真的眸色。

  “她?”凉良听到这个名字,目瞪口呆,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不禁怀疑地摸了摸后颈,“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她被人黑了。”顾漆闻言,神色依旧淡淡的,好看的手指微微弯曲,拿出一部黑色手机,放在他面前。

  “嗯,什么?”对于他迷一样的态度,凉良感到疑惑,他可不敢随便碰他的东西,还记得上次,他不小心碰了碰他的床单,一分钟后,他就让人把整张床的东西都换了一下,而且还把那张床单送给了他。

  凉良微笑,当时他还是个新生,对于舍友这么兴师动众的动作,可真是吓得不轻。

  “看。”顾漆微微颔首,唇瓣微张,从里面吐出一个冰冷的字。

  “……”这次可是你叫我看的。凉良挑眉,假装不在意地拿起了手机,看着上面的内容,本来漫不经心的神色瞬间变得惊讶无比,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这么操作?

  想着,他朝着其他两个人看了看,面露疑惑,一个是北极来的,对所有的事情都冷淡的要死,可能不可能,另一个是路边的含羞草,一碰就害羞了,自然也不可能是他做的,至于他自己就更不可能了,他与程敏无冤无仇的,怎么可能呢?

  看来,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说不定是其他寝室的人冒充他们?凉良托腮沉思,一不留神对上顾漆好看的眸子,心里“咯噔”一声漏了一拍,微笑地递上手机,“会不会是搞错了呢,我们不是这样的人。”

  “没有。”顾漆拿过手机,修长好看的手指夹着手机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冷冷地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眸光漆黑无比,“定位显示就是这里。”

  听到这句话,徐正晴的手不着痕迹地抖了抖。

  但绕是这样细微的动作,仍旧逃不过顾漆的眼睛,只见他把目光锁定在徐正晴身上,唇边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够了!”寸言皱眉,放下耳机,看着他,“顾漆,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好歹做过几天的舍友,有时候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况且这也是程敏的事,要管也轮不到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顾漆闻言,收回了放在徐正晴身上的目光,黑眸微眯,看着寸言,薄厚适中的嘴唇轻轻抿起。

  对此,寸言也不甘示弱,慢慢地走上前,对着他的眼睛,双手酷酷地插在裤兜里。

  一股难言的压迫感从他们之间弥漫开来,凉良在一旁看的着急,“大家都是同学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要动手动脚呢?”他的脸上扯着笑,想要拉开他们,却一个也碰不得。

  “正晴,别写了,快过来帮我把他们拉开。”无奈,凉良看着他们,着急地朝着一旁的徐正晴喊了喊。

  偏偏他做贼心虚,对此也不说话,只管低头学习,装出表面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

  “正晴~~”等了许久,都不见他来,凉良看了过去,看见这一幕,只好转过头看着快要打起来的两人,焦头烂额,苦劝道,“大家都是同学,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要用大家解决呢?”

  “呵,你问他,有什么事情要这样子对舍友?”寸言闻言,满脸讽刺的笑,“更何况是因为无关紧要的女人。”

  “哎,寸言,你少说点。”凉良听到他这样说,魂都要吓没了,下意识地看了眼冷冷的依旧没什么表情的顾漆,满头大汗,这可不是还要打起来吗?

  对此,顾漆没说什么话,只低低地垂眸,浑身散发着令人可怖的压力。

  啊,哦~他们好像闯祸了,凉良看着这一幕,大力地咽了咽口水,苦笑,这下谁也跑不了了。

  随着顾漆的沉默,周围瞬间弥漫起一股以他为中心的低气压,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他们心头。

  徐正晴的身体不自觉地抖了抖,停下了手里的笔,小心地注意着他们的动态。

  整个宿舍除了顾漆,只有寸言依旧泛着讽刺的笑,看着顾漆。

  咕咚!凉良看着他们,大力地咽了咽口水,谁来救救他……

  过了良久,只见顾漆抿了抿干涩的唇瓣,眼眸微眯,缓缓走到徐正晴身边,看着他,眸光平静,不难看出隐藏在其中冷冷的讽刺。

  他想干什么?凉良看着顾漆从他身边走过,屏住呼吸,惊愕地看他停在了那里。

  “呵。”寸言看着这一幕,唇角讽刺的笑变得更加明显了,“你不会以为是正晴吧?亏你想的出来。”

  话刚说完,他唇边的笑容便凝固了,怎么,怎么可能?

  凉良对此,也感到惊讶,没想到真的是他,怎么会是他?

  安静在整个宿舍蔓延,就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清楚,在顾漆冰冷的目光下,徐正晴浑身颤抖,面色发白,颤抖的手早已出卖了他,故作镇定。

  “你的电脑?”顾漆平静的目光,抬起的手指泛白,声音冰冷而沉静。

  “轰!”他的声音仿佛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泊,泛起了一阵涟漪,凉良和寸言瞬间清醒了过来,听着他提出的合理要求,在一旁沉默。

  “你……你在说什么?”徐正晴故作镇定,仰脸看着顾漆,在对上他冰冷的眸子那一刻,身子控制不住地抖了抖,咽了咽口水,神色略微紧张。

  “自己拿出来,还是我动手?”顾漆扬唇冷笑,漆黑的眸子上挑,给人一种冷魅的感觉。

  “我……我……”徐正晴见状,有些不知所措,涨红了脸,慌乱地朝着凉良看了一眼,低下头,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

  凉良看着他,不忍心,只好抬着颤抖的脚,靠近顾漆,“哈……哈……顾漆,你,你别这样……咱,咱们,咱们有话好好说。”

  他脸上僵着笑,腿不自觉地颤抖着,内心崩溃,同样是大一新生,怎么顾漆就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寸言在一旁,看着他没出息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过去,“正晴,咱们就给他看,若你没做自然也没什么,就算你做了,承认了就好,大家都是男子汉,承认,道歉也就过去了。”

  “是……啊,哈……哈,应该就是……这样。”凉良扶住寸言的肩膀,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那……好吧。”徐正晴见状,知道自己跑不了了,看了看顾漆冰冷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电脑递给了他,“如果……如果这能证明……我清白的话。”

  他看起来好无愧热,与方才惊慌失措的神情毫不相同,反而有种坦荡的感觉,看着顾漆,目光镇定而微妙。

  不知道他卖的什么药。

  顾漆拿过电脑,打开,修长好看的手指熟练地按在键盘上,看着面前出现的内容,眸光幽深。

  “是什么,是什么?”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凉良好奇地凑了过来,却发现电脑页面停留在一篇……他看不懂的论文上,挑眉,“哈哈,我就说没什么事,顾漆你搞错了。”

  寸言看着刚才还柔弱的人忽然变了一副模样,不禁笑了,看了眼他们,自顾自地戴起耳机打游戏。

  顾漆看着这篇论文,双眸微眯,绷着的脸看不出任何神情。

  徐正晴看着他们,松了口气,还好刚才他偷偷关了页面,不然就要被抓个正着,想着,他抬头看了眼依旧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捧着电脑看的顾漆,既然已经没事了,那他还在看什么?

  “既然都是误会,那大家都各退一步,和好吧,这样大家还是好兄弟,哈哈!”凉良站在他们中间,一手搭一个肩膀,神色自若,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之间微妙的气氛。

  “不是误会。”正在这时,顾漆轻轻拂开凉良的手,看着电脑,眸光幽深,修长好看的手指随便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之前的页面便显现了出来。

  “这……”凉良看着电脑出现的内容,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看向顾漆的时候多了一抹崇拜,大神就是大神,连这都知道。

  怎么可能?!

  徐正晴盯着电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自然而然下垂的手微微颤抖,顾漆是怎么找到的,明明他都已经删了浏览记录,怎么可能页面还在?!

  “解释。”顾漆神色冷漠,把电脑递了过去,上面的内容赫然定格在他删掉前的页面。

  他冷冷的声音在宿舍回荡,徐正晴低下头,神色愤恨,“对,是我做的。”

  “正晴,真的是你做的?”凉良不敢置信,“为什么?”

  “我只承认是我做的,其他的解释没有。”徐正晴撇开头,不敢看凉良,诧异的眼睛,目光微凉。

  凉良闻言,略微沉默,随后看向顾漆,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顾爷,不就算了吧?”

  “凉良……”徐正晴感到错愕,他没想到凉良会说到这份上,本来想制止他的手微微颤抖,他是不是做错了事?

  “好,”顾漆看着他们,双眸漆黑,声音冷冷的,“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期末你必须给她道歉。”

  什么?徐正晴目光错愕,他就这么算了,怎么可能?

  传闻顾漆背景神秘幽远,似乎是某大家族的继承人,不仅学校对他优待,连老师也对他有几分偏袒,一进校门,他便被通知在A大谁都能惹,只有顾漆不能惹,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日八竿子打不到一边的两人居然是男女朋友!

  “好了,好了,哈哈,都没事了。”凉良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颤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平静,“这样不是很好吗,干嘛非要相互较劲,哈哈!”

  话刚说完,只见顾漆眸色幽深,冷冷地来了句,“一天的时间准备,后天我要搬回来住。”

  “什么!”他刚说完,三张惊愕脸,齐齐看向他。

  “我不说第二遍。”顾漆垂眸,唇角上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我们也不想听第二遍!”他们三人默契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

  周围安静的可怕。

  程敏睁着黑亮的眼睛窝在角落里,从杂物的缝隙间往外看去。

  彼时,她还只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双眸水灵泛着天真的色彩,她被一个温柔的妇人放进了屋里的杂物娄中。

  “囡囡,别怕,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声。”妇女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一吻,随后转身离开。

  她静静地看着她离开,随着屋中安静下来,心里的不安陡然被放大。

  这里……好熟悉,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感觉这里异常熟悉……

  她看着周围,正大圆圆的眼睛,小小的身体轻轻颤抖。

  她,她是被抛弃了吗?

  “砰!”正想着,忽然一道冰冷的枪声传了进来,蜿蜒的鲜血从门外流了进来,那么一滩明亮的血迹,轰地一声,她感到脑袋被人攻击了一下,双眸湿润,那个妇人死了,为什么她感觉这么痛苦……

  “都解决了吗?”

  “嗯,走吧。”

  门外传来两道粗重的男音,一道低沉阴狠,一道冰冷清淡,她害怕地屏住了呼吸,直到他们离开,才松了口气,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这里……到底是哪里?她挑着眉,小手拿开盖在她头顶的杂物,水灵的双眸头一次显现出镇定。

  ……

  “我不允许你这么做?!”睡梦中,程敏感觉到无法抑制的怒意,猛地睁开眼睛,目光凌厉而冰冷,大声吼道。

清风和日

本书一定完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