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22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1376 2020-09-19 00:05:38

  晋元十二年春,先帝后香消玉殒,章夫人章澜专宠,两年后诞第三子,帝喜,赐名临祈,赏银一千两,帛三百端,家中兄长皆受恩泽,章芪晋二级,章泽晋一级。后位空悬已久,人人都以为章夫人即晋封帝后,纷纷巴结。然,十六年过去,恩宠不断,只赏不封,只道帝心难测。

  章夫人以色冠绝天下,其子承其美貌,亦生的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临祈九岁那年,不小心误入朝堂,文武百官顿时惊为天人。

  就在去年,廷尉家女儿偶然得见临祈小像,一眼疯魔,相思成疾,短短数月,竟病逝了。

  有道是:“晋无瑰宝,唯有临郎。”

  我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满脸遗憾道:“可惜美色不能治病,要是美色能治病,就不会有瘟疫了。”

  “要是丑能治病,为父日日瞧你,能活到一百一十八。”

  我想到一个问题:“爹爹,身在异乡,你是怎么做到对绛都的事情都了如指掌的?”

  “休问。”我爹沉默片刻,肃然道,“皇宫不比外面,待会见到陛下,管好自己的嘴巴。”

  我们在西安门等了一会儿,有宫人抬来布辇,他们无视我爹,只恭敬对我行礼道:“殿下,请。”

  一人匍匐在地,横挡在我脚前。

  “此何人也?为何作此姿态?”

  宫女笑道:“此贱婢失手打翻夫人的花瓶,赏了一百鞭,被夫人罚作轿奴,作杌凳之用,供人踩踏。殿下无需理会,只管踩便是。”

  “不过区区一个花瓶,就要打人一百鞭?以人作凳,未免过于折辱。”

  “殿下此言差矣。那花瓶价值百两,这丫头贱籍出身,顶多不过一二两银钱,一百鞭犹嫌少矣。夫人菩萨心肠,才留了她一条性命,她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会觉得折辱?”

  我简直匪夷所思。这是什么世道?人命竟没有花瓶金贵。

  就在此时,宫女们忽然纷纷朝我身后行礼。

  “大司农大人。”

  白袍少年淡漠抬眼,卷翘的眼睫落满从树梢掉落的光影,波光流转间眸间盛满夏日的暖光,恍惚间又仿佛熏染了书中铺陈开的墨香。

  他只定定站在那里,并不靠近一步。

  “殿下,好久不见。”

  是夜,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道祖。

  道祖不知活了多久,面皮上布满了皱纹,长长的胡须铺撒了一地。

  他的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好像很大,又好像很小;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他一说话,天地间就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回音。

  “扶桑,你可愿入世修行?”

  我被震得头晕眼花,尖叫道:“道祖老头,休要诓我!不愿不愿我不愿!!!”

  他笑了:“为何不愿?”

  天地间倏然平静下来,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响声,溪流潺潺流淌的水声,还有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

  我沉默了半晌,认真地说道:“道祖,非我不想,只因我与兄长相伴而生,不能离开他片刻。”

  “你那相伴而生的兄长,生来体弱,奄奄一息。你将阳光分他,露水分他,养料也分他。如今又要为了他,放弃入世的机会么?”

  “是的,道祖。”

  “汝千年不死,年复一年的修行,也不过修得五百功德,此番入世修行,一遭便是三千功德,汝再修六千年也不过如是,不后悔么?”

  “是的,道祖。”

  “在你的心里,你那兄长,抵得上这世间万物,赛得过日月星辰,比得起万千功德?”

  “是的,道祖。”

  道祖哈哈大笑,笑声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往何处去,振聋发聩。

  我捂住耳朵,尖叫道:“有何可笑?因何发笑?!汝生来孤寡,无兄长父母,何以笑我!”

  道祖并不生气,抚须笑道:“既然如此,便令你兄妹二人一同入世,共修功德,如何?”

  我想了想,说道:“我一人说了并不算数,既是两人一同修行,需得问了兄长意见才行。”

  道祖颔首,白泽、貔貅自他宽大的袖袍中疾驰而出,乖顺地趴伏在地上。他一挥袖,出现了一辆车、一个拇指大小的少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