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17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1619 2020-09-13 23:57:27

  花草树木,能大成者少之又少。他们生在汤谷,吸收着天地精华,不缺阳光雨露,依傍着神树扶木,才有这样百年难遇的造化。

  天上人间,六道轮回,汤谷之外还有更宽广的天地,更令人向往的世界。他难以大成,不代表他这妹妹就修不得大道。若能悟了,积德行善,修满三百善,自能够得道成仙。做个小小地仙,跳脱六道之外,免遭轮回之苦。若修满一千三百善,还能在天上混个散仙当当。

  朱槿微微一笑,清雅如风月:“扶桑,你真是个惹人厌烦的小东西。”

  豆大般的泪珠子终于从那双满含不可置信的、红通通的大眼睛里掉落出来,一颗一颗,啪嗒啪嗒,砸在树枝上。

  扶桑修行了三百年,只哭过这一回。

  为她那心心念念想要扶持的阿兄。

  三百五十年后,他们都修作了人身,终于可以开始修仙的时候,这麻烦的小东西又给他惹了一个大祸。

  她将三足乌扯的东倒西歪,三足乌背上的太阳直直地滚了下来。

  几乎是本能,行动快过了思考,他扑上去用身体包住了那个惹是生非的小家伙。

  她就那么呆愣愣地看着太阳迎面跌落,避都不知道避一下。

  呆头呆脑,真是蠢笨。

  他每每想起来,就忍不住要叹一口气。

  灼热覆在他背上的时候,带来了令他难以忍耐的、烧焦般的疼痛感,他想要嘶吼,想要尖叫,但是却被折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那是比皮肉之苦疼痛千倍万倍的感觉,那感觉令他痛不欲生。

  闭上眼睛前,他看见扶桑泛红的眼角,她冲上来抱住了他,她的身体很温暖,眼泪却冰凉,一颗一颗地砸在他脸上。

  真是个小爱哭鬼。

  朱瑾叹了口气,他其实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身体过分的疼痛了,而且意识有些模糊。

  恍恍惚惚的,他好像听见了道祖的声音,远远近近,并不分明。

  “桐柏,汝今成仙,反而道心不坚,何故?”

  他听见自己模糊的回答:“君父,弟子有惑。”

  “天尊曰:一切众生,牵于情爱,如蹈猛火,靡得休息,从少至老,不自知觉。”

  “若是如蹈猛火之事,必定灼灼烈烈,令人疼痛不堪,一时避之不及,又怎会靡得休息,从少至老,不自知觉?情爱既然令人痛苦,众生又为何牵于情爱,不懂自拔?”

  道祖微微笑道:“情之一事,与生俱来,非三言二语可以道明。桐柏,尔自幼神异,天赋秉异,后远游四方,见惯众生疾苦,又有浮秋生授尔大道之要,修二十年得道成仙,如此顺遂,时人望尔项背。尔于情之一字上确实不曾有过什么历练,不能悟道也在情理之中。”

  道祖甫一拂袖,桐柏便觉自己的身体顿时轻盈起来,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又慢慢地变小,变小,再变小。

  道祖道:“恰尔与载尔飞升的那只仙鹤有些渊源未解,今吾便为尔隐去仙身,令尔下界历练一番。六道轮回,一花,一叶,皆有情。如此,也算是你的一番情劫。历劫悟道之时,自可重列仙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