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10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1913 2020-09-06 23:39:22

  云澜不信鬼神,尽管她身上发生的一切皆不可用常理道明。或许这世间真的有鬼,但绝不可能有神,倘若神明真的存在,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成为人人避之不及的怪物呢,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错。

  云澜从梦中醒来,翻来覆去,对着母亲的遗像,想了整整一天。

  她既悲伤,又欢喜。

  云澜最终还是忍不住对心上人的思念,这思念难熬如斯,这思念使她如同被煎炸焖煮,浑身滚烫。

  她终于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小公主奔出公主殿的时候跌跌撞撞,脚步踉踉跄跄,险些摔了一跤。她知道,这一去,她必将失去些什么弥足珍贵的东西,但是她已经全然顾不得了。

  云王路过公主殿,在远处看到她磕磕碰碰的样子,条件反射地朝她的方向伸出了手。

  他想了想又觉得有失威严,若无其事地咳嗽一声,叮嘱旁身旁的小太监道:“看着五公主点,小心摔着。”

  云澜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眼她许多年后还记在心里,她那高高在上的父亲,眼睛里攒出的都是温暖的笑意。

  只那一眼,云澜再没见过她的父亲那样对她笑过。

  小公主毅然决然地回过了头,不成想这一回头,竟再没了退路。

  她的脸庞是这样的年轻和稚嫩,充满了一往直前的勇敢。

  我陡然惊醒,伸手一摸,竟然满头的汗。不知道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或许是爹爹常常同我讲关于章夫人的事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梦中那样活泼天真的少女,一个会因为别人不喜欢自己而偷偷埋在被褥里哭泣的小丫头,怎么会是那个我所看见的心狠手辣的章夫人呢?

  我突然有点庆幸这只是个梦,倘若这梦是真的......我不敢想。

  流苏拧干手帕擦了擦我的额头,小声说:“殿下,范大人说他方才同殿下讲话,讲着讲着殿下便打起了瞌睡,他喊了你几声但是没有作用,殿下迫切地去会了周公。范大人说他见殿下鼾声如雷,想来棋下的不错,便没有打扰你,自个儿识趣地走了。”

  我:“......”

  我爹是个书生,是个脑筋转不过弯的书生,脑筋转不过弯的书生不懂得打鼾对姑娘家其实是件令人害羞、且不能被公之于众的事情。

  我原谅他。

  我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呼出来,突然听见屋门口有噗嗤的笑声。

  这声音似曾相识。

  那人慢悠悠地踱步进屋里,一身玄色的袍子,绣满了精致的云纹,好个唇红齿白的少年。

  甫一进屋,满室流金,熠熠生辉。

  流苏的脸红的像个猴屁股,十分扭捏地行了个礼道:“三殿下。”

  我甚少见到她这样娇羞的模样,觉得有些新奇,不免多看了两眼。

  “皇姐。”

  少年悠悠地喊道。

  临祈继承了爹娘的好相貌,生了一副美貌的皮囊。他对着我一笑,眼睛弯弯的像枚小月亮,唇角还有一粒相当可爱的小梨涡。

  我被这一笑晃得头晕眼花。

  “晋无瑰宝,唯有临郎”,大晋子民诚不欺我。

  我揉了揉眼睛,尽管有所听闻,却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这么漂亮的孩子竟然是我异母同父的弟弟,身体里流着和我一半相同的血液。

  流苏行云流水般地抽出椅子,倒了杯茶,动作一气呵成。

  我愣住的那几秒钟,临祈已经从善如流地接过了茶,坐在了椅子上。

  我颇有些头大,然而流苏已经含羞带怯地说了一句:“殿下,请喝茶。”

  少年朝她淡淡一笑。

  她的表情让我觉得她简直下一秒就会晕倒。

  我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

  临祁揭开杯盖,浮了浮茶上的白沫:“皇姐近些日子可好?”

  我点了点头。

  他又朝我微微一笑,道:“那就好。”

  他朝我笑的时候,两枚弯弯的小月亮像极了我梦中的少女,我忍不住温软了眉眼。

  他啜了口茶,漫不经心地说:“我来,是因为有件东西落在了皇姐这里。今日好不容易得些空闲,特来取走它。”

  我露出疑惑的表情。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我和临祁第一次见面,我不曾见过他,他又怎么会有东西落在我这里?

  少年放下茶杯,一步步地朝我走过来,身长玉立,如此挺拔。

  我仰头看着他。

  他俯下身,贴在我耳旁轻轻地说:“皇姐,看来大司农将你照顾的很好,你是否忘了些什么?你好好想想。”

  葱白的指划过我的脸颊。

  他的动作很温柔,吐出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耳边。

  我背上忽而冒出了涔涔冷汗。

  低头一看,那玄袍上分明云纹重重。

  我贵人事多,竟忘了,那日太液池旁,推我下水的那个人,不慎被我拽走了一片袍角。

  那袍角上面,绣着和眼前一样的花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