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7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2015 2020-09-03 16:51:46

  最一句话就:扶桑,怎大,压。

  讲话,音十分冷漠,修人形,长自己几乎一模一花十分讨厌话。

  十分讨厌朱瑾。

  小太阳喜欢,因朱瑾耳朵使,或者根本就听,厌其烦听断唠叨重复一件情。

  朱瑾温柔人,因朱瑾懒跟话,因朱瑾大

  勤勤恳恳修百,终修灵体,化一红衣少女。因本体树,离汤谷。

  离汤谷,人间,人间风流轶感兴趣,人间食物实兴趣。听人间美食繁,五颜六色。

  小太阳就道吃,让总离汤谷,扶木老子汤谷里呆万万,见。

  朱瑾整日里昏昏欲睡,少修炼,精力足缘故。即便如此,百五十,朱瑾修人形。

  生体弱,化人形一病恹恹少,木枝做第一件就,再一自己,一袖袍:“甚。”

  怒道:“怎?人形就修?”

  小太阳叽叽喳喳:“朱瑾人形修,瞧瞧,比人间公子书生俊呢。”

  一口气提,差气晕。

  小太阳懂脸色,叽叽喳喳:“扶桑扶桑,人形比朱瑾差远呢,丑死啦、丑死啦。”

  足乌背小太阳笑嘻嘻:“扶桑啦,做花哪里呀!”

  小太阳嘻嘻哈哈窃笑。

  恼羞怒,扑扯住足乌翅膀:“再!再!叫再奚落!”

  足乌痛仰嘶吼一,巨大羽翼平扇风千丈。身子一歪,背载太阳就滚落。

  炽热火焰朝扑面而,滚烫似乎瞬间将所东西融化。

  梦做里,戛而止。

  梦里惊醒,额冰凉触感,目光所及云琅轮廓分明颚,薄唇微抿。

  少渥丹衣,伸莹白指,即使面无表情。

  “并未热,殿运气错。”话神色如此平静,象冷漠人失态子。

  笑吗,哭吗,自内心心痛难吗?人轻如草芥,喜怒哀乐否就难如登?

  鬼使神差,伸手握住欲收指。

  云琅,一双黑白分明睛静静。就由握,沉:“殿,请自重。”

  莹润指紧贴掌心,玉石一般沁凉。

  将握手,抓更紧。

  少低垂睫微颤,黑眸波光暗涌,毫无。

  喃喃道:“云琅,做梦。”

  做梦,做轻薄,一脸冷漠,一跳梁小丑。

  “梦少,一让讨厌,一讨厌,手指一凉。”

  “记清长模,一,心口就钝痛。”

  “明明讨厌。”

  终难忍受般,用力手指手抽:“殿被梦魇住。”

  呆呆抬望。

  “臣并非殿梦郎君,殿梦见,梦见何人。”

  “臣指凉,臣罪。”

  往退一步,冷冷。

  怔住,醍醐灌顶般瞬间清醒,刚口,门嘎吱一。

  “......”

  人相,面面相觑。

  气氛一陷入沉默死寂。

  门口之人率先口,坦率笑道:“风,刚走,就将门,辈子与仇,辈子讨债呢。”

  角度清脸,却瞧见玄色衣袍云纹繁复,角用金线描摹,华贵异常。

  云琅一步,刚将视线遮完全:“竟殿大驾,恕臣招待周之罪。”

  人又轻轻一笑道:“云卿倒显生分,本王宫寂寞,找棋玩耍罢。”

  云琅音辨喜怒:“君臣别,殿龙血凤髓,臣万万敢高攀。”

  人笑,冷冷道:“云琅,云大司农,官载,教话漂亮?”

  云琅慢条斯道:“殿爱听,臣便。”

  人似乎噎一,恼羞怒道:“云琅,既道君臣别,更应当道男女别。听闻今日当街一路纵马疾行,将皇姐拐至府里。皇姐赀之躯,触碰?皇姐落水,自太医治病,何曾轮一外人插手?如今绛城流言四,皇姐名誉受损,又担几分?”

  “二殿千金之体,臣自触碰,殿又触碰?”云琅悠悠道,“紫云殿左,太液池旁,彼殿?殿如此顾念棠棣,太医如期而至?据臣所,二殿尚未晋封之,身无分文,委身相府,今日被丞相驱赶,流落街,无处,殿日子又何处呢?此百般责难,言之凿凿,恐怕贻笑大方。”

  话悠闲,锋芒毕露,如此寸步让,倒叫人如何。

  人似笑非笑道:“云琅,真一手挑拨离间本领,言语便叫姐弟二人未见面生嫌隙。祸口道?真大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