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琅琅云中河

5

琅琅云中河 十七步ovo 2003 2020-09-01 04:32:07

  我从殿中出来,经过太液池旁,突然瞧见池中数千叶白莲团簇而开的盛景中有抹锦上添花之色。

  一只鹤。

  它周身洁白无瑕,唯有颈部微褐,顶上赤丹,一足微抬,一足立于莲蕊之上,在数千朵漂浮的莲花中灼灼耀目,动作举止之优雅高贵,简直非世间凡物能及。

  莲花下水纹微泛,波澜四起,忽而有鲤跃过,金色闪闪,鲜艳欲滴,却不及那鹤一半惹人注目。

  它倏然转头看着我,眼睛黝黑而明亮,隐晦而分明,目光沉沉难以描述。我与它对视一秒,恍惚间便听得身后有人唤道:“殿下。”

  声音且清且冷,语气平淡,带着一丝绵绵的凉意。

  不知为何有些耳熟。

  我转过身去,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人,肩头突然传来一股推力,力道之大,难以相抗。我眼前一黑,一头栽进了太液池。

  水花四溅的时候,我伸手拽住了一片暗红的袍角,绣着团簇的云纹。

  “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二殿下落水了!!!快来人啊!!!”

  我听见有人在大声的喊叫,听见有人愤怒的嘶吼,感觉到水咕咚咕咚灌进口鼻,感觉到自己开始窒息。意识模糊的时候,好像听到了扑通一声,有人跳进了水里。

  “大司农大人!”

  我听见有人惊慌失措地喊道。

  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边的小侍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毫无章法地团团乱转,见我醒了,连忙扶我起来。

  “殿下,您总算醒了。”

  我的头有些痛,但神智还算清楚,我问她:“云琅呢?”

  她支吾了一会儿,才小声说:“大司农大人...大司农大人他,他将您救上来以后,把您抱来府里,就...就走了。您呛了些水,所幸救上来的及时,并无大碍。太医给您开了些安神助眠的方子,大司农大人确保您身体无碍后,就...就去面圣了。”

  我应了一声,翻身下床。

  “殿下,您...您才刚醒,这是要去哪儿啊?”小侍女欲哭无泪地跟在我身后。

  我无辜地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饿了,想找点东西吃来着。”

  “殿下,大司农大人叮嘱了您只能喝粥。”

  “可是我饿了。”

  “大司农大人说喝粥。”

  “可是本殿饿了。”

  “喝粥。”

  “饿了。”

  “粥。”

  小侍女强行把我的目光带到了桌上的一碗小米粥和几盘清淡小菜上,我抱着柱子倔强地说:“粥喝不饱,我要吃肉。”

  “不行,大司农大人说您这几日不宜沾荤腥,不宜吃不易消化的东西。”

  我保留着我最后的倔强,试图狡辩:“容易消化,超容易消化,不容易消化我就多嚼两下。”

  “不行,殿下,大司农大人说您这几日不能食荤。不过大司农大人考虑到了您的心情,特地在小米粥里加了些肉沫,让您尝尝味儿。”

  “大司农大人说、大司农大人说,你听大司农大人的还是听我的?我可是大晋堂堂的二...二殿下。”我抱着柱子不肯撒手。

  她说:“大司农大人给奴婢发月钱。”

  “......”

  我咳嗽一声,说:“好吧,就算是这样......”

  “而且,这里可是大司农官邸,殿下。”

  “......”

  小侍女把我从柱子上扯下来,摁在桌边,说:“大司农大人本想将您送回丞相府的,奈何范大人将丞相府烧了,不得已才不远迢迢将您带回来的。”

  我一脸震惊:“我爹把丞相府烧了?他烧丞相府干嘛?”

  小侍女淡定道:“范大人说他近日新得了几本菜谱,觉得颇有意思。大人认为实践出真知,不顾奴仆的阻拦,吵着要在后厨实验,结果不知怎么的就把厨房给烧了。”

  “未时三刻,丞相大人在内室小憩,刚闭眼就被冲天的浓烟熏了起来,整个相府的人都以为走水了,丞相大人穿着里衣就奔出去了......嗯,沦为了十里长街的一桩笑柄。”

  “此外,范大人深知自己做了错事,本欲和下人们一起灭火以弥补,期间却弄巧成拙不小心把丞相大人搁在院里晒太阳的一缸神仙鱼倒进了火场,听闻此鱼金贵,五色斑斓,是原先南国皇室的遗留之物,为陛下所赐,千金难求,珍贵异常。丞相大人平日里十分宝贝,从不肯轻易示人。范大人今日闹的这一出,差点要了丞相大人的老命。”

  “丞相大人在得知自己的神仙鱼全都变作火场里鲜香的烤鱼以后,当场吐出一口老血,差点昏厥过去。”

  “丞相大人托人带话说:二殿下金枝玉叶、玉体尊贵,凤栖于寒舍本是三生有幸、受宠若惊。奈何老朽年事已高,病弱不堪,实在不禁折腾,还是请二殿下另觅他处罢。确实是老朽的庙小,容不下大佛了。”

  “接着,范大人和行李就被下人们打包丢了出来,大司农大人路过的时候,他坐在相府门口,抱着一堆书籍嘤嘤哭泣。大司农大人不忍,顺手将他和行李甩于另一辆马车上,一并带了回来。”

  我想丞相大人现在一定很后悔把我们两个惹事精从客栈接出来吧......真是可怜了他老人家的厨房和神仙鱼。我扶额道:“范大人现在身在何处?”

  小侍女道:“回殿下,范大人现已在卧房睡下了,想来是哭的有些倦了罢。范大人说下人们扔行李的时候,动作举止十分粗暴,将他珍藏的书卷弄褶了,因此心痛万分,嚎哭不停。奴等见范大人哭的过于凄惨,本欲好心安慰一番,只是大人哭声震天,实在难以靠近,加之大司农大人说不必,奴等不得已故而作罢。”

  我:“......”

  肚子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

  “殿下还是先喝粥吧,大司农大人交代了,让奴婢一定要看着您,不让您到处乱跑,盯着您喝完粥半个时辰后吃药。”

  “......本殿像是那种会不乖乖按时吃药的人吗?像吗?!”

  “回殿下,大司农大人说是的。”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