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总想当女配

第五十六章 上善若水11

大佬总想当女配 景玉家大大 2107 2020-09-08 00:01:00

  “将军,村南面出事了。”便衣的侍从半跪在地,一副死人模样。

  高能兄:兄弟嗯,出门在外的,又不是边关,能不能别行如此大礼啊。

  侍从:哦,管家好像说过。下次注意。

  “何事?”

  “据说是一个寡妇被饿死了,她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孩儿,至今无人领去抚养,所以特来禀报。”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将军作为这片地方的管理者,理应知晓。

  这地方虽然还是挺好看的,梨花四季常开,常年鸟语花香,但是吧太穷了,真的太穷了,动不动的就饿死人,家家都穷的很。

  “去看看。”

  “相公,可是出了什么事儿?”颦儿掀开门帘,露出倾城倾国的小脸,顺带将做好的内衬也一并送了来。

  “村南面死了人,有个襁褓中的孩子无人领养。”景玉顺手扶她坐下,耐心的说道“不是不让你做衣服了吗?这东西费神的紧。”

  “不碍事的,相公,我在家也无所事事,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我很高兴。”能给你做衣裳,我很高兴。

  “那随我去村南面看看,可好?”

  一个人在家确实无聊了点,多穿一点,多注意一点别吹风,应该没事的。

  “好。”

  颦儿回眸一笑百媚生呐,真美。

  美人美在皮相,更美在风骨。

  ……

  “相公,救孩子要紧,你先去吧,我慢慢赶来。”府门口的颦儿推开要陪她坐马车的景玉,态度坚定的掀开帘子进马车里了。

  “颦儿?”这是闹得哪一出?

  罢了,景玉骑着快马像风似的离开了。

  待景玉离开,颦儿总算松了一口气。

  “扶我回房。”惨白着脸的颦儿气若游丝的吩咐丫环,不是她不想去,而是她心疾突然犯了,有些疼得厉害。

  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回府歇歇吃点药就没事了。

  景玉去的很快,了解了情况后就把孩子带回家养了,反正他不差钱。差几个人把孩子的娘给埋了,立个什么木碑啥的,也就可以了。

  “颦儿,好些了么?”景玉是知道她身体不好的,所以听她的话,快去快回。

  高能兄:知道她犯心疾了还能淡定自若的走了,你可真是个好相公!

  景玉:……

  哼,要是我是她相公,肯定先把她抱回府中,然后请来郎中看看,顺便伺候她吃药,以表我对她的疼爱之心。

  景玉:她不愿意让我知道的,我就假装不知道。

  借口,借口,你就是不心疼她,哼,可恶。

  ……

  “孩子还好吗?”颦儿从床上坐起身来,景玉恰到好处的去扶她。

  “嗯,我请了奶娘,他应该吃饱了正在睡着。”

  “我可以看看吗?相公,我们可以养他吗?”颦儿的眼里有光,是那种很亮很亮的光。

  “你想做孩子的娘。”也好,有个孩子陪陪她。

  “我们做他的父母,好不好?”颦儿靠在景玉怀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嗯。”你高兴就好。

  此后的日子里,景玉多了个儿子,颦儿多了几分笑容,每天都充满母爱光辉的她显得更加有烟火气,更有活力了。

  “安安,娘亲抱抱……”

  “安安,你看这个小衣服好看吗?娘亲做的,是不是特别精致……”

  “安安,睡觉了……”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

  哎,尊主在颦儿心中的地位从第一下滑到第二了,可怜,可怜哟!

  有安安陪着颦儿,景玉总算放心一些,便开始放开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老师,我们办学堂。”老师入仕不方便,那就教书育人,将自己的改革创新传承下去,让新一代接班人去做,岂不是也很好。

  “嗯,玉儿说到我心坎里了。”曹大人面容微亮,忽而又有些苦恼“只是大概是不会有人来听课的。”

  梨家湾那么穷苦,五六岁的孩子都要学着下地干活了,谁有这闲工夫来听什么课,又不管饱。

  “老师,他们缺什么,我们就给他们什么。”

  “哦?说来听听。”曹大人来了兴趣,有些欣慰:就知道你已经有主意了。

  “梨家湾什么都缺,唯独不缺这梨花。我们可以用这梨花制成梨花酿远销外地,形成产业链。”

  不错,确实可以如此,梨花酒是一种药酒,需要把梨花放进酒里边酿。

  梨花酿酒方法密封法。是以“狼尾巴”高粱为原料,用标准筛筛去杂质和蓖粮,然后进行粉碎,使粮充分吸收水份,有利于糊化,加水量视面湿而不粘。

  “当然所有的制酒材料,我可以先垫付。在边关的时候,百姓们弄出了改良土质的办法,这里也可依法炮制。”

  这样,就可以种出高产粮食,百姓们不用挨饿了。制酒的材料也可以种植出来,省了不少成本。

  “再者,我们学堂也可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寒门子弟最缺什么?当然是钱了。梨家湾也有不少读过书的书生,有一定的学识基础和自学本领。至于那些特别小的,没有任何学识基础的,那就请些先生来教,反正请的起。左右就是景玉不差钱。

  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要百姓的生活慢慢变好了,自然而然的就能考虑到其他的了,比如读书,比如当官,比如实现报负等等。

  “玉儿啊,谢谢你,谢谢你为百姓所做的一切。”曹大人泪眼婆娑,激动万分。她什么都考虑到了,真好真好,她做了我想做的事儿,太好了。梨家湾有希望了。这片百姓能过上好日子了!

  高能兄:曹大人肯定也想到这些了,尊主,怎么还有你的事儿呢?难道是因为你是主角,所以有光环?

  景玉:因为我有钱。

  ……

  曹大人出身贫寒,虽靠自己实力在朝堂赢得了一席之地,可一无有势的家族,二无有权的旁支,三无万贯家财,他既不像景玉有一身武艺,可以上战场杀敌,获得军功;也不像蔺瑾阳有厚实的家底,宽广的人脉。

  总之一句话,他永远都是一个人在奋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他为这世间权贵所不容,因为他的改革创新损了他们的利益。

  没人愿意去相信他所说的改革会成功,就算有人相信了也不会如何,毕竟这盘根错节的体系岂是说打破就打破的?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