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三十三章(时萱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035 2020-09-20 21:28:13

  第二晚,叶瑾睡,忽一道铃将惊醒。

  叶瑾微睁双,一闹钟,心涌一股烦躁,晚十一呢!一拿手机:“?”

  手机里传私侦探音:“小姐,件,道该该。”

  叶瑾心里烦躁愈甚,喵,确定打电话?

  耐住性子:“。”

  “昨晚,黎书寒似乎……外买东西,调查……”私侦探忽吞吞吐吐,“…买一刀。”

  “?!”叶瑾瞬间清醒,语调自觉往升。

  黎书寒买一刀?干?

  叶瑾快步床,敲黎书寒门,却人应。

  黑,黑,叶瑾心里一阵慌乱。

  “人哪?”叶瑾语气急。

  “额,稍等,一。”私侦探传一阵窸窸窣窣音,“望月路……”

  “…算,,马就。”

  叶瑾完,直接让小助手打图,昏,明明直接。

  叶瑾,望月路永巷……方,熟悉,叶瑾猛,次,找黎书寒方。

  隐隐猜,黎书寒干。

  叶瑾冷静一,小助手:“小助手,如果…黎书寒杀人,黑化值消?”

  【。】

  小助手机械化音,忽叶瑾一种冰冷感觉。

  换身衣服,立马楼,哒哒哒脚步夜晚显及其空灵。

  “小姐,怎?”此张叔睡觉,抿唇叶瑾,又道,“生?”

  “张叔,何戚呢?”

  叶瑾,何戚次次,熟悉路,快。

  “呢,叫。”张叔见叶瑾模,便道,大致黎书寒。

  何戚快被叫:“小姐,怎?”

  “车,方。”叶瑾完,就往外面走。

  何戚,直接跟。

  临走,张叔放心,本跟,却被叶瑾制止,无奈,叶瑾药装兜里。

  坐车,叶瑾何戚:“黎书寒里。”

  何戚愣愣,又??

  “快!”叶瑾补充一句话。

  何戚嗯一,便启车子。

  车一稳,且晚车子少,何戚快。

  黎书寒离实远,大概一小之,何戚停次街道。

  “留车里。”叶瑾完句话,就直接离。

  顺脑海里小助手图,找一栋楼房。

  一栋老式楼房,叶瑾站面往,总觉摇摇欲坠子,楼,似乎挺高,大概十层。

  “黎书寒第几层?”叶瑾小助手。

  【抱歉宿,具体位置,助手权限。】

  叶瑾放弃。

  恰,一人楼里面,见叶瑾穿,感觉生人,而且似乎生,道:“生,做?”

  叶瑾一喜,立马道:“找人,请一,黎书寒住吧?”

  “找小寒呀,今,,敢呀,爸爸,太东西啦……”

  见婆婆继续,叶瑾立刻制止:“阿婆,找黎书寒急,告诉,几楼?”

  …………

  此黎书寒楼道里,别墅,穿一件长袖,拿一包,里面装酒钱。

  水果刀藏衣袖里,杀,刀衣袖里拿,演练遍,就一丁错。

  黎书寒怕自己打男人,防止万一,买药,安眠药。

  扣扣扣,敲门楼道里响,显及其突兀。

  一儿,门里面被打,露一张男人脸:“钱呢?”

  黎书寒举举袋子,表示钱袋子里。

  黎平喜望外,伸手就往袋子抓,黎书寒一躲,并让拿袋子。

  “意思?”黎平脸色。

  黎书寒神色冰冷,推,直接走:“谈谈。”

  黎平脸满阴霾,伸手门关,轻笑一:“啊……”谈谈,反盘,迟早拿。

  黎书寒坐桌子,酒拿,打,便被黎平抢。

  “嘿,酒啊,懂孝敬老子?错啊!”

  黎书寒冷冷:“里面五十万,拿笔钱,再加瓶酒,此断绝父子关系,就别再找。”

  黎平嘿嘿一笑,双放光,直接打瓶酒,咕噜咕噜灌口,一抹嘴:“哇……”打嗝,“告诉,别!五十万就打?哼,门!”

  黎书寒神冰冷,带一丝感情,仿佛一死物。

  “呢,一始就道,答应,毕竟一颗摇钱树,怎轻易放弃?所,死吧。”

  黎平听话,忽瓶酒:“做?”

  总觉自己晕,黎平恍大悟,狗崽子,酒里面药!

  黎平气打一处:“父亲!杀?大逆道道?”

  黎书寒嘴里溢一嗤笑:“父亲?配?”黎书寒将踢倒,“担……字。”

  完,黎书寒袖子里拿一水果刀,练习无数次,因此拿,顺畅无比。

  尽全力往退黎平,黎书寒走近步,蹲,一将黎平拎:“原,害怕。”

  黎书寒忽兴奋,却又忽沉默。

  果愧男人儿子,骨子里就带暴虐,男人,区别呢?

  ,杀黎平,无所谓。

  拿刀逼近黎平,抬手便将刀刺入黎平手臂,听惨叫,黎书寒忽兴奋,始觉,折磨,趣。

  黎平肩膀往外冒血,始渴望更。

  该死,黎书寒自己。

  当准备刺一刀,门被人撞……

  黎书寒,神带凶狠,见人,神情却忽变慌张。

  “做?”叶瑾语气十分淡漠。

  黎书寒手一抖,连忙刀藏身,吗?,一幕,肮脏自己。

  血,血,黎书寒胡乱擦擦脸,,抬,带慌乱,害怕与安。

  叶瑾第一次见,无助,孩子,一步步走黎书寒,蹲,一将抱住。

  叶瑾拍拍背:“,死吗?”语气淡漠,丝毫异。

  叶瑾,就算男人死,黎书寒善。

  黎书寒忽感觉一阵安心,听叶瑾话,摇摇:“。”

  话令叶瑾心安,松口气,瞟一躺男人,浑身血,人晕。

  “受伤?”

  黎书寒摇摇:“,,…伤。”

  音里透一丝紧张,怕叶瑾就离,丢,就当初……母亲般。

  叶瑾听,又拍拍:“,帮。”

  拿黎书寒藏身水果刀:“死,帮,脏自己手。”

  黎书寒第一次听话,第一次,人,全身心站,告诉,脏自己手。

  ,本就脏啊……

  本,就生沼泽里啊,怎干净呢?

  黎书寒抬叶瑾,第一次哭,阻止叶瑾手,线颤抖:“,离,离?”近乎哀求语气。

  叶瑾,用布刀包,又一旁包,道:“拿吗?”

  黎书寒:“瓶酒……”

  叶瑾表示道,将酒盖,将刀酒一放包里带,拉黎书寒手,人走。

  走楼,何戚就站外面,一副跃跃欲试子,模,如果叶瑾,便冲。

  何戚见黎书寒,愣一,怎全血呢?

  “小姐……,受伤吗?”立马就叶瑾否受伤。

  叶瑾连忙阻止,黎书寒扶车内:“先等,何戚句话。”

  见,叶瑾才。

  黎书寒坐车里面,外面,见叶瑾何戚人。

  一,何戚就车,黎书寒:“黎少爷,小姐让先送您。”

  “做?走?”黎书寒语气忽急。

  何戚稳住,叶瑾才坐,拍拍,握手道:“,先,马就。”

  ,里原吗?

  黎书寒听叶瑾话,见一再保证,终安静,意何戚。

  叶瑾离车,拿手机,拨通私侦探号码。

  “吧,让做。”叶瑾语气淡漠,思索,该怎处接情。

  私侦探明显走远,见几步路就暗处走。

  一身形矮小男子,穿黑色皮夹克,带一顶帽子,让人神秘。

  脸续八字胡,睛里闪锐利光,一就聪明人。

  叶瑾挂电话:“工挺容易。”

  “?大半夜,生活。”私侦探语气里带无奈。

  叶瑾笑笑,大晚,黑黢黢,显怕:“里笔生意,,百万,做做?”

  私侦探倒吸一口气,道位大方,却手如此阔绰。

  笑笑,却急答应:“小姐,让胡某人道,百万值值当做。”

  私侦探停一:“先,杀人放火情,做。”

  “放心,绝让杀人……”完,叶瑾便耳。

  完之,私侦探拍拍胸脯:“小姐放心,件情,包胡某人身。”

  叶瑾笑笑,递私侦探张卡,先递一张:“里面七十万,定金,密码六一。”又将另一张,“十万,道该怎做。”

  私侦探将张卡收,收口袋里:“小姐放心,小,准办妥妥。”

  叶瑾:“先离。”完就离街道。

  私侦探朝挥挥手,目送离。

  …………

  叶瑾,晚一四十七,张叔几人睡觉,黎书寒坐大厅。

  等叶瑾一,别墅里所人唰全部,倒叶瑾整懵:“怎睡?准备等凑一桌麻将?”

  “小姐,一切顺利?”张叔并生,平安,就。

  叶瑾张叔一,。

  随神落黎书寒身:“跟,其人散,睡觉,大半夜。”

  被名,黎书寒身子一僵,,就跟叶瑾,楼。

  一楼,叶瑾便拉黎书寒房,一关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