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二十三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410 2020-09-09 20:00:00

  血,血……

  顾恬哪一瞬间,觉红色血如此刺。

  “大夫,快请大夫!”

  线颤抖,身早往日温润,整人沉寂,隐隐压令人心惊暴虐。

  一片红色叶瑾身窟窿里面流,撒满,顾恬身,手……

  。

  刀,原本刺。

  傻丫,竟飞身挡面。

  顾恬双猩红,猛身之人。

  胡!

  顾恬一掌拍,胡直接飞,口吐鲜血,陷入昏迷。

  “顾……顾恬…”音与平日里淡漠,此显及其脆弱。

  “,夫…夫君。”顾恬音颤抖,胡乱捂住叶瑾胸口窟窿,防止血流。

  心底默念,再流,求求……

  叶瑾颤抖抓住顾恬手,“……死,……活,听……听吗…”

  “,,大夫马就,丫坚持一,。”

  顾恬脑乱,一法及其清晰,自欺欺人,捂紧窟窿,流血,丫便活。

  却用,血越流越,叶瑾脸色越越差。

  “…听,…生活,…平常,平常百姓…一般,再…再娶…夫人。”

  顾恬忽哭,“此生,一妻子,所活听,就一次,就一次,听话。”

  颤抖,哭乞求离。

  沈凌等人见顾恬,即将被抛弃孩子一般,卑微怜。

  泪水滴入叶瑾嘴里,忽口,“苦啊……顾恬。”

  所啊,别哭。

  就,009助手忽。

  【恭喜宿,顺利完任务,灵魂始脱离。】

  当完,叶瑾觉自己魂魄逐渐脱离具身体。

  痛。

  叶瑾闭睛,意识始涣散,“顾恬……痛。”

  听喊疼,此听脆生生喊疼,顾恬胸口被刺生疼。

  “帮…夫君帮…”

  【灵魂抽离功,准备返,通道准备…】

  话未完,叶瑾手垂落……

  死。

  丫,死……

  顾恬紧紧抱叶瑾尸体,一遍一遍抓手,愿松。

  一瞬间,破悲愤涌顾恬体内。

  “丫!”

  顾恬觉自己心突停住,哭,喉咙里却一丝音。

  悲伤至极,便如此。

  “大夫,快救救…丫…丫!”

  噗……

  一口血喷溅,顾恬终晕。

  握叶瑾手,愿放。

  “将军!”沈凌快速跑,扶住顾恬。

  而飘,未离叶瑾一切,里突流一滴泪,“顾恬……”

  【通道准备完毕,始传送……】

  叶瑾最顾恬一,“活。”

  【3…2…1,传送完!】

  …………

  一月

  “大夫,顾将军才醒?”

  “将军病症实属奇怪,按,早便该醒,……”

  沈凌盯大夫,“?”

  “将军似乎生欲望……”

  生欲望?

  沈凌睁大双,抓大夫,“大夫,请尽力救将军。”

  “将军自己醒,老夫无法。”

  大夫叹口气,收拾东西,晃晃悠悠走。

  沈凌心里一片冰凉。

  夫人死,爷随夫人一死。

  甚至…再醒,面夫人世界。

  蒋垣。

  床顾恬,转沈凌,“顾恬如何?久醒,刚刚大夫,摇,意思?”

  “爷醒,自己活。”

  沈凌语气十分苍凉。

  蒋垣皱眉,一步,顾恬道,“顾恬,再醒,丫,就程四小姐,便一火烧咯!”

  沈凌瞪,将生生推,“!”

  蒋垣并,“骨灰,撒,辈子,别再见最一面!”

  “蒋垣疯?!”沈凌几乎吼句话。

  蒋垣一副破罐子破摔模,“顾恬,再醒,便……”

  蒋垣抬脚便。

  “敢!”

  顾恬醒。

  盯蒋垣,散猩红。

  沈凌震惊,快步走顾恬面,“爷,醒!”

  敢相信,确认才真,“叫大夫!”

  转身跑。

  “哪?”顾恬蒋垣。

  蒋垣沉默片刻,“埋。”

  顾恬盯,难言喻愤怒。

  “哪?带!”顾恬哑音。

  “死,斯人逝,让入土安。”

  顾恬盯,睛里仿佛渗血一般,一字一字,“带,,!”

  蒋垣一,终妥协,“,带。”

  顾恬急急身,步子稳。

  “爷,哪?”沈凌刚请大夫,“将大夫请。”

  顾恬并,固执往面走。

  沈凌让大夫退,自己则默默跟面。

  蒋垣扶走许久。

  才汴城一满山花方,找一处新坟。

  坟坐一人。

  盛书霖。

  手拿一支梅花簪,听见音,,见顾恬,将簪子收,又转。

  “若,,便死,顾恬,害。”

  盛书霖手拿酒壶,似乎醉。

  蒋垣顾恬一,一步,一提盛书霖,“与顾恬干系?若带,怎死?”

  盛书霖话,醉厉害,听。

  顾恬步履蹒跚挪叶瑾坟,面刻,顾门程氏之墓。

  突瘫。

  原,真。

  顾恬忽站,走墓碑面,用手扒泥土,似乎确认。

  蒋垣见,连忙沈凌拉住。

  “顾恬,做!”

  蒋垣拉住双手。

  此泥土红色斑斑,手指破。

  顾恬仿佛陷入执念,“死,骗。”

  “死!怀里,爷!”

  顾恬突愣原,颓废呆坐原,整呈一股颓败之气。

  神通红,面色苍白

  巴冒一茬一茬胡子。

  蒋垣几乎认,人往日里温润男子。

  忍,转身。

  “爷……”沈凌叫一,音里透忍,“夫人,让活。”

  顾恬一。

  蒋垣,“顾恬,将军,关百姓等救。”

  听话,顾恬忽。

  关百姓,呵,怎救呢?

  连自己最爱人救,又如何救?

  “关需。”

  蒋垣拿一块手帕,面绣顾字,递顾恬,“夫人留。”

  顾恬终身,双手颤抖接块手帕。

  ,记当并,自己硬塞。

  摸摸,里面似乎东西。

  一层一层打,十分小心。

  里面一名花籽。

  顾恬蒋垣。

  “放,拿,就里面。”

  顾恬又沈凌。

  见沈凌,愈轻柔。

  “夫人大概喜欢花,所才小心带身。”

  顾恬小心捧花籽,军营。

  蒋垣人见,便跟面,军营。

  当顾恬军营里面待许久,直至黑才堪堪。

  便直接关押胡方。

  “,谁派杀?”

  顾恬靠椅子,神情凉薄。

  目光如刀,胡。

  “呼顿单?”

  呼顿单,匈奴首领名字。

  胡神清明,里面充斥明晃晃无畏。

  整人呈大字被绑架子,身全血红鞭印,应该顾恬之便受许刑罚。

  听话,嗤笑一,并,子,似乎做咬死打算。

  顾恬站,径直走,落一句话,“死,管用办法,撬嘴。”

  “!”

  顾恬背,一惨叫。

  人怜悯,直里面传一,“!”

  顾恬,冷峻神情刻脸。

  “将军……”

  顾恬摆手,走,满身血污男人,忽叶瑾死。

  顾恬握紧拳,压心底暴虐,一,才口,“。”

  胡,底无畏早消失,取而代之恐惧。

  “,,陛…”

  完,便狂笑,一笑一吐血,“哈哈……顾恬,所守护陛,竟让死!哈哈…陛让抓呼顿单,杀!”

  张珏原本就觊觎叶瑾美色,碍顾恬,又敢轻举妄。

  顾恬一心大患,呼顿单,便一条毒计。

  等顾恬抓呼顿单,平复关之,便找机,杀顾恬。

  顾恬一死,叶瑾总弄手。

  如此,便一举。

  顾恬就静静癫狂模,等笑完之,才话,“守护,百姓。”

  胡低呵一,“太虚伪。”话自言自语,又顾恬。

  “死。”

  胡忽慌神,大叫,“招,饶,死!死!”

  顾恬语气冰凉,“必须死。”

  完,胡便被堵嘴。

  刀刀落,胡连,便直接死。

  顾恬嫌恶皱皱眉,身。

  …………

  第二日,呼顿单首级被挂汴城城墙之。

  匈奴见此退兵,始内斗。

  顾恬班师朝,第一件情便让新帝位。

  拿一份诏书,及当侍奉先帝左右太监,清先帝之死。

  按太监忆,当晚,先皇忆六皇子生母,伤心,竟萌生欲立六皇子帝。

  谁恰让太子张珏听,拿被药食物,一种无色无味药,剂量小,太医查,先皇吃竟浑身乏力。

  张珏又叫军机处人,当场拟传位圣旨,拿传玉玺,盖章。

  做一切,就先皇面控诉先皇满,先皇恨。

  先皇哪里自己疼爱皇子竟如此恨自己,喉咙里哽一口气,忽觉胸口处极闷,疼慌,一阵,竟生生被气死龙床。

  登位之本直接杀六皇子张珏,却曾短竟自己被烧死宫殿之内,虽疑虑,却并查线索,由此,便放心,安心坐皇位。

  此一被揭,张珏太子之位自保。

  张珏台,一之间,皇帝之位竟空。

  就,死六皇子却忽死而复生,继承大统。

  此一,顾恬辞朝堂官职,此踪迹。

  …………

  汴城

  汴城空一府官职,盛书霖需历练由,请调汴城。

  日空闲,便独自架马门。

  走半辰,终遍野山花方。

  凭记忆寻处坟墓,香,忽一旁远处一片紫蓝色,奇,走几步,终见一处房屋。

  心里隐隐道,又步,忽见一人屋里。

  一袭粗布衣裳,穿身却并违,反而种矜贵感觉。

  “顾恬?”确定口。

  人,一贯温润模。

  真!

  “当辞官便失踪迹,沈凌等人寻一。”

  盛书霖笑笑,脸释。

  “希望平常百姓日子。”见盛书霖紫蓝色花,脸浮笑意,“留唯一东西。”

  盛书霖顿顿,忽而笑笑,“照顾。”

  紫蓝色花似刚刚被浇水,阳光照射闪闪光,一派生机勃勃景象。

  盛书霖怀里拿一支梅花簪,递顾恬,“,便交,算物归原。”

  顾恬笑笑,接支簪子,揣入怀里。

  “如此,便。”

  顾恬,并话。

  盛书霖驾马离,直至一刻,才算真释。

  顾恬远处墓碑,目光温柔。

  丫别怕,夫君里守,直至世,永远待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