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二十二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455 2020-09-08 20:05:06

  叶瑾一觉醒便一旁盛书霖,微微用力身,却全身力气。

  一旁盛书霖见,连忙伸手扶,“感觉如何?晕?”

  叶瑾摇摇,话,便一妇人。

  带一方方言,盛书霖,“盛小哥,妹子醒?”

  手里端碗黑乎乎东西,叶瑾,大致药。

  盛书霖接手碗,“醒,谢婶子。”

  夫人摆摆手,“谢客气哩。”

  接走步,见叶瑾,一脸吃惊,“老爷哩,,盛小哥呀,妹子长跟仙一哩,怕仙女转世哦!”

  由脸表情太夸张,让叶瑾无意识弯弯唇角。

  脸色苍白,一笑倒并艳丽,反而让人觉一股子仙气。

  大婶当呆,喃喃,“当真真菩萨显灵哩。”

  盛书霖呆,第一次叶瑾子笑,常,毫无防备。

  而笑容一瞬间,盛书霖味完,快便消失见。

  咳一,吹吹手药,用勺子舀一勺药,送叶瑾嘴巴,“,先药喝。”

  语气温柔,哄小孩子。

  叶瑾此恢复一力气,摇摇,伸手接药碗,“自己便。”

  盛书霖愣一,忽而释一笑,直接递叶瑾,“,大姑娘,该自己喝药。”

  阿婶省视神,哈哈一笑,“阿娘养娇气,婶子甜食?”

  大婶拍拍大腿,嘴里念叨,“几日糖,等,妹子化糖水拿。”

  大婶实诚人,嘴,手便,快步走。

  叶瑾拿黑乎乎药犯难,条件许一口一口喝,犹豫一儿,决定一口气将药喝完。

  拿勺子翻药,一弄一般吹气。

  ,药终凉,叶瑾呼口气,迅速将药全部倒嘴里。

  一瞬间,苦涩充斥叶瑾整舌,紧紧皱眉,似乎将整张脸皱一。

  盛书霖连忙倒杯水,叶瑾接,整灌,嘴里苦味总算冲淡一。

  “如何?苦吗?”

  叶瑾摇,道,“。”

  盛书霖听懂意思,大致,,吧。

  苦笑一,随道,“再休息一,明日便。”

  叶瑾固执,摇摇,里耽误一,场刀光剑影,谁道顾恬?

  越快里越,如果梦境真,提醒一顾恬。

  盛书霖笑笑,站身,“行,准备一。”

  叶瑾,当盛书霖,忽,“谢谢,表哥。”

  盛书霖笑,“客气,自兄妹。”

  自己道,兄妹字,难受。

  “妹子,糖水哩。”

  大婶端一碗糖水,用温水泡,便叶瑾直接喝。

  接,温道句谢谢。

  “讲客气哩。”大婶将糖水递便坐床,喝糖水。

  叶瑾拿勺子,一小勺一小勺舀,喝许久才喝完。

  大婶,禁感叹,“咋喝水呢?”

  话音小,叶瑾并听句话。

  “孩娘,孩娘!”一黑黢黢男人跑,一脸焦急模。

  “怎啦?啦?”大婶吓一跳,连忙站,“小虎又惹?”

  “……!”男人喘口气,“找……顾府夫人。”

  叶瑾怔一,“让吧。”语气虚弱且淡漠,“找。”

  真阴魂散呐。

  人互一,怔住。

  男人走将人带。

  几人一便单膝跪。

  “属见夫人。”

  叶瑾十一,淡淡口,“吧。”

  几人并身,低道:“请夫人随等府。”

  “。”叶瑾撇一,音虚弱。

  “夫人难等。”

  叶瑾咳,语气尽严肃,“顾恬死,救。”

  “请夫人随府。”十愣一,却依旧句话。

  叶瑾盯,一字一句,“既,便绑将绑。”

  阿卓一忍住,忽站,“直接夫人打晕扛吧,又依,让,让!”

  十:“……”

  爷派玩意,怕觉任务轻松,增加难度?

  铁钢,瞪一,“!”

  刚刚完,盛书霖便外面。

  刚刚,就巧,一字漏听阿卓话。

  冲,护小鸡姿态护叶瑾,,“吧?”

  十:总觉爷绿。

  叶瑾摇摇,无。

  盛书霖才转十等人,一副防备姿态。

  十郁闷,明明顾府夫人,走近就算,一副护犊子模怎?

  “做?”盛书霖率先口。

  “请夫人府,与无关,盛大人。”十语气紧慢。

  盛书霖愣一,快反应,“,救爷。”

  十皱眉,难道爷真?

  仅一秒,便收法,“需履行爷交代任务,其余,管。”

  果通。

  叶瑾狠狠皱眉,手忽一刀,抵喉咙处,“汴城,拦,若死,顾恬交代。”

  叶瑾当用力,装用力模。

  却盛书霖吓坏,神凌厉十,“逼死吗?”

  十:做啊!?

  任务太难!

  弄,十反而道该怎办。

  让夫人汴城,直接将带京城?

  十觉怎选错。

  刀子愈愈近,终口,“夫人,请放刀子,属与您一!”

  本就顾恬派保护叶瑾,此又盛书霖,当跟。

  叶瑾盯睛,“此话当真?”

  十抱拳,“属谎。”

  见,叶瑾如脱力一般,松刀子,见状盛书霖快速抢刀子。

  “走,便!”

  “!”

  几人收拾一番,便告别大婶夫妇,跨马离。

  …………

  汴城军营

  “一月,放火烧敌方粮食库,撑许久,几日,若全力一击便直接退兵。”顾恬众人,“所做充分准备,防止敌军强行攻城。”

  “各位将军,几日加强守备,就几日,被敌军逐击破。”

  “!”

  顾恬,“行,吧。”完众人便走

  “蒋垣留。”

  蒋垣一脸茫,最近应该乱话吧?

  等待众人走之,顾恬才,“需另外办一件。”

  蒋垣才放心,“何?”

  “估计敌军日便直接攻城,虽粮食,却炮车,需带一人马,办法将炮弹全部毁坏。”

  蒋垣听完之,“,道。”

  蒋垣虽人靠谱,办却挺让人放心。

  炮弹比其,顾恬少句,“炮火力量非比寻常,销毁一定加小心。”

  蒋垣严肃,答之便。

  顾恬才揉揉眉心,忽书桌一封信,拿手才一月。

  最近忙谋划,忘记封信。

  伸手拿,拆一,眉倏皱,见面写六大字。

  夫人关。

  顾恬怒极,手拍桌子,“顾十!”

  叶瑾身子极弱,如何受长途跋涉之苦,况且,一介弱女子,如何一人走关?

  顾恬心急如焚,快离汴城寻。

  再等日,再等日便。

  顾恬抑制住心急,再件情。

  担心抑制住。

  几日顾恬脸整黑,整兵营人道,几日顾将军心情,甚至差。

  因大即导致。

  突黑,叶瑾一空,便觉大妙。

  梦境里气一模一,就今吗,愈感觉妙。

  “快一!”叶瑾朝身人叫唤。

  几人见叶瑾难脸色,心里觉太舒服,总觉生。

  …………

  “将军,敌军城,迎?”

  顾恬勾勾唇角,“兵!”

  一道雷响,黑色空撕一道口子,紧接,细雨飘。

  军峙,必死伤。

  乌压压空闪一道雷,映亮士兵神情,一张张轻脸,带必胜决心。

  忽而,匈奴首领骑马步,里充斥愤怒,嘴大胡子微微翘,朝顾恬道,“早听闻贵顾恬顾将军顶顶厉害将军,如今峙,却阴险小人。”

  顾恬巴微微扬,唇角勾一抹笑,脸带冷峻神情,“打靠脑子,况且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吗?”

  微微附身,一副羁模,“怎首领就怒呢?”

  大胡子表情突变凶狠,见顾恬仿佛见猎物,忽一笑:“便让,底鹿死谁手。”

  人哈哈一笑,表情凶狠,一道道闪电照耀,宛如狱厉鬼:“杀!”

  随一音,鼓响。

  鼓鸣鸣,呐喊。

  配合电闪雷鸣,此刻场犹如修罗场。

  血流河,形容就此。

  “夫人,。”

  十抹一雨水,目光所及之处,遍一片红色。

  叶瑾第一次见真场,鼻间全腥味,雨水腥味混合鲜血,让吐。

  忍住呕吐欲望,神场寻找。

  一,才找梦境张脸,杀顾恬张脸,李封!

  十,“,盯人,如果靠近顾恬,便控制住。”

  十顺视线,一字脸人,冷一张脸,让人觉十分严肃。

  ,便直接使用轻功,飞身。

  叶瑾又找一圈,总算顾恬,一大胡子打一

  大胡子拿大刀朝顾恬冲,顾恬手持长枪,胯马,身子往一压,轻松躲。

  梦境一…

  见顾恬躲,大胡子直接将刀锋变,直直往砍。

  顾恬拿长枪一挡,便化解攻。

  梦境一…

  叶瑾皱眉,种预感,带犹豫,直直往顾恬跑。

  盛书霖吓一跳,连忙拦,“慧儿,干?”

  叶瑾并答,顾恬方。

  人刀枪交锋,打往。

  几招之,大胡子落风。

  快!

  顾恬乘胜追击,再次枪。

  叶瑾,“阿卓,带!”

  “慧儿,胡闹!”盛书霖立即阻止。

  刀剑无,伤如何?

  叶瑾铁心,睛直直盯阿卓,“带!”

  阿卓听话,,便将叶瑾带。

  再顾恬,长枪一挑,将大胡子打落。

  长枪往一刺,抵大胡子喉间,大胡子大刀哐当一,掉落。

  顾恬飞身,单手拎大胡子,飞身往面一摔,枪架大胡子身,“首领被生擒!”

  场逐渐安静。

  叶瑾见逐渐稳定,又李封。

  人抿唇,安安静静站一旁,一丝奇怪举。

  叶瑾悬心才放。

  恰,顾恬。

  顾恬先眨眨睛,脸满置信,随嘴角溢一丝笑意。

  就静静处一副血腥场面之,叶瑾里,竟将剥离。

  忽无意识笑笑,“顾恬。”

  极美。

  音小,顾恬就听。

  才觉真实。

  叶瑾一步步走顾恬。

  慢慢变小跑…

  突,快跑!

  “顾恬!”

  与刚刚,音充满惊慌。

  “噗嗤”

  冷兵器透衣物刺入人体所独音,顾恬听清楚。

  一秒,心心念念丫,直直倒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