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二十一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201 2020-09-07 20:30:56

  乌压压黑,仿佛马就雨一般。

  军交战,士兵脸神情一致。

  忽而,匈奴领架马步,“听便顶顶厉害将军?,如此嘛,模,比暖帐里婆娘白净……”

  完,面兵大笑。

  目光凶狠,见顾恬仿佛见猎物,眼光。

  顾恬冷哼一声,表情略带一丝讥讽,“厉害厉害,等本将军送见阎王便知道。”

  人哈哈一笑,表情突变凶狠,“给杀!”

  随一声音,黑压压空被撕开一道口子,雨水里面漏。

  军交战,必死伤。

  战鼓鸣鸣,呐喊声声,空闪电映亮士兵脸。

  对于生命漠,对于战场麻木,压眼底一丝,对于生存渴望。

  匈奴领拿大刀便朝顾恬冲,顾恬丝毫慌,手持长枪,胯战马,身子往一压,轻松躲。

  见顾恬躲,匈奴领直接将刀锋变向,直直往砍。

  顾恬拿长枪一挡,便化解进攻。

  进攻成,领便收回大刀,架马退几步,“顾将军功夫错啊,兴致草原,成部。”

  顾恬收枪,听话,唇角微弯,溢一声嗤笑,“命。”

  声线温柔,话却铿锵力。

  完等领反应,直接提枪冲。

  匈奴领脸色一变,“堂路走,狱无门自。”

  人刀枪交锋,打往,几招之,匈奴首领终究敌顾恬,落于风。

  见此顾恬乘胜追击,再次枪,直接结……

  就,异变突生,顾恬方刺一柄长剑!

  此顾恬根本顾及面。

  “爷!”

  一旁沈凌睁大眼睛,手动作愈发干脆利落。

  离顾恬太远,一半。

  顾恬被剑直直刺心脏,倒,鲜红血伴随雨水渗入土。

  回向人,泪水让视线模糊清,依稀记柄剑,李封……

  叛贼!

  顾恬握紧手枪,一枪一,杀光周围蠢蠢欲动匈奴兵。

  匈奴兵一波接一波,顾恬却已经太力气。

  顾恬秋千坐丫,,一。

  突悔,走候太匆忙。

  夫人,夫怕食言。

  顾恬带眷恋,缓缓倒。

  “将军!”

  “爷!”

  …………

  “顾恬!”叶瑾忽床惊醒,满大汗,脸散惊慌。

  盛书霖外面冲进,叶瑾空洞眼神一跳。

  见般模。

  “慧儿,怎?怎?”伸手,轻轻拭脸汗水。

  叶瑾才反应,又恢复往日里平静,双眸向,眼神竟些锐利,“怎里?”

  盛书霖低,始终放心。

  “跟踪?”话问平淡,述一件既定事实。

  盛书霖忽抬,眸竟些慌乱,“放心。”

  盛书霖变,股子洒脱。

  叶瑾小心翼翼眼神,忽开口,“盛书霖,已顾妇。”

  盛书霖手如触电一般,快速缩回。

  怔怔叶瑾,忽而垂眼帘,“唐突。”

  怀里拿一块手帕,递给叶瑾。

  叶瑾却摇摇,自己拿一方手帕,盛书霖一眼,面绣顾。

  顾恬。

  收回手帕,转而问道:“做噩梦?”

  叶瑾点点。

  盛书霖继续问:“顾恬?”

  叶瑾愣,又顾恬死模,现心脏处种隐隐作痛感觉,就刀捅身。

  “又梦事。”

  盛书霖皱皱眉,耐心安慰道,“别担心,按现路程,最十日路程便赶汴城。”

  叶瑾却摇摇,狭长眼睛里透一丝紧张,“行,再快点。”

  盛书霖许久,终于一字。

  …………

  “等方,终于找夫人踪迹。”一黑衣人站十三面,回禀道。

  顿顿,又补一句,“身边似乎跟盛书霖……”

  十三皱皱眉,总觉盛书霖如影随形。

  阿卓兴奋笑笑,道:“快将夫人带回!”

  十三抬手打断,“打草惊蛇,先跟,等晚,再悄悄夫人带回。”十三低沉嗓音,语气些太。

  十几暗卫京城一路找,快麻迦岭,才堪堪找。

  知道勘察力弱,夫人太躲。

  阿卓些明白,“已经找夫人,什等晚?”

  十三白一眼,真怀疑爷兵,“觉夫人跟回?”

  阿卓认真,摇。

  十三又问:“觉,夫人跟走?”

  阿卓又一,继续摇。

  “所等晚。”十三抱手,正明白,就听,“夫人打晕带回,夫人武功呀!”

  阿卓觉自己办法。

  十三笑笑,右手握拳锤左手手心,一副赞模,“对啊,怎呢!”

  阿卓意笑笑,“吧,就聪明吧!”

  “吧!”十三十分慷慨。

  阿卓意洋洋,撸衣袖正准备开干,“,……”

  话完就被十三打断,阴侧侧,“觉做,爷剁碎喂狗。”

  阿卓瞬间焉。

  “等晚吧!”阿卓十分快速句话。

  十三笑笑,心里终于舒坦。

  夜,十三带十几暗卫落叶瑾休息客栈。

  十三轻轻落叶瑾门外,怀里掏一根迷烟,往里面吹进。

  一盏茶间,其余暗卫才门打开,透气,等迷烟散之,才步伐轻盈走进。

  十三走床,先句,“夫人,属罪。”

  才伸手准备连被子人整抱。

  人!

  十三抱候,被子里面枕,哪里人?

  被发现!

  “夫人跑,快追!”十三语气些急。

  “!”暗卫令,赶忙追。

  …………

  “面就麻迦岭,方,快便汴城。”

  盛书霖骑马走,面跟叶瑾。

  “快就……”

  盛书霖一边一边回叶瑾,却发现脸色苍白,脸正流汗。

  摇摇欲坠身形,连忙马,扶,“怎?身体舒服?”

  又马身拿一壶水,给叶瑾喝,“怎,点吗?”

  伸手探探叶瑾额,烫!

  此叶瑾已经话,觉自己晕,似乎发烧。

  怎就发烧呢?马就汴城呀。

  “……事,继续…赶…路。”叶瑾挣扎就,实虚弱,连坐坐。

  盛书霖却忽发作,语气里带愤怒,“病成子怎赶路?就顾自己性命?”

  盛书霖期望叶瑾回答,而已。

  盛书霖顾叶瑾挣扎,直接抱,“面村庄,带治病。”

  叶瑾脑袋昏昏沉沉,此已经听什,而一昏,便直接晕。

  汴城

  “将军,您信件,京城。”

  顾恬正蒋垣,朱奇几人讨论战况。

  听声音,接信件,放一旁桌,并打算现。

  “将军淡事吗?!”朱奇皱皱眉,觉小兵太候。

  小兵被朱奇吼一抖擞,弯腰回,便急急。

  “,继续。”顾恬朱奇一眼。

  “身,汴城百姓,退,便进攻,所幸汴城易守难攻,耗。”顾恬指军事图道。

  “始终长久之计。”顾恬一眼所人反应,继续道,“所动击。”

  朱奇最喜欢顾恬刚刚些弯弯绕绕,此见打战,兴趣。

  换手撑桌,粗嗓子,“就该群孙子打回!”

  蒋垣一眼,眼神略带满,“打打,关键用用脑子,怎打,,横冲直撞?”

  朱奇再怎粗汉,此听蒋垣嘲讽。

  本就一脾气人,此更怒,哼哼声,开口道:“话什意思,骂脑子吗?”

  蒋垣忽噗嗤一声笑,抱双手,巴微扬,眼睛朝,一派俯视姿态,冷哼一声,“真难,亏知道自己脑子。”

  朱奇听更气,手直接拍桌,怒视,“臭小子,敢骂脑子……”

  话完便被蒋垣接话茬,“如此易守难攻汴城,带领走向弹尽粮绝步,如此就脑子?”

  朱奇一口气卡喉咙里,将脸憋通红,“小兔崽子,朱爷爷打战候知道哪呢,毛长齐,就敢对评论足!”

  眼人就打,顾恬终于声,拍一桌子,收一贯温润,面色铁青,“成何体统!”

  一声让人停,顾恬,“歹脸人,如此吵吵闹闹,让底人笑话!”

  朱奇服气,大声,“先挑事!”

  蒋垣哼一声,并再吵。

  顾恬撇一眼,“汴城之事确实失责。”

  话事实,却明晃晃打朱奇脸。

  “现做,怎收回边关,而些已经事情吵动手!”

  顾恬字字铿锵,砸朱奇心里,觉羞愤。

  边关失守,退至汴城,职责,汴城差点失守,职责确实,就被明晃晃,就打脸。

  朱奇少一名猛将,受夸奖,尝战争,一朝被派镇守边关,久而久之,便习惯。

  此次皇帝驾崩,匈奴突犯,忽便拿手刀战场,几安稳,已经让忘记战场面厮杀感觉。

  一将军,忘记手刀,终将陨落。

  朱奇就一将军。

  憋许久,朱奇脸色通红,终于低,无奈,抛弃轻骄傲。

  “边关失守,失,末将愿意将功补!”抬,语气诚恳。

  顾恬十分满意,唇角微扬,带一抹笑意,随又板脸,“将军大战如此吵闹,按照军规,每人领十记军棍。”

  朱奇倒话,直接领罚。

  蒋垣却忽笑,又皮脸,眼顾恬,敢大声,喃喃道,“十记军棍,跟打似。”

  耐住顾恬耳朵使,自听蒋垣话,于笑笑,唇角微扬,“加五十棍?”

  蒋垣欲哭无泪,顾恬五十就绝对五十,于狠狠打自己嘴巴,向顾恬,“别啊,开玩笑呢!”

  顾恬却理,自己军事图。

  蒋垣往凑一步,笑眯眯指军事图,“如让弹尽粮绝?”

  顾恬才,眼模。

  “事便交由办。”顾恬淡淡声。

  蒋垣呆呆,“啥?”

  顾恬确定点,“就定!”

  什叫搬石砸自己脚?就。

  于蒋垣趁机,“领十记军棍!”故意强调十记。

  顾恬点点,话,见状蒋垣便喜滋滋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