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二十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020 2020-09-06 20:00:00

  “爷,。”沈凌撩帘子,将刚刚几人话又一遍。

  一旁蒋垣一脸忿。

  走顾恬,用极恨铁钢语气道,“几孙子非领情,背议论,图啥?”

  顾恬并,自己军图。

  见副模,蒋垣更气,一巴掌拍桌,喃喃自语,“几孙子,小爷非整治整治……”

  “抬手。”顾恬总算。

  蒋垣睛,立刻手收。

  呀,太吓人。

  虽身体实诚,嘴却并停,“打抱平。”

  蒋垣太爱话,让顾恬觉吵。

  抬手就蒋垣哑穴。

  蒋垣次反应倒快,伸手一挡,嘚瑟朝顾恬嘿嘿一笑,“被次,总算挡……”

  接话。

  顾恬弯弯睛,收刚刚穴左手,语气紧慢,“聒噪。”

  蒋垣欲哭无泪。

  垮脸,咿咿呀呀比划半,见顾恬,老实站一,再任何。

  顾恬眉梢松松,眸子里带一丝笑意,总算清净。

  …………

  京城,顾府

  “小姐,行吗?”

  影影绰绰人影映射走廊里。

  叶瑾面无表情,“跟就行。”

  面人,唯唯诺诺跟叶瑾。

  人行至门处,却被拦。

  “见夫人,将军令,请夫人。”

  人穿一身府人装束,叶瑾一副孔武力模,却并丁,反倒军营将士。

  顾恬臭男人,关押犯人呢,犯人吗?叶瑾忍住心里骂道。

  “难道一直就一直?”叶瑾音冷清,倒人住。

  略微思索一番,话……毛病。

  而且似乎道。

  答案,叶瑾又道:“被关押犯人吗?”

  听话,人连忙口,“夫人恕罪,属意思,爷临走……”

  话完就被叶瑾接话,“便让。”

  壮汉一脸难,“……”

  就犹豫之,叶瑾带白霜门。

  “夫人………”

  壮汉一脸愁容,“十,夫人……。”

  语气竟委屈。

  十才暗处,脸忽叹口气,无奈,“无,暗卫跟。”

  接又句,“跟。”

  壮汉,人便跟。

  …………

  “小姐,关?”白霜小心翼翼,叶瑾脸色并。

  叶瑾一袭鹅黄色长裙走街,虽长相艳丽,神实刺骨,一便招惹。

  实叶瑾急关,近日,睡越越安稳。

  昨晚做梦,竟梦顾恬被一剑刺穿心脏,道日所思夜所梦,预感一准,顾恬死满满眷恋舍与愧疚,叶瑾便安心待顾府。

  叶瑾白霜一,“人跟。”

  “啊,如何?”白霜张圆圆睛,一副吃惊模。

  叶瑾四周望望,面制衣坊,忽勾唇,皮笑肉笑,“。”完就往走。

  白霜见解,“小姐做衣服吗?小姐,等等啊…”

  巷子里,人站往外。

  “怎办?跟吗?”壮汉身人。

  十一,忽,“阿卓,真跟爷吗?”

  怎脑子如此灵光?

  阿卓,少斜靠墙,浓浓怀疑。

  冲十哼一,“小!”完便跟叶瑾店。

  十,并拦,句,“夫人。”

  黑暗人答句,人便消失见。

  阿卓,并叶瑾仆二人,众人齐刷刷,心略微急,便大质,“爷做?爷身金子啊!”

  众人纷纷做自己。

  甚至几人被语气吓跑。

  怪众人,高一大子,面露凶相,就找茬。

  制衣坊掌柜巍巍颤颤走面,小心翼翼道,“位壮士,?”

  阿卓一脸莫名,世道,掌柜商客吗?

  “敢店,刚刚见一貌美女子?”阿卓用手比划一,“大约高”

  原找人,掌柜略微思索一番,觉阿卓范围太广。

  “壮士寻找位姑娘特?”掌柜抬。

  阿卓却如何形容,“就…就长…跟仙似。”完面含期待掌柜。

  掌柜犯难。

  一里客人如此,姑娘便占大半,跟仙女似姑娘,叫如何分辨?

  见掌柜忆脸皱一团,阿卓便渐渐失耐心。

  鼓双掌柜。

  掌柜吓轻,抖抖嗦嗦摇摇,“壮士,老夫未曾见位姑娘啊。”

  当掌柜壮汉怒,一黑衣服少走。

  少先壮汉一,道:“掌柜别怕,就长吓人。”

  话音刚落,壮汉便冲憨憨笑一。

  “找一身黄色长裙女子,龄大,却极貌美,脸表情,身跟一唯唯诺诺丫鬟,人掌柜印象?”

  十一完,掌柜几乎就道谁,连忙,“刚刚位姑娘,订做一身衣裳,此里面量尺寸。”

  阿卓,难怪刚刚夫人。

  “掌柜否让人量吗?”

  掌柜面露疑色,却敢待,快步走。

  一哪里其人,自娘子一人里面。

  “娘子,刚刚女子呢?”

  “久面走。”

  坏!求位壮士迁怒就。

  掌柜快步走,十,“壮士,女子走……”

  “?”

  阿卓快步走,果真见夫人。

  抓掌柜衣领,“道人哪?”

  掌柜全身颤抖,指指门方,“往…往门走。”

  “追!”

  十完,毫犹豫门走。

  巷子里,十唤暗卫,道:“人道夫人落?”

  暗卫,,无人话。

  竟无人道?

  又一暗卫站立十面,“夫人盛府。”

  “哪盛府?”

  “盛书霖盛大人。”

  十:“……”

  爷临走特意叮嘱,一定让夫人盛书霖见面。

  倒,夫人直接盛府!

  “快盛府!”十语气急,怕爷道,宰。

  “!”

  话音一落,几道黑影嗖嗖就见。

  …………

  “?再一遍,哪?”程泽远怀疑自己听错。

  叶瑾慌忙,甚至喝一口茶,“找顾恬。”

  “哪?”

  “关汴城。”

  “道……”程泽远一口气,喝口水顺顺。

  怎四妹法如此奇特?

  简直就一一。

  盛书霖落一丝落寞。

  便如此喜欢?竟顾自己危险找?

  “太危险,身子太弱,万万帮。”

  叶瑾抿抿嘴唇,藏固执。

  盛书霖见状道,“就非找?”

  “危险,救。”

  “又如何便危险?”程泽远语速快,“顾恬少名,场摸爬滚打,如何?倒,副身子,关,病死半路!”

  叶瑾又喝口茶,微微抬眸,“昨晚做梦,梦被人一剑插入心脏……”

  话一人皆沉默。

  许久程泽远才口,“一梦而,当真。”

  “若真,又该如何?”

  盛书霖站,“若真,又如何?”

  “若死,便死。”

  又一阵沉默,大厅内静怕。

  盛书霖跌坐椅子,“便如此…爱…”

  叶瑾,女子安安静静坐里,手端茶,就轻飘飘一句话。

  微微抬,目光似,又似落身。

  琥珀色眸子颜色淡,形一种淡漠。

  红唇微启,却并话,喝一口茶。

  爱吗?

  ,任务失败确实死。

  人再话,唯外鸟儿,吱吱喳喳叫唤。

  “帮。”盛书霖字,语气艰难。

  程泽远皱眉,“子期……”语气责备。

  “怎跟胡闹?”

  盛书霖再叶瑾,径直厅内。

  程泽远跟,一抓住盛书霖,“怎由?”

  “如何?,顾恬死,死,该如何,让?让,该如何?”盛书霖完段话,全身被抽力气一般,再一句话。

  程泽远默默,扶,话。

  “爷,外面人自称顾府顾十,府请夫人府。”

  顾府人。

  盛书霖站,程泽远使色,“。”

  罢便丁走。

  程泽远则快步里面,“顾府人。”

  “……”

  叶瑾放手茶杯,站,“。”

  “顾府。”程泽远冷静实。

  又哪里?

  娘?待盛府?哪合适。

  叶瑾眨眨睛,“便。”

  程泽远。

  …………

  盛府门口

  叶瑾刚刚走门口,便见十及壮汉阿卓。

  扶额,几人听顾恬,就让程泽远帮。

  “十。”淡淡叫一句。

  十等人叶瑾行礼,“夫人。”

  盛书霖见,,“?”

  叶瑾毫犹豫,“。”

  “,帮。”

  叶瑾谢谢,转身离。

  路十叶瑾,“夫人做?”

  叶瑾淡漠一,“听顾恬令?”

  十愣秒,“爷。”

  叶瑾毫意外,摆手,“如此便。”

  径直面走,再一句话。

  阿卓挠挠脑袋,一副懂模,用手肘撞撞一旁十,道:“?听懂。”

  十摸摸被撞痛肩膀,瞪一。

  懂就懂,撞干!

  莫名被瞪阿卓:“???”

  …………

  接几日,程泽远顾府勤许,带程宜韵,几人一游玩。

  刚始十及其戒备,而叶瑾表却并无异常,叶瑾程宜韵游玩变常态。

  直一,叶瑾便再府,十始觉大妙。

  寻一圈之,房叶瑾留字条,面仅写五字。

  寻顾恬。

  十大惊,立马写封书信,让人快马送顾恬。

  而自己则带阿卓及剩暗卫,走近路追叶瑾。

  一种预感,若夫人意外,爷怕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