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十九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201 2020-09-05 20:48:29

  夕阳,一阵微风拂,似扫人间箭弩拔张。

  顾恬忽叹口气,神紧紧盯,一步,将抱入怀。

  “带。”

  妥协轻而易举。

  叶瑾忽,眸子一丝笑意,语气淡漠,“安分。”

  顾恬环住肩,觉纤弱。

  罢,安排一切。

  …………

  征日,京城百姓相送城。

  顾恬一袭漆黑铠甲,阳光折射显及其严肃。

  跨坐马,本应一派威风凛凛模,因身,始终温顺几分。

  百姓纷纷顾恬,俊美将军嘴角始终挂一分笑意,却高大威武,守护将军。

  微风煦,突人喊句,愿将军凯旋而归!

  百姓纷纷跪拜顾恬,跟大喊,“愿将军凯旋而归!”

  顷刻间,百姓音响彻京城整空。

  带无数信仰与希望。

  壮观场景,让人莫名觉庄重。

  百姓敬顾恬神,守护神。

  盛书霖见一幕,始觉,或许表妹最。

  顾恬,人脸挂浅浅笑,依旧温,却又方变,似乎少平日里份疏离。

  一小孩子一晃一晃走,却被士兵拦,顾恬摆摆手,示意放行。

  小孩子扎冲辫,走路稳,却固执走顾恬马。

  顾恬马,蹲与孩子平视。

  小孩子含糊清顾恬话,听清,见嘴里直淌哈口水。

  滴顾恬手,僵硬一,却并生气。

  洁癖,盛书霖倒一次见顾恬般模。

  …………

  人群,一妇人焦急四处张望,寻找,近乎哭,怎里人交代。

  “位夫人,寻孩子?”

  一旁人,妇人希望。

  连忙:“您见?”

  人往顾恬方指指,“幼子?”

  顺人指方,丫口水流顾将军手。

  “……”

  心一急,连忙往挤。

  “丫丫…快!”就往里冲。

  被士兵拦,呵斥一,“无妇人,靠近!”

  “大人,女儿……”音里带哭腔,士兵却并。

  音吸引顾恬注意,抱小孩子,走妇人,“孩子?”

  妇人连连。

  将孩子交妇人,转身就离,却被孩子抓住衣袖。

  “哥哥…俊…”清楚话,却努力吐字,“丫丫…洗…欢……哥哥!”

  话认真,而且一一流口水,顾恬逗笑。

  轻轻摸摸,表情温柔,随转身马。

  顾恬坐马愣几秒,目光扫一圈,摇摇,怎期望人群里找呢,顾恬笑笑,语气严肃,“!”

  伴随音,大部队始浩浩荡荡。

  行一段路,蒋垣忽靠,“喜欢小孩子?”

  沈凌驾马靠近顾恬,递一方手帕。

  顾恬接随意擦擦,撇蒋垣一,唇角微扬,眸带笑,“喜欢。”

  难怪,刚刚小孩口水滴手,见怪人脸黑。

  蒋垣忽小心将汗甩身,位爷表情简直生吞。

  泪。

  “喜欢小孩子,夫人生几…”

  蒋垣表情始猥琐。

  人里,沈凌突叶瑾,轻顾恬,“爷,夫人…醒生气吗?”话语气忐忑。

  昨晚,爷夫人药,道夫人醒,道,总觉大妙。

  顾恬一次叹口气,眉梢微微蹙,生气吗?认真一。

  大概,毕竟丫脸生气情绪。

  似乎永远淡漠,并太大情绪波。

  “如果夫人真找……”

  顾恬,小倌字便被顾恬狠狠瞪。

  蒋垣一脸八卦凑,“找?诶,怎话呢?”

  顾恬冷哼一,。

  手一半暗卫留府里,晾飞飞。

  话,顾恬脸色一直黑,见状沈凌再,自觉闭嘴巴,蒋垣倒怕死,一直叽叽喳喳。

  就被顾恬哑穴。

  蒋垣:泪……

  …………

  顾府

  叶瑾醒午,一觉觉昏脑涨。

  叶瑾第一反应喝水,渴。

  “白霜?白霜……”

  叶瑾唤几句,却并人,自己。

  坐桌,倒杯水,喝,外面一阵脚步传:“小姐唤?”

  叶瑾喝完水总算清醒一,放水杯,轻咳一,手指捏捏太阳穴,“做?”

  白霜自站叶瑾面,伸手替叶瑾揉。

  “今日将军征,奴婢凑热闹。”

  听话,叶瑾瞬间清醒。

  惊站,“?”

  “将军今日征……”白霜忽停,又道,“小姐亲自送将军征而介怀?”

  !

  自己怎睡死?叶瑾哪里明白,顾恬臭男人,居药!

  “小姐必自责,将军特意吩咐奴婢用叫醒小姐……”

  哇,气哦!

  叶瑾沉浸自己思绪里。

  “走久?”

  白霜被话懵,“啊?”

  呆呆自小姐,见蹙眉,狭长盛满……生气?

  小姐竟生气吗?

  稀奇!

  叶瑾神色冰凉,认真白霜,“,走久?”

  白霜忽觉小姐怕,“今早走,一儿。”

  叶瑾估摸,眉皱愈紧。

  “白霜,收拾行李。”

  白霜又愣,收拾行李?

  “小姐哪?”

  叶瑾一,身走桌子旁,自己束长,“关。”

  !!!听错吗?小姐关吗?耳聋今睡醒?

  白霜自小姐端端坐一旁束长,终确定实,听错!

  自小姐今古第一人,怎法奇怪呢?

  连忙阻止:“小姐,……”

  叶瑾并,径直做自己。

  面部冰冷,一长如临大敌。

  剪?

  叶瑾,拿剪刀就准备剪短一。

  白霜一秒阻止叶瑾关,一秒便见拿剪刀……

  “……”

  “小姐别自尽,干啥奴婢帮!”白霜吼自己最大音。

  叶瑾:“???”

  鬼?谁自尽?

  一黑衣人突,使用轻功,快速抢叶瑾手剪刀,再一漂亮翻身便落,“见夫人,奴才暗卫十。”

  叶瑾愣一,才反应,顾恬留暗卫身,怕戴绿帽子?

  “吧。”叶瑾抬,至打量一番,“关。”

  十恭恭敬敬答:“爷令,许夫人院。”

  叶瑾皱眉,囚禁吗?脸瞬间凉,囚禁,男人居敢囚禁自己?

  叶瑾生气,“非。”

  “奴才谨记爷吩咐,请夫人难等。”

  叶瑾忽勾唇笑,“退吧。”

  十忽感受一丝冷意,用余光瞄一,却坐人睛紧紧盯,眸带几分冷意,笑模几分瘆人,“……”

  完便隐暗处。

  偷偷擦擦汗,夫人笑容太怕。

  叶瑾松刚刚束长,一瞬间黑丝铺满叶瑾整背,乌亮乌亮,白霜一步替挽一简单髻。

  “小姐,身子弱,关万万。”白霜苦口婆心劝叶瑾,“且将军最,便。”

  “。”叶瑾忽口,语气似乎又恢复往日平静。

  白霜听音便松口气,一改平日,欢快答一句,便准备退。

  莫名,关门一瞬间却一叶瑾……

  昏暗房间里落几束阳光,本应该明媚房间却让人觉孤寂。

  抹心里抹适,关门。

  …………

  由关紧急,顾恬率兵快马加鞭往关赶,终半月之,勉强赶关汴城。

  刚几便收京城书信,拆,大惊,里面写夫人寻死。

  顾恬慌手脚,未,寻死,因自己骗?

  明明让自己活,怎轮,就般当一。

  寻死模,顾恬便一阵心疼。

  叶瑾:大一盆狗血…

  顾恬抛场,立马,智允许做,提笔,立刻写一封书信人带。

  “启禀顾将军,朱将军。”

  “快快请”顾恬收神色,又拿桌信件,才朝门口道。

  一秒,朱奇便撩帘子走,身跟几将领。

  朱将军镇守关帅,因连日守汴城几日,几日曾沐浴,全身一处干净方。

  脸一副疲惫神态。

  睛里全红血丝,几日未眠。

  胡子拉碴,连丝带灰。

  唇部干裂,模,竟比连赶路顾恬狼狈。

  另外人模竟哪里,除身衣服,人确实哪里逃荒。

  朱奇莽汉,身几人例外,粗鲁,一行人便带一阵灰尘。

  顾恬皱眉,捂鼻子,意识退一步。

  “朱奇见顾帅!”

  “末将李封见顾帅!”

  “末将胡见顾帅!”

  朱奇双手一抬,做抱拳姿势,虽行礼,却半分尊敬态度。

  ,带几分屑。

  ,朱奇常驻守关,顾恬少将军,初几分敬佩,毕竟场,道场残酷。

  如今一,竟白白净净公子哥,朱奇瞬间便少几分敬佩,甚至一丝屑。

  刚刚见顾恬模,屑一分。

  其余态度皆如此。

  朱奇怎被怎被匈奴打至此处。

  属实勇无谋代表。

  顾恬自,轻笑一,“几月辛苦几位将军,镇守汴城确实易,今日便歇息一番,接情……。”

  原本句话,让歇息,谁朱奇却依,“何须歇息,迫眉睫,商讨紧。”

  坏心思,丢大本营,心难免甘,快打。

  顾恬勾勾唇角,笑一,神却突锋利,“敢朱将军,军营规矩?”

  朱奇脱口而,“绝听帅令!”

  “若违抗军令如何处置?”

  “一百军棍!”

  顾恬完,神深沉,让人情绪。

  “本将军刚刚话便军令,朱将军及位将军异议?”

  话霸道,军营里面任何响,身处里面人无人敢应。

  朱奇顾恬,全服。

  顾恬虽需服气,服气种方,。

  “末将,领!”

  朱奇完,面将领跟答道。

  接朱奇冷哼一,几人退。

  …………

  “大哥,顾恬般压一,咽口气?”胡瞪睛,朱奇道。

  朱奇双手叉腰,嘴里哼哼,一副气顺模。

  “老子何受种气,倒,娘唧唧将军,如何击退匈奴,收复关!”

  当仅李封最沉稳,静静待一,并做。

  “匈奴勇猛,倒玄,皇帝小儿道派打,调娘唧唧软蛋,顶屁用!”胡一一往啐一口。

  话便认定顾恬打。

  “隔墙耳,再!”听见胡般言语,一旁李封忍住口。

  “怕鸟,老子…”胡,却见朱奇,就咽面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