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十八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147 2020-09-04 20:31:34

  “顾将军,太医院人。”

  王贤允见顾恬紧蹙眉,似乎见人,才提醒道。

  听音,顾恬才神望一,乌泱泱一大片,似乎整太医院请,又退几步,太医让道,见人实太,便直接退。

  王贤允带太医走皇帝面,心存尊敬,“陛诊脉,而将结果告与顾将军。”

  太医表示道,一一凑瞧,王贤允则退。

  见顾恬与张仪站一旁,神色各异。

  又定睛张仪,便站面再言语。

  一儿,顾恬低张仪:“确亡风症?”

  张仪露难解神色,肯定,“症状,确实风症,……”

  “?”

  张仪面露难色,话一转,“或许。”

  顾恬颔首,张仪医术师傅真传,所应该错。

  太子划心虚,却做假,所底太子做戏,另隐情呢?

  王贤允见顾恬就安安静静站一旁,存感几乎降零,紧蹙眉,极认真思考,外面走一人,附身顾恬耳句话,见顾恬脸色微变,快又恢复如初。

  侍卫?用道关陛,究竟怎话,让处变惊顾将军变脸色?王贤允脸带几分奇。

  “禀位大人,陛确实身患风症。”太医院人互相商量一番,才将诊断结果告诉人。

  殿内一片寂静。

  王贤允陷入沉思,一儿,才抬眸望太医,“其异常之?”

  难道陛真死急性风症?

  王贤允目光锐利群太医,否所隐瞒。

  “确无异。”

  话间,难掩饰疑虑,敢妄加揣测,生生压,并做。

  王贤允,便让太医院。

  人踌躇,跟乾坤宫。

  顾恬见,准备。

  “王大人,今日色晚,便先行告退。”

  顾恬微微弯腰,修长身子形一极美弧度。

  脸神情温润,却挂疏离。

  如此美貌,另王贤允赞叹。

  怪称如此女子嫁妻。

  ,“顾将军请便,官再查一番。”

  顾恬笑笑,依旧一副温润模,“王大人随意。”

  完便张仪门。

  王贤允人离背影,最终将视线落张仪身。

  静默许久,终收视线。

  …………

  再顾恬人,便始找刚刚位话太医。

  “韩太医请留步。”

  驼背太医隐约听人叫自己,缓缓身,顾恬顾将军身影。

  立里,等顾恬走。

  顾恬则紧慢往走几步,面跟张仪。

  待走跟,韩太医顾恬揖,“顾将军叫住老夫何?”

  顾恬立住,缓缓口,“韩太医刚刚替陛诊脉,妥?”

  顾恬就温润,韩太医却莫名感受一阵压力。

  “……”韩太医犹豫,忽瞄顾恬,觉温润似乎夹刀,让莫名觉自己身处刑场。

  犹豫几秒,便再次口,“确妥,风症轻者痛眩晕、言语利、重则口歪斜、半身遂,至逝世,陛症状貌似因风症而死,实则……”

  ,往旁几,低继续道,“老夫刚刚检查陛全身,陛患心疾……”

  顾恬立马抓住重,“心疾……,陛因心疾而死?”

  韩太医,手捋捋胡须,“心疾与风症死法极相似,病,由此许大夫诊断,极容易错诊。”

  韩太医完顾恬,继续道:“当,老夫猜测,顾将军当听听,老夫告退!”

  见顾恬,韩太医便快步离。

  “师兄,刚刚乾坤宫,?”顾恬一走一身张仪。

  张仪,“心疾致,突心疾,却第一次见。”

  “师兄称帝?”顾恬忽一句脑话,惊张仪愣原。

  许久才反应,快速,见人,才盯顾恬,低道,“怎突般?”

  顾恬笑笑,并答,继续道,“称帝?”

  “。”张仪答毫犹豫,语气依旧孱弱。

  实喜欢一方,鸟笼一般,困住所人喜乐。

  顾恬一,再言语,心里暗暗答案,,“今日便送宫,大大,任驰骋,今往,世间再无六王爷。”

  张仪被一系列话弄反应,愣愣,表示接受。

  宫门,顾恬便派几人,互送张仪离,又派一人暗保护,才放心。

  “今日一别,便再京。”

  顾恬望扬沙土,缓缓吐一句话。

  朝廷,再插手。

  …………

  此便至此止。

  半月皇帝葬,入皇陵,紧接新皇位,朝廷又一番风气。

  新官任火,新皇例外。

  张珏一任便整改朝廷别法条,外加一朝廷题官员。

  张珏尤其喜欢打压顾恬,原因仅叶瑾,拿顾恬手兵权,一半拿顾恬任何办法。

  新皇任,朝纲稳,关快传消息,匈奴又打。

  …………

  某日,顾恬刚刚府,便坐秋千叶瑾。

  缓步,却听丫。

  “顾恬,关吗?”叶瑾面无表情。

  夕阳撒,一束光撒叶瑾脸,朦朦胧胧,隐约透认真。

  温柔笑一笑,帮推秋千,“吗?”

  叶瑾认真思索一番,吗?题并思考。

  ,若,便带。

  叶瑾怕顾恬死场。

  任务宣告失败。

  叶瑾突觉题极,如果顾恬一始就场,就避免一危险吗?

  叶瑾觉自己真聪明。

  果断,“。”

  顾恬听认真答,忍住秋千丫,哑失笑,“舍夫吗?”

  “,怕死场。”

  顾恬显答,愣秒。

  神,走叶瑾面,稳住秋千,认真秋千女孩。

  神色淡,狐狸睛微微垂,让人觉漫心。

  夕阳撒脸,莫名竟一丝孤寂。

  忽就,如果自己真死,怎办?

  叱咤场顾大将军,忽惜。

  “啊,若死,该怎办呢?”顾恬手拂,第一次感觉,如此柔软。

  叶瑾并听顾恬担忧,,若顾恬死,任务就失败,应该死吧。

  “死。”叶瑾话毫违心,真觉自己大致死。

  叶瑾,顾恬,叶瑾殉情。

  当里便溢满心疼,抱住叶瑾,心一抽抽疼,几心又舍。

  被抱住叶瑾:???

  话就话,突抱做,顾恬又抽疯呢?

  “若死,必活。”顾恬极严肃,倒叶瑾唬住,摸摸顾恬额,烧。

  再叶瑾反应,顾恬又补一句,“许殉情!”

  叶瑾才反应。

  良心,意思!

  “……”叶瑾殉情,等又解释一大推,嫌麻烦,再口。

  真美丽误。

  而越怕,便越。

  “陛,关传消息,匈奴势汹汹,关将领抵挡住……请陛兵增援。”

  张珏盛怒,一群废物!

  忽顾恬,若派增援,府就剩程四小姐?

  果真一举!

  忽面露喜色,顾恬道,“朝廷幸顾将军般人才,顾恬将军愿援助关?”

  朝大臣纷纷顾恬。

  关镇守冯老将军竟抵挡住匈奴攻,匈奴势汹汹,必备而,征便无……

  半新皇顾恬打压,大明明白白,此派顾恬兵,怕怀意。

  除新皇,一臣子带几分幸灾乐祸。

  放佛顾恬死,仅仅觉,死一将军而。

  大祸临,新帝昏庸,大臣奸佞,之将亡。

  底守怎一?

  “臣,领旨。”

  顾恬一步,忽。

  顷刻之间,殿内众人顾恬身嗅“死气”,一抱任何希望。

  温润且疏离男子,慢慢勾唇笑,与往常一。

  …………

  “丫,夫场。”顾恬站秋千面,语气依旧温润。

  叶瑾,脸甚至带笑。

  “吗?”

  叶瑾毫意外,摇晃秋千,试图让荡。

  努力许久,秋千却固执定原。

  见状,顾恬随意走身,伸纤细手指,抓绳子,替推秋千。

  “,。”

  顾恬本就身体颀长,太阳将影子照格外清晰。

  叶瑾影子,道:“何?”

  顾恬笑,音柔暖,“因,害怕死亡。”

  平常一句话,叶瑾常类似鸡汤语录,莫名,嘴里,却莫名难受。

  “夫人,夫,相信。”

  顾恬停住秋千,转身走至叶瑾面,“答应,食言。”

  叶瑾抬帘,顾恬。

  突站,原本放腿间淡黄色裙子倏散,当真美极。

  神色淡,脸一丝余表情,配淡黄色服饰实实人一种冷清感觉。

  “一。”

  叶瑾完话,顾恬却忽笑,摸摸叶瑾,“女子如何场?”

  叶瑾,见反应奇怪,自己错话,又口,“场刀剑无,伤如何?”

  手毒,叶瑾心。

  等阵,叶瑾才口,“跟。”

  顾恬哑失笑,竟一丝心。

  “行。”顾恬斩钉截铁拒绝。

  行军打又玩,万一情,顾恬悔死。

  况且才征比往,便更让陪自己冒险。

  顾恬铁心,叶瑾铁心。

  废话,如果顾恬场,任务就直接宣告失败,哭及。

  叶瑾紧慢口,“若让,便自己跟……”

  顾恬眉梢微微蹙,心里始计划将暗卫留。

  将沈凌留?

  叶瑾一便道,略微思索一番,继而口,“若带,便带暗卫找小倌……”

  叶瑾刚刚小倌字,顾恬脸便沉,而叶瑾怕死继续。

  “亦或者,找盛书霖,每找各种男人,带各种绿帽子,做。”

  每一字,顾恬脸便黑一分,待全部完之,顾恬脸色黑如锅底。

  “程宜慧,敢!”句话顾恬咬牙切齿。

  竟话,小倌?一大闺秀,怎道小倌?

  找盛书霖!

  叶瑾语气平淡,“敢。”

  顾恬:“……”气肺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