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十七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157 2020-09-03 20:00:00

  “爷,陛驾崩…”一阵急促敲门响,沈凌音外面传。

  顾恬身穿衣服,快步走,朝沈凌使色,人走院子,“小,别吵醒夫人。”

  等走一段路,顾恬才小道,“怎?”

  沈凌摇摇答,“刚刚暗卫报,陛突病,太医赶无力,如今六王爷被扣皇宫,情况明。”

  顾恬骤沈凌,微微眯,“六王爷被扣?”

  “具体情况道。”沈凌顿一,才答道。

  顾恬沉音,略微思索一番,“陛之死蹊跷,先打探消息。”

  “。”沈凌应便退。

  …………

  夜,一黑衣人悄无息跳屋顶,身手矫捷,快速移,似乎寻找,一,一房子面停。

  门人守,黑衣人指尖赫一石,微微用力,便往一树里打…

  “谁!谁里?”右侍卫警惕往树,由太黑,并,侍卫朝伴,见,握紧腰间刀,走。

  一儿,传一大叫。

  “啊!”侍卫大叫一,门口侍卫瞬间紧张,朝人道,“怎?”

  无人答。

  离门,缓步,走棵树。

  一步,步,树面一片漆黑,侍卫心里谨慎,终走,伴,站里,手捂脸,一,莫名,气氛莫名变诡异,缓步,站定伴身,伸手拍拍,“吧?”

  人似乎被吓,猛转身,用一睛瞪一,“人怎走路?吓老子一跳!”

  侍卫才捂睛,指指,“睛……”

  “,一畜生,刚刚瞧仔细,挠脸。”

  侍卫才定心,人一走,皱眉伴一,语气带一丝悦,“仔细。”

  人,再话,人又站。

  此屋子里面,站定一黑衣人,悄悄走,探探脑,似乎寻找。

  “何人?”一羸弱音传,黑衣人当一喜,“。”

  张仪认顾恬音,快步走,“如何?”语气带一丝欣喜。

  “殿,您?”门外传侍卫音,伴随推门音。

  张仪文弱答道,“无。”一丝皇室架子,难怪宫无人惧。

  听话,侍卫停住推门,安分站门外,“若何,殿尽情吩咐等。”

  张仪道句,便邀顾恬入内室。

  待人坐,张仪才低道,“顾将军如何?”

  顾恬皱眉,“师兄何必般见外?叫如此生疏,再游历几,怕连师傅老人忘。”

  张仪笑笑,“别打趣,如今态紧急,否父皇之而?”

  顾恬才收笑容,脸色逐渐严肃,“陛驾崩,又被扣宫里,怎?”

  “刚刚探望父皇,里面被围水泄通……”张仪顿顿又道,“本见父皇最一面……”

  “太子难?”顾恬一张仪模,便大约猜面情。

  张仪,忽笑笑,“第一次,父皇最一面,一定见。”

  顾恬思索一番,手习惯性桌子,“师兄觉陛死蹊跷?”

  张仪,里一丝解,“此话何意?”

  “太子。”顾恬字,张仪模。

  身皇子,又如何道宫内亲情淡薄,并未皇宫长大,心里保留一份赤子之心,明白,位置真值如此择手段吗?愿接受实。

  “父皇待般,或许……”

  话完,便被顾恬打断,“师兄切勿妇人之仁,太子绝一良善之人。”顾恬紧皱眉,皇宫方,亲情单薄,师兄适合皇宫。

  “曾常驻京城,却陛死将扣,若式继位,别离京,怕性难保。”

  听话,张仪低,如何道,太子狠毒,高高帝王,小便存几分期盼,期盼平常人父慈子孝。

  “再待皇宫,安排人护送宫。”顾恬见话,又口道,“师兄……”

  张仪才抬,“…见父皇最一。”

  顾恬一,,“明日,安排一切。”

  张仪存感激,口,便被抬手顾恬制止,“自师兄弟,必言谢。”

  张仪,当再客气话。

  人又淡,顾恬便悄无息离。

  …………

  顾恬宫便急急往里赶,房,叶瑾睡熟,替丝,轻轻额落一吻,之便书房。

  世道,怕乱。

  第二日清晨,顾恬早早,慢慢床,生怕惊睡梦叶瑾。

  “爷……”

  采儿更衣,口叫一,却连忙被顾恬制止,温润脸一丝愠色,食指抵唇,采儿,轻帮顾恬更衣。

  待之,顾恬又吩咐一句,“别打扰夫人,若睡被唤醒,悦。”

  采儿低答,心里却暗暗吃惊,未见爷般耐心待一女子,大致付真心。

  望顾恬背影,终究掐灭心最一丝妄。

  …………

  朝堂弥漫低压,太监宣读皇帝遗诏,底大臣心思各异。

  终遗诏宣读完,一位大臣站,道,“敢太子,未听陛患急症,怎昨日却突病逝?”

  顾恬人一,兵部尚书王贤允,名耿直,话绕弯子,直言直语,敢谏言。

  太子啊,该怎朝臣一交代呢?

  顾恬角弯一弧度,眸带独温润。

  默默观赏,居高临太子反应。

  张珏听话,缩衣袖里手指微微用力,抓紧内里布料,眸闪一丝怒意,皇帝,世界最位高权重人,王贤允一大臣,凭质自己?

  略微停几秒,平复内心怒意,脸露悲切模,“父皇走急,当晚太医,父皇闭…随太医脉,父皇患风症…”

  话情深意切,感人肺腑。

  顾恬见,心嗤笑,错太子眸一闪而愤怒,果真蒋垣无二,真真虚伪至极。

  朝大臣一做悲状,王贤允面改色,追道,“陛此未患风症,今日却突患病离世,关一之君,恕臣接受,臣恳求太子,让臣追查清楚陛死因!”

  王贤允完便跪,一副查罢休子。

  朝堂内一片寂静,就连抽泣音停止。

  太子咬牙,王贤允做法十分满,必须忍,“若王大人信,传召当晚太医,死者大,本宫愿再惊扰,父皇龙体,随意惊扰乃大敬。”

  太子摆手,神色悲痛。

  王贤允微微抬,一双睛如鹰一般犀利,紧紧黏太子,“臣认一太医辞难免失偏颇。”

  太子适应,借擦泪空档,快速扫一圈,面大臣反应一览无余。

  盯顾恬秒,见顾恬低,根本脸任何神色,才收视线,转而瞄跪大殿央王贤允。

  王贤允道?

  太子放手,面色愤怒,擦刚刚挤滴泪,“放肆!信本宫?”

  “望太子恕罪,因陛龙体,此面才更因严谨。”王贤允往一磕,“请太子恩准臣追查此!”

  王贤允份,竟一人一道请求追查,其原因,平日里话罪少文武百官。

  太子目光凶狠王贤允,让彻查件,毕竟结局改变,喜欢被强迫做,才王,王,才应该号施令,而底群臣!

  顾恬用余光太子,见双手紧握,露凶光。

  王贤允啊王贤允,虽无错,高坐人当初位君。

  顾恬微微勾唇,一步,手一拱,道:“臣,王大人所言极,陛龙体,兹体大,此确实需更严谨。”

  完话,顾恬甚至道太子怎反应。

  果,张珏内心暴怒,脸却忽挂一抹笑,“位大人所言及,如此,此便全权交由位大人负责。”

  张珏笑笑,父皇风症,确实假,,查!

  …………

  朝,顾恬便王大人一道,乾坤宫。

  途顾恬六王爷关押处,用方法,将张仪带。

  王贤允见身竟跟人似乎换一,忍住。

  “王大人?”顾恬微微侧身,挡住目光。

  温润脸一寒芒,随被笑容掩盖。

  见顾恬,王贤允才收目光,“无,觉,顾将军身人十分熟,哪见。”

  “世相似之人如细雨,并稀奇。”

  王贤允忽笑,,“顾将军所言极!”

  乾坤宫,守门士兵却许几人,“乾坤宫重,无关人等,速速退!”

  “大胆!等调查陛死因,尔等敢拦?”

  王贤允胡子一吹,睛一瞪,倒真唬住。

  几侍卫愣一,才人反应,“原王大人顾将军,小人无珠,耽误大人办。”转身又守门侍卫道,“门!”

  “哼!”王贤允瞪一,才缓步。

  跟面顾恬则冲温柔笑笑,才。

  门,张仪显激,,却被顾恬制止,跟顾恬面。

  乾坤宫内,皇帝就躺床,几人快步,王贤允早就让人请太医,此未,顾恬率先口,“身随晓一医术,此太医未,如让先脉诊断一番?”

  王贤允张仪,才,退一步,将位置让张仪。

  张仪听话连忙,见皇帝毫无血色脸,眶竟微微红。

  见愣许久,面人竟竟无人催,让定定。

  许久,才反应,皇帝全身一遍,才脉,此期间一直皱眉,直至检查完,才顾恬摇摇。

  “确实风症……”

  顾恬皱眉,莫非此与太子无关?

  信。

  门外传几嘈杂音,王贤允皱眉,脸挂悦,转身朝门口走,“何此喧哗?”

  刚刚拦门侍卫弯腰,王贤允道:“大人,几人擅闯乾坤宫,所幸被小拦。”

  王贤允抬,太医院太医,被拦住,无措,瞪侍卫,拍一帽子,“蠢材,睁大睛清楚,太医院太医!”

  侍卫颤颤巍巍扶顶帽子,“小人无珠,该打,该打!”

  便自己掌耳光。

  王贤允懒再,“算,吧。”带太医径直乾坤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