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十六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131 2020-09-02 20:00:00

  第二次宫,叶瑾觉宫规矩实繁琐,心底略微适应。

  马车极平缓,车内又暖,叶瑾忍住犯困,靠墙,闭小憩,曾竟熟睡。

  另一顾恬见叶瑾脑袋一一,睡安稳,放手书,靠,伸手将叶瑾脑袋扶自己肩,用一手搂肩,将叶瑾护怀里。

  睡极熟,一丝反应,顾恬叶瑾脸,伸手将脸一缕凌乱丝拨,忽觉脸极小,似乎手大。

  顾恬伸手鼻子,睡人却忽,顾恬觉玩,又伸手,叶瑾又,就一一,叶瑾终被吵醒,睁睛拍一顾恬手,瞪顾恬一,“顾恬干?”本句充满怒意话,瞧顾恬却变模。

  音刚睡醒软糯,带一丝水光,一瞪,顾恬觉心火,快速捂住叶瑾睛,哑音道,“许瞪别人。”

  叶瑾觉莫名其妙,拿掉顾恬手,伸手倒一杯水喝,车内极安静,叶瑾喝水音极清晰,顾恬一捞,“夫喝。”

  叶瑾杯子递,顾恬脸却突,面无表情脸一丝龟裂,流氓!

  顾恬觉,再,怕直接打道府,伸手遮住叶瑾睛,身坐,拿叶瑾手水杯,急促喝。

  再次被遮住睛叶瑾眨一睛,道顾恬又抽疯。

  当马车停,外面传沈凌音,“爷,。”

  ……静。

  “爷?”沈凌自己音小,又叫一,却依旧任何反应,马车旁白霜,见自己,咳一,“爷,。”等一儿,顾恬才撩帘子,神色自车。

  白霜瞄一自小姐,衣衫微乱,波光盈盈,唇色鲜红欲滴,脸带一丝未消怒意,真稀奇。

  “白霜…”听见自小姐叫自己,白霜才反应,行至叶瑾身。

  一太监缓步走,人行礼,“顾将军,请挪步至保殿。”

  顾恬颔首,牵叶瑾手随公公保殿。

  …………

  “镇北将军,荣安县。”随音,殿内众人皆望,目光全部落人身,女人叶瑾里嫉妒与羡慕,而男人里则充斥欲望与畏惧,大部分人则观鼻鼻观心,低喝酒。

  叶瑾皱眉,往顾恬身靠靠,顾恬察觉叶瑾适,神微凉,淡笑扫一圈,周围视线便淡,一道视线尤热切,顾恬,太子,顾恬眸光微闪,神冰冷,垂眸子,脸一副笑意盈盈子,张珏足够聪明,却酒囊饭袋。

  李贵妃见顾恬脸色大惊,精明人,宫立足,皇帝一,懂顾恬,绝一狠角色,否则怎一人撑偌大顾。李贵妃眯眯,顾恬喜欢程小姐,珏儿绝因一女人罪顾恬。

  李贵妃瞄太子一,带一丝警告。

  太子低,心里满甘,自己太子,而顾恬区区一介臣子,凭抢女人?总一,女人夺。

  显,太子忘记一件,叶瑾始至终属。

  “坐吧。”皇帝摆摆手,一副笑意盈盈模。

  叶瑾无意之间皇帝一,诧异,一,皇帝却完全变一模。

  次叶瑾宫见皇帝,虽白苍苍,却带一身威仪,浑身包裹一股帝王之气,神十分清明,透压迫感,而次再见皇帝,身却又一种垂死之气,睛似清明,透浑浊,死水一般,毫无生气。

  “…”叶瑾,旁就传顾恬音,“娘子一直盯别人,夫长够俊俏?”

  叶瑾凑顾恬,觉话十分违心,叶瑾认真一,“请自己脸自信一。”

  顾恬乐,嘴巴,话,便被叶瑾塞果子堵住嘴,叶瑾实怕大庭广众之再惊话,“果子吃,顾恬试试。”

  顾恬咬一口,确实甜,吃掉果子,微微凑近,微微低身子,“唤夫君。”

  叶瑾弯嘴角,心顾恬指定癖,吃果子舞,并。

  顾恬宠溺望,眸带许无奈,握叶瑾手,捏一,轻句坏丫。

  殿内众人皆瞧人,见此情景,便镇北将军极喜欢荣安县,觊觎叶瑾美貌人彻底歇心思。

  顾恬待人如春风,忌惮顾恬,顾。

  顾京城名门望族,族皆文官,顾恬一代,子嗣稀薄,仅一儿一女,小姐幸世,便留一儿子,幼顾恬跑疆,场,就所人顾覆灭之,顾恬场。

  顾恬十岁疆,十四岁便场,十六岁击退匈奴,一举名,返京城雷霆之势迅速整顿即将覆灭顾,重新坐稳顾当人椅子。

  顾恬当初身一股子煞气,依旧叫人胆寒,杀太人而形,重京城顾恬行低调,顶一张笑盈盈脸,虽人温润,却无形之人一种疏离感,叫人敢随意靠近。

  临危之际,死而复生。

  朝堂大部分人明白,顾恬人,万万罪。

  “此次剿匪大获全胜,朕心甚慰。”

  太子听话立马口,“父皇分忧,乃儿臣分内之。”

  皇帝听话心,朝大臣纷纷附议,听蒋垣一阵咂舌,浑身长刺一难受。

  外面走一男子,外面人叫,“六皇子~”

  众人目光飘,却又纷纷低吃酒。

  叶瑾见众人反应似畏惧,反而种淡淡屑,抬,人身一袭青衣,身形薄弱,脸色苍白,身似乎带顽疾。

  叶瑾微微往顾恬靠,小道,“?”

  顾恬捏一叶瑾手,另一手拿酒杯喝一口,“六皇子张仪。”

  叶瑾垂帘,大致一受宠皇子,副身子活,容易。

  “母妃生十分受宠,生难产世,就受陛待见,生就被送安礼寺,磕磕绊绊才活……”顾恬耳,叶瑾,突,“道?”

  顾恬捏捏手,“夫君厉害呢。”又捏。

  叶瑾面无表情一,手抽,“顾恬,特殊癖,比如捏人手心?”

  顾恬听话顿一,见叶瑾一本模,忽笑,“癖。”叶瑾心里一抖,敢恭维。

  “如何?”皇帝表情十分复杂,又惊又怒,“既便坐吧。”

  张仪闪一丝难,虽心里十分平静,听亲生父亲般质话,难做心如止水,行礼,“谢父皇。”随坐。

  李贵妃见张脸心里捏一汗,原因无,张仪长酷似良妃,当初母妃当真皇帝心肉,若弄死,搞太子就张仪。

  一皇帝,见里犹存冷漠,李贵妃放心,最赢一,人必定。

  “六弟今日迟,必自罚一杯。”太子拿酒杯走张仪面,神里充斥怀意。

  张仪勾唇一笑,笑容配孱弱模竟种别致美感,“臣弟病身,宜饮酒。”

  太子屑一,将手酒喝,“六弟病未转?一皇兄里取药材,调一身子,瞧身子弱,女子一般。”

  张仪淡淡一笑,张珏挑衅,心并无波澜,“皇兄如此慷慨,臣弟便谢皇兄。”

  太子愣几秒,完全张仪,话,人面,再拉颜面反悔话,再张仪,自己座位坐。

  一旁听一清二楚叶瑾简直心里乐花,让太子妖,人按套路牌,张仪瞧倒比太子顺,“顾恬,道叫吗?”

  顾恬笑笑,拉手,低,“跳梁小丑。”

  叶瑾顾恬,大庭广众之,太子怕妥吧,隐隐映吃惊模。

  倒顾恬见神,觉笑,叶瑾待越久,就越面性,忍住又捏手心。

  “顾将军。”叶瑾一,张仪就坐顾恬旁。

  顾恬见张仪,拉叶瑾,“妻子。”

  叶瑾算行礼,张仪颔首。

  顾恬扬唇一笑,眸晕一圈笑意,“许久见,身体?”

  叶瑾再次见张仪笑,刚刚太子假笑,带几分真意,,“难,几外游历,身体许”

  ,怀里拿一玉佩,“亲外游历,接书信一月之,偶间一玉佩,世间仅此一,就赠予当做新婚礼物。”

  顾恬见一玉佩客气,直接收,“此次京待日?”

  张仪勾唇摇,“明日便走。”低,神色一抹落寞,“京城非,早离。”

  顾恬皱眉,“明日未免太急。”

  “无法。”听见话,顾恬就再言语。

  “外小心。”一儿,顾恬句话。

  张仪笑笑,吃果子,细嚼慢咽,“放心吧,,平安无吗?”

  顾恬笑笑,再言语。

  叶瑾一旁熟稔语气,便道人应该认识许久,拿果子咬一口,嗯,果甜吃。

  宴结束,张仪便身体适由提离,皇帝,张仪话,语气十分冷漠。

  叶瑾见皇帝副模,心底暗暗吐槽,虎毒食子呢,皇帝真怎,自己儿子扔寺里闻,般待见,虽程元盛算父亲,皇帝一比,许。

  “陛虽父亲,却算一皇帝。”顾恬似乎叶瑾,又道,“皇帝,王朝统治者,必须舍弃掉一东西。”

  所张仪活该做被舍弃人?叶瑾懂顾恬话,最面男人,太明白人坐位置。

  宴席散之,宫里却突传皇帝快行消息,顾恬眯眯睛,沈凌道,“快找六皇子。”

  “!”

  叶瑾乌压压空,心里种预感,明大初一,真希望完。

  遂人愿,一注定太平静,当晚皇宫里就传消息,皇帝驾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