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十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778 2020-08-24 20:47:11

  太子余党冬清干净,皇子护驾及,圣大悦,受封太子,春,朝格局基本稳定。

  叶瑾并关心朝廷如何,太子谁,用确保顾恬安全既。

  第二程泽远科举探花,而调盛书霖榜,状元一名书生,名蔡长晋,此次科举深皇器重,皇帝亲自审阅子文章,朝堂一次大换血。

  程元盛高兴,却敢大肆庆祝,毕竟太子叛乱久,宜大肆庆祝,凡低调一。

  江姨娘怀孕,由反应极大,叶瑾日日照料,虽江姨娘深母女之情,占程宜慧身体,日日照料,替尽孝。

  盛婉怡并颇心计之人,常叹气摸摸自己肚子,请大夫瞧,大夫又大题,就道久怀孕。

  近道自己调侄子居榜,心,连怀孕忘干干净净,倒心大。

  叶瑾程宜韵盛婉怡请安,巧路碰程泽远,打招呼顺便道句恭喜,离,便听面传一熟悉音,“宜慧表妹见表哥打招呼。”

  叶瑾皱眉,一忆,转身一,盛书霖,少一袭蓝色锦衣立远处,墨用冠束,长倒一俊俏少郎,脸挂痞笑,硬生生扯几分美感。

  叶瑾抿嘴,脸一贯冷漠,“巧见,如今见自打招呼,恭喜表哥榜。”叶瑾完便走,曾盛书霖竟一步,伸双手,“表妹恭喜,礼物赠予?”

  程宜韵皱眉,心人生无礼,见叶瑾表情冰冷,眉间似乎带一丝耐烦,程宜韵直呼新奇,四姐熟悉人一平淡,今日竟生一丝别情绪,怪哉怪哉!

  叶瑾完全人脸,人礼物,心生一丝耐烦,秒,“今日仓促,并未准备礼物,等日准备,自当赠予表哥。”

  盛书霖似早就叶瑾般辞,伸手叶瑾取唯一一支梅花簪,“素喜欢集各类簪子,恰类梅花簪,若表妹割爱赠予如何?”

  行实孟浪,程宜韵目瞪口呆,心里直呼登徒子。

  程泽远原本一旁,见情形,皱皱眉口道,“子期,男女别,等私物,归四妹。”

  子期盛书霖字。

  虽与程宜慧一母所生,却始终哥哥名,且盛书霖刚才确实太孟浪,才忍住口。

  谁盛书霖闻言并将簪子归叶瑾,反而笑叶瑾,“表哥孟浪,梅花簪实别致,表哥实喜欢,表妹……”

  叶瑾见露一脸难表情,随意瞥盛书霖手簪子一,吐文绉绉话,“表哥若实喜欢,让人打一一模一赠予。”实盛书霖,若,怕惹必麻烦,怕麻烦,叶瑾忍住掰掰手指,揍。

  离叶瑾最近程宜韵当察觉小细节,心里毛,四姐揍人?又瞟一,嗯,绝。

  叶瑾挪视线,再簪子,觉心里甚烦闷。

  盛书霖显叶瑾小,快速闪一丝趣味,却又突故委屈,双手捧梅花簪,“礼物罢,真赠与表哥吗?”

  叶瑾:……

  程宜韵:……

  程泽远:……

  配忽闪忽闪睛,叶瑾觉辣睛,原先货分寸而,谁曾般撒娇卖萌,叶瑾冷漠脸,程宜韵程泽远久久神。

  而一旁盛书霖,“宜慧表妹?”语气略微……撒娇?

  叶瑾:……走。

  摆手,咬咬牙,冷漠脸忽露一机械式微笑,“小小簪子,既表哥甚喜爱,便当便忍痛,赠与表哥。”完再久留,直接带程宜韵离,方实待。

  等叶瑾一走,程泽远盛书霖,皱眉,“今日实属反常。”

  盛书霖虽平日里太调,却似今日般,嗯…变化无常?

  盛书霖笑笑,手簪子,闪光,“觉四妹甚玩?”

  程泽远疑惑,“哪里玩?往日里份娇纵罢。”

  盛书霖摇摇,小心收梅花簪,“娇纵?原淡漠。”

  程泽远轻笑一,“见模,…兴许收性子。”

  实话,明白程宜慧怎突就转性子,生怕别人道,似乎生怕别人道一般。

  近几闷愿门,大小宴推脱自己庶女,最最乎别人,如今却自己调侃。

  ?盛书霖许奇,程宜慧怎。

  见盛书霖接话,程泽远,“刚刚玩,如何玩?”

  “口应心,表里…一。”盛书霖微微顿一,刚刚叶瑾反应,又忍住笑笑。

  程泽远懂,“何见?”

  “啧啧…”盛书霖露一副孺子教模,“实则并乎支簪子,并乎簪子谁,闲麻烦,簪子便一男子。”

  程泽远才刚刚叶瑾簪子被拿走反应,虽拒绝,脸却并表情,梅花簪子漫心,拿簪子盛书霖豪意,似乎一切,无所谓。

  耐心,愿继续耗,才将簪子。

  程宜慧怎与盛书霖何关系,何如此关注程宜慧?莫非……程泽远睁大睛盛书霖。

  未口,便听盛书霖,“若实娶一人妻,何娶一趣一?”

  程泽远心默,“虽庶,却父亲最疼爱女儿,小将当嫡女养,若娶……”,盯盛书霖,才缓缓吐剩字,“…怕番功夫。”

  盛书霖当道程泽远意思,无非就觉吊儿郎当嘛,摸袖口梅花簪,言语间颇认真,“小,等做一番业,必定书六礼,媒六聘迎入门。”

  程泽远见盛书霖话满严肃认真,忽觉,盛书霖认识太一,或许认真,,再话。

  叶瑾房间,心里暗暗离盛书霖远,人胡搅蛮缠力实厉害,总一种让咬牙切齿力。

  叶瑾完全盛书霖娶。

  之盛书霖似乎慢慢兑自己承诺,朝堂最谏官,每每将群大臣气跳脚,偏生又道,让人挑错处。

  …………

  第二冬,十二月份,值大雪纷飞,白茫茫一片,煞。

  叶瑾江姨娘用饭,叶瑾江姨娘肚子,总觉劲,肚子太大。

  江姨娘见叶瑾盯肚子,笑夹菜,忽就捂肚子,面色苍白,“夏堇,生,快……”江姨娘疼话。

  叶瑾几乎第一间反应,身扶江姨娘,“快,请稳婆,请大夫,快啊!”

  江姨娘一月就找稳婆奶娘,就准就生,此稳婆就偏房住,并远,一叫就。

  夏堇带稳婆,白霜则请大夫。

  此稳婆,便让叶瑾,十分冷静道,“接生需准备,让人准备。”

  “蜡烛,热水,剪子。”婆子般,便撩帘子。

  叶瑾吩咐人准备,半辰,程元盛赶江姨娘。

  一见叶瑾,便直,“娘怎?生?”

  程元盛跑气喘吁吁,突听见里面传一撕心叫,心更急,脑袋往房间里面探,道确认。

  “呢。”叶瑾道该,江姨娘叫实惨烈,实则担心孩子生。

  程元盛见女儿皱眉模,努力让自己平静,安慰叶瑾,“,姨娘第一次生孩子,。”话安慰女儿,又自己。

  叶瑾听别人生孩子就鬼门关里闯一,况且江姨娘叫厉害,心哪容易,且江姨娘肚子大太寻常……

  稳婆走,手里端一盆水,递一丫鬟,“再换盆热水。”

  叶瑾连忙走,“姨娘怎,生?”

  稳婆一脸大汗,闻言摇,“才刚刚,早呢。”完又急急跑。

  “小姐,大夫。”白霜拉一留山羊胡子老急急跑,大夫满大汗,见程元盛连忙道,“孕妇如何?”

  程元盛连忙答,“才刚刚,叫厉害。”

  大夫,擦脸汗,神色放松,“。”

  程元盛,大夫便快步走,京城名妇科圣手,程元盛放心。

  又辰,里面叫突停止,程元盛一慌,腿脚软,“怎叫?”

  恰稳婆,程元盛救稻草一般,“宛儿如何?怎突叫?”

  稳婆见模,心里泛一丝鄙夷,一姨娘而,竟值盛府老爷如此失态,“腹痛一阵一阵,儿刚歇。”稳婆又端一盆水,程元盛道,“准备吃食,姨娘吃东西,等才力气。”

  叶瑾闻言让夏堇将备粥端。

  一儿,里面便再次传江姨娘喊叫。

  程元盛听,巧僚找议,便僚书房。

  刚走一儿,盛婉怡程宜韵便,听江姨娘叫,盛婉怡心里怵,赶忙叶瑾,“里情况如何,生?”

  叶瑾摇,平淡脸泛一丝烦躁,,夏堇拦让。

  程宜韵一步握紧叶瑾手,“四姐,,别担心。”

  叶瑾,睛直直往里面。

  此值寒冬,大雪纷飞季节,叶瑾里站几小,脸白,白霜见状,劝叶瑾等,却摇,“无碍,待儿。”

  见状,白霜便再劝,让秋月拿件更厚斗篷,又拿一更暖汤婆子捂。

  戌,生产五辰,盛婉怡程宜韵早辰,叶瑾却坐外面,程元盛刚刚谈完情,又赶,见江姨娘生,脸满焦急。

  首一旁女儿冻嘴唇乌青,连忙让白霜扶,叶瑾却愿意,苍白脸满执,“爹爹,女儿守娘亲。”

  责怪话口,稳婆便跑,双手血,滴白色雪显及其刺目。

  叶瑾稳婆手血,心大惊,猛站,冷静,“姨娘如何?”

  稳婆显慌,“大血,情况妙,奴婢老爷,若姨娘,保大保小?”

  程元盛一听话身子往退几步,保大保小?句话一直脑海里盘旋,一儿反应。

  叶瑾眉一皱,果,担心情,听保大保小,猛程元盛,等话。

  听程元盛,“保…小…”

  !!!叶瑾脸色大变,冷漠程元盛,眸子带一丝震惊,“姨娘……”

  完,又听程元盛坚定音,“保小!”铿锵力音此刻一丝犹豫,几乎一瞬间就决定江姨娘。

  叶瑾忽道该,保江宛,最宠爱女子吗?叶瑾,显苍白。

  饶叶瑾明白,江姨娘陪半辈子女人啊,生儿育女,此刻却当女儿面,绝情话?觉全身寒。

  稳婆听话便房间,言语,几乎意料之,毕竟一妾而。

  程元盛完便闭睛,再讲话,愿自己女儿神。

  道间久,雪飘落最大一刻,屋里传一身婴孩啼哭。

  “哇…哇…哇…”刚刚生娃娃音洪亮,表示十分健康。

  一儿,稳婆孩子抱,脸堆笑容,“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母子平安。”

  当叶瑾听母子平安话,苍白脸恢复往日平淡,嘴角微微提唇角代表心情。

  程元盛抱孩子,喜自胜,连忙江姨娘,完全忘记,刚刚放弃江姨娘。

  等程元盛,另外一稳婆匆匆跑,“一…姨娘…怕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