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七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804 2020-08-17 20:00:00

  婚快就定,定九月份。

  整程府热闹行,程老夫人自定亲就准备程宜悦嫁妆,江姨娘见状心里自舒服。

  当晚与程元盛亲热,便红眶,程元盛见状,连忙擦泪,“怎啦,怎又哭?”

  江姨娘转身,肯话,程元盛坐,又,“悦儿大婚?”

  江姨娘才坐,红眶道,“如今大小姐嫁,老夫人添少嫁妆,大小姐嫡女儿,本应该,怜栖儿,娘亲姨娘,自己府举步维艰,栖儿若嫁,怕连一份嫁妆,一妾身就……”,江姨娘就哭。

  程元盛连忙擦泪,半搂,“慧儿嫁妆确实老太太置办,却月华生留,老太太心疼孙女,添,况且与慧儿定婚侯府嫡子,嫁妆丰厚足奇,而且栖儿女儿,又怎亏待?”

  听月华字,江姨娘心被扎一,“就道老爷疼栖儿。”

  “栖儿女儿,如何疼?,别伤心,明日里睛肿如何?”程元盛怜惜替江姨娘擦擦泪。

  江姨娘一听话,泪慢慢停。

  程宜悦婚定便颇忙碌,整日里待房,由请教习姑姑教礼仪。

  由间较短,程宜悦嫁衣由景川府直接送,倒叶瑾羡慕坏。

  女子自十二岁定亲,便自己缝制嫁衣,程宜悦之所定亲替自己母亲守孝,一守便耽搁,搬京城,才匆匆定亲。

  叶瑾一见真连面见人,就直接定亲婚,甚至认识,尴尬吗?

  叶瑾其实太解种古代婚姻,至原本程宜悦意,却忘里古代,父母之,媒妁之言代。

  程宜韵几离小奶娃爱形象越越远,落越标,原本水灵灵大睛渐渐形桃花,小巧鼻子面饱满嘴唇,柳叶眉配鹅蛋脸,总,与程宜悦几分相似。

  程宜韵落般,程鸿远弟弟自差,一双桃花大概随母亲宁月华,显十分情,身男子脸部线条比较硬朗似程宜韵般柔,添男子气概。

  近几小魔王懂许,小般胡非,慢慢脱离小魔王形象,见叶瑾叫四姐,并程宜韵般亲近。

  简单,叶瑾面程宜韵神色才柔一,逃结“友情”吧。

  程宜韵自次件之便常兰香苑,人相处逐渐融洽,程宜韵亲切叫四姐,而叶瑾叫小六,此,程宜悦吃醋,却。

  至顾恬,叶瑾几一直注意消息,至听最便,顾大人青,二十岁便深皇喜爱,屡立功,纪轻轻便被封镇北将军,位高权重。

  叶瑾略微放心,觉任务略显轻松,似乎,就安安心心做程四小姐。

  而情怎简单呢?

  …………

  第二秋,程宜悦嫁一月,叶瑾找程宜韵,巧程宜悦,叶瑾便一道,人,程宜悦书。

  程宜韵一便挂喜服。

  “姐姐,嫁衣真。”程宜韵抚摸嫁衣用金丝线勾勒花纹,觉十分。

  “真羡慕用自己绣嫁衣。”程宜韵微微扁嘴,自己被针扎手指,浮一丝羡慕。

  程宜悦被话逗乐,伸手额,“丫,话别人啊,哪女子绣自己嫁衣,机。”

  叶瑾:荣幸情吗?嫁衣绣诶!拿针扎自己,如果,请机吗!

  当,叶瑾才话,程宜悦又自己教坏程宜韵。

  几人打趣儿呢,盛氏,人站唤句母亲,盛氏,将人赶,子单独程宜悦话。

  一月快,程宜悦嫁终,花轿,程宜韵一直哭,叶瑾明白何伤心,又见。

  程宜悦嫁气,落银杏叶铺满程府门,祝福。

  程宜悦被程泽远背花轿,程泽远背,脑子里突闪程府一切,今日,便陆媳妇,程往,许放,尤其一双弟妹。

  突被另一人接背,人肩背宽厚,身体羸弱之人,身一股淡淡药香,挺闻,突紧张,陆长清,夫君,或许道紧张,人微微偏,“怕。”人音谦温柔,程宜悦愣愣,心安散几分。

  坐轿子里,手拿象征平安苹果,握紧苹果,心里一丝舍。

  听外面喊轿,轿子便被抬,一晃一晃,晃景川侯府陆。

  外面伸一手,程宜悦将手放,人手大,完全将手包住,手温度比平常人略微凉,程宜悦,随心结另一端被人放入手,紧紧握住。

  “一拜……”程宜悦跪拜,里就。

  “二拜高堂……”程宜悦陆长清拜景川夫妇,景川及其夫人就父母,尊敬孝顺,就如自己父母一般,嫁祖母话。

  “夫妻拜……”程宜悦转身,人拜,脸色微红,面人便丈夫,敬爱,日子才睦睦,嫁盛婉怡话。

  “礼,送入洞房。”一旁傧相完之,便被送一房间。

  刚坐便听陆长清,“一大早必饿,等让人送吃,先垫垫肚子。”

  程宜悦,确饿。

  见人,陆长清神软软,随便,带抹笑意,总算婚喜悦。

  陆长清原本愿意婚,自己身体,怕耽误人姑娘,之母亲件,便身体由拒绝,次见母亲面抹泪,实忍,便应。

  其实偶间见程宜悦一面,护自己妹妹子,护食猫,张自己利爪,模爱极,小厮谁小姐,小厮程府嫡小姐,陆长清笑笑,程府嫡小姐,挺爱。

  第二,陆长清便听母亲又提娶亲,其实抗拒,当听母亲自己娶人程嫡女,又觉自己愿意。

  自己小小私心而耽搁人姑娘,所意,直母亲太希望婚,所当哭求,答应。

  情顺章,终娶,当今将手放手,一种别致幸福感,胸口被塞东西,填满满。

  …………

  陆长清之,便婢女送心,心做极小,刚一口一,让程宜悦感叹男人细心。

  程宜悦并揭红盖,新婚之夜新郎揭,如果新郎之揭吉利,早,外面热闹呢。

  程宜悦坐等久,紧张随等待而消失,突听咯吱一,人,又紧张,红盖被人挑,露美丽容颜。

  女子坐床,姣面容略施薄粉便倾城,如今仔细打扮更倾倾城。

  陆长清,用余光瞧陆长清,男子站如松柏,一袭红衣硬穿冷清意味,眉似寻常男子阳刚,大致因常生病缘故,肤色苍白,身股淡淡药香,闻。

  直一旁人该喝交杯酒,人才收视线,喝交杯酒。

  见陆长清又,程宜悦脸色微红,视线四处飘散。

  陆长清觉笑,忍住打趣,“夫妻,便大大方方,无人。”

  ,一程宜悦脸更红,火烧一般,自听打趣儿语气,微微瞪一,话。

  陆长清一步将饰品掉,人坐床,气氛突灼热,陆长清目光微微闪烁,炽热,程宜悦十分羞涩,道今晚意味,真一刻……

  陆长清突吻,程宜悦被突举弄愣,神耳朵红。

  …

  一夜春光。

  再叶瑾,一大早就安慰小奶娃,见哭睛肿,道嫁人呢。

  叶瑾程宜韵,程宜悦瞬间收泪,气直追挠痒痒,“四姐姐害臊。”

  叶瑾心,啥,害臊?当话肯定程宜悦,觉程宜悦听话又气追挠痒痒,嗯,怕痒,偏偏程宜韵道弱,每次喜欢挠。

  安静之,叶瑾又十分安慰,“结婚喜啊,许再哭,再者日便门,怕见?”

  程宜韵泪水,听话终笑笑,“就舍。”

  叶瑾替抹掉泪,面无表情却语重心长,“小六,无散宴席,谁一直陪,所一日子才显及其珍贵。”

  程宜韵,抬,“就母亲,就长姐,离吗?”

  叶瑾道自己世界待久,老才离,明就离,谁又道呢?

  “。”

  程宜韵再,心情子,快便离。

  叶瑾坐秋千呆,突听一玩味笑,“姑娘倒透彻。”

  叶瑾随音,一痞痞公子哥,面无表情,“女儿闺阁,公子擅闯怕合适。”

  人印象,偷听讲话,请自,更何况古代,擅闯女子闺阁一般登徒子。

  谁人听话竟直接跳,叶瑾往退一步,冷冷一,示意站远一,“再走,叫丁打。”叶瑾语气淡定,一丝害怕意味。

  男子才摆手,“姑娘别误,盛书霖,巧迷路,才里,惊扰小姐,请小姐莫怪。”

  叶瑾信,才鬼,里院,女子居住方,一男子迷路院?

  叶瑾并讲话,面无表情脸忽勾一抹笑,“院。”

  “盛婉怡侄子,今日姑姑。”盛书霖紧慢。

  叶瑾心吐槽,早该少盛婉怡关系,毕竟程府姓盛。

  叶瑾未话,一旁便传盛婉怡音,“小霖子,怎跑。”

  …噗…名字…莫名太监。

  盛书霖:……

  “姑姑,长大,再叫小霖子……”盛书霖脸微红,小盛婉怡辩解。

  盛婉怡刚话,便站一叶瑾,脸色冰冷子,道肯定自混账侄子冒犯人,盛婉怡讪笑叶瑾介绍,“盛书霖,侄子,平日里闲散惯,若冒犯,便,必定扒皮。”

  接又盛书霖道,“赶紧道歉!”话熟练无比,一便许次。

  盛书霖反驳,直接叶瑾揖,“慧表妹实住,表哥无意冒犯,若惊扰表妹,实无心之失,望表妹原谅。”

  话份,叶瑾嫌麻烦,并与计较,人无感,自笑脸相迎,“无妨,必意。”

  盛书霖见,脸又笑嘻嘻模,一步刚,便被盛婉怡带走。

  自侄子真心力劲,见见程宜慧脸冷往走,再待里,怕被丁打。

  实则盛书霖哪里力劲,叶瑾真真,人故意,瞧人离,叶瑾才房间,嗯,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