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六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820 2020-08-15 20:00:00

  “!!!”叶瑾一淡定脸裂一丝惊讶,微微睁大睛,人顾恬?

  ……巧。

  就任务象?叶瑾瞄一坐一旁闭目顾恬,龄似乎及其轻,叶瑾突一语,红颜薄。

  怎保证男人死呢?打晕藏?总吧…

  一旁闭顾恬自瞄叶瑾惊讶表情,又见心领神模,总觉种太预感。

  啪嗒,细小音吸引顾恬注意,目光瞥叶瑾袖口,里微红,血,“小姑娘,受伤。”

  叶瑾面无表情抬手自己袖口,亮一刀,血刀滴,顾恬抬,谁叶瑾一脸,“。”

  顾恬显亮刀,吃一惊,小孩子拿一刀,面无表情,任谁觉怪异。

  脸划一抹温柔弧度,“小姑娘玩刀,仔细伤自己。”

  叶瑾愣一秒,一,便松手将刀递。

  顾恬懂小姑娘,接刀,却伸手顿顿,袖口拿一面帕子包刀,忘笑,“小姑娘真听话。”

  叶瑾见人底压嫌弃,心里忽涌一念,接之,借马车颠簸机,一手狠狠抓住顾恬袖子。

  顾恬:“……”

  衣服脏兮兮手掌印,脸迅速沉,抬小姑娘,一脸无辜,顾恬却隐约张面无表情脸蓄谋久,觉喉咙处梗一口气,快将身衣服换。

  “沈凌,久福州?”

  “爷,一辰路程。”沈凌并道车里生,听音,怕妙。

  “嗯。”顾恬叶瑾一,见一脸茫子,微微眯,笑一,再袖口手印,闭假寐。

  叶瑾:害怕啊。

  马车晃,叶瑾怕程宜韵被摇醒,,用手掌拦住随马车而摇晃小脑袋,程宜韵皱眉才舒展。

  …………

  午,一辆马车缓缓停官府门口,程元盛老早便等,脸带许疲惫神态。

  女儿找,里又病病,闹闹,哭哭,程元盛简直痛行。

  马车停,顾恬率先马车,一句圣旨,程元盛领其属官员跪,“程元盛及其属官员接旨。”

  顾恬宣读圣旨,叶瑾听大概,大致福州富商贩卖私盐,叶瑾觉如果普通贩卖私盐并派钦差,与福州某官员关,道程元盛参与其。

  顾恬宣读完之将圣旨收,跪程州,突,“今日本官路遇女童,自称程州小姐,程大人否走失女儿。”

  程元盛刚刚听圣旨,刚刚站,听话脸便一阵惊喜,“官几日确走失女儿,大人路遇女童何处?”

  顾恬弯弯嘴角,面色柔,“女童此便轿。”

  顾恬话音刚落,叶瑾便撩帘子,“爹。”

  程元盛一间欣喜交加,见叶瑾一人,便又道,“六妹呢?”

  “小六睡。”叶瑾见程元盛惊喜,表极淡定。

  程元盛并注意叶瑾表情,一一,又钦差大人道谢,又叫人将人送程府,自己则带顾恬先收拾住处。

  而人贩子自吃牢饭。

  …………

  程府

  程府所人提消息,道刚刚钦差大人将位小姐带,所人早早便程府里等,直人被送程府之,哭断。

  叶瑾先兰香苑收拾一番,白霜秋月人见直哭,叶瑾皱眉,“别哭,吗?”

  白霜秋月才一抽一抽停止哭,一梳洗打扮一讲几府里生。

  听江姨娘病之,叶瑾愣一,老祖宗便江姨娘处。

  叶瑾一门就闻一股药味,听江姨娘叫唤栖儿栖儿。

  快步走榻,“娘,栖儿,。”握江姨娘手,几日人消瘦少,怜父母心,叶瑾心容易。

  “栖儿,栖儿!”江姨娘大力抓住叶瑾手,生怕怕消失一般。

  叶瑾一瞬间视线模糊,伸手摸,原流泪。

  奇怪,泪,叶瑾清楚,程宜慧感情,“娘,。”

  江姨娘听话似乎安心,呓语,直接熟睡。

  待一儿,叶瑾便离,程宜韵,睡,听丫鬟烧,瞧大夫。

  叶瑾程宜悦,似乎话叶瑾,屏退所丫鬟,谈许久,人道聊,之,人,程宜悦与叶瑾之间箭弩拔张。

  当晚叶瑾兰香苑,机械音,道又,叶瑾试脑海里叫叫,任何反应,特定才。

  通,叶瑾便睡,做梦,梦却十分真实,让叶瑾惊一身冷汗。

  坐许久才意识程府,唤句白霜,“辰?”

  白霜替叶瑾擦擦汗,梦自己被绑情,“更,小姐做噩梦?”

  叶瑾,确实做噩梦,梦代。

  白霜轻轻拍拍叶瑾背,安抚,“小姐再睡儿吧,亮呢。”

  叶瑾,躺,闭睛,等白霜之又睁睛,道自己一半儿睡,挨微微泛白,才再次闭入睡。

  …………

  叶瑾府修养几日,总算将气色养,期间每日江姨娘,间一久,人似乎隔阂。

  就,叶瑾一月舒服日子,一坐院子里,突奇白霜,“明日秋千旁搭桌子吧。”

  白霜虽疑惑却,道,屋叶瑾拿披风,气逐渐转冷,小姐身子比较弱,稍微注意便生病。

  白霜一瞬间,忽一黑影一闪而,当叶瑾自己花,人便直愣愣面。

  人一袭黑衣,脸被黑布围,叶瑾却觉眉十分熟,总觉似曾相识,一半,口话,人却做手势。

  叶瑾降低音,“人追?”

  见,叶瑾话,白霜却,黑衣人快速隐匿,所幸黑,白霜并,径直走叶瑾,将披风披身。

  叶瑾用,自己饿,让白霜厨房拿心,白霜怀疑,道句便离。

  等白霜离,叶瑾人,“躲一刻钟,离。”

  黑衣人感激,快速躲叶瑾房间。

  一儿,另外一群黑衣人潜入程府,首人打手势,群人便分散,似乎寻找。

  其人兰香苑,一人院子里,一则入叶瑾房间。

  由叶瑾喜人伺,所院里留几四打扫丫,再加白霜秋月便其人。

  恰今日秋月母亲今日病重,便让丫府,而白霜刚刚被派厨房,所叶瑾兰香苑人。

  黑衣人小心踏入叶瑾房间,房人,放心找一圈,藏人方找一遍,人。

  目光忽瞄床,停住脚步,房里唯一床,缓步,此床帘子放,笃定,人就床。

  当伸手准备撩帘子,床人忽,一女娃音,“糕拿?”

  黑衣人吓一跳,犹豫之际,程府里传一阵音,刺客,黑衣人赶紧撤离。

  “小姐!”白霜恰巧赶。

  叶瑾将帘子撩,“,何如此慌张?”

  此床一人。

  白霜心惊,“小姐,府里刺客,朝,?”白霜紧张将叶瑾全身检查一番,完全觉叶瑾此突床寻常,当身子弱,此恰身子适。

  “若遇刺客,此便完无损。”叶瑾淡定,白霜就放心,拿糕,“小姐吃糕?”

  叶瑾摇,脸挂一丝疲惫,“困,吃。”

  白霜,将糕放桌子,“奴婢伺更衣。”

  叶瑾抿一嘴,瞄一床底,犹豫,心,就一八岁小孩子身体,啥害怕。

  一盏茶功夫,叶瑾便躺床,见白霜,叶瑾才拍拍床,“。”

  一儿,就叶瑾人睡,黑衣人才床底,脸色阴沉拍拍衣服灰,“谢救之恩。”

  叶瑾却忽扯一抹笑,“大人必客气,日救妹妹一,就当报恩。”

  顾恬一愣,随扯面巾,露温润脸庞,“举手之劳,必挂齿。”

  “大人赶快离吧,此人应该走。”

  道,顾恬总觉女娃赶自己走,,“如若姑娘日用顾,必今日之恩。”

  叶瑾并一句话,,“活就行。”毕竟死任务就失败,句话叶瑾当口。

  叶瑾脑一句话,顾恬脸笑容一僵,“谢姑娘挂念,顾某…”

  话完,叶瑾又道,“等丫鬟,走。”罗里吧嗦,叶瑾急。

  顾恬又一愣,快速一句告辞,便离程府。

  叶瑾见终走,赶紧躺床,捂被子,一便睡。

  半月,叶瑾听顾恬贩卖私盐之罪扣押一府,久便京。

  件情虽程元盛半分关系,却少少受牵连,皇管治严之罪,罚半俸禄,件情终告一段落,程元盛松一口气。

  第二程元盛老夫人张罗,娶一位继室,名叫盛婉怡,一富商女儿,老太太亲自挑选,就因心心思,亏待孩子。

  此,江姨娘心堵慌,虽做室,仗程元盛宠爱,府吃穿用度却与室夫人无二,若继室夫人门,定压一,,程元盛整整哄几日。

  转间又一秋,叶瑾如今十岁,程元盛夏升官,调京城,翰林院当差。

  而程宜悦姐弟终见身京城外祖父一,程宜悦外祖母一见便直哭,直呼自己怜女儿。

  宁月华原安庆侯府次嫡女,安庆侯原本当初程元盛风评,世简单,且又程老夫人亲自门求娶,才女儿嫁,却曾女儿红颜早逝,居白人送黑人,觉悲,曾埋怨女婿,见几娶继室,满终究散一。

  程元盛见情形,觉自己妻,因江宛,始终存几分愧疚,大女儿即将及笄,心里将放心,定寻一门亲。

  实则老夫人早就京男子筛选一遍,选选,就品行行,就婆婆太厉害,一,却世,自高攀,老太太此烦心之,却媒婆门。

  景川嫡长子媒,景川侯爵夫人程宜悦。

  侯府嫡子其实,听人身体羸弱,所娶亲,耽搁。

  老太太实则太满意门亲,一因世子身体,二怕侯爵夫人太厉害,程宜悦嫁日子难。

  媒婆见老太太犹豫,将话尽,走留话,侯爵夫人十分诚意,若意,几日便聘。

  老太太便将程宜悦提,程宜悦之听陆长清号人,十分才华,惜身体羸弱,一身才华无用武之,觉错,祖母意思,怕觉良人,,任凭祖母决定。

  老太太听般,便又程元盛商量一番,程元盛刚刚听话便直皱眉,直接意,打听打听世子身体状况与德行。

  其实婚高攀,世子身体,让始终觉良人,让程老太太直接拒门亲,怕罪景川,却直接意。

  暗里打听一圈,景川世子人谦直,托付人,身体虽羸弱,却外界传般严重,程元盛思虑良久,才让老太太意门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