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三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671 2020-08-12 20:00:00

  “干?”

  叶瑾身传一音,吓一跳,意识瞪一,一高高瘦瘦公子哥,瞪之才觉此人十分熟。

  努力程宜慧记忆寻找人记忆,终记,程少爷程泽远……

  程泽远,程庶子,冯姨娘所,由冯姨娘并宠,导致受待见,原非常喜欢,程宜慧觉性格十分沉闷,寡言少语,哑巴一般。

  叶瑾细细打量远处少,今似乎十二岁,叶瑾瞧面黄肌瘦模,便晓府日子难,程府人十分人脸色,道程泽远受老爷喜爱,便私里克扣吃穿用度。

  初秋,早间寒冷,而少却穿一袭单薄青衫,青衫袖口大面积磨损,让人一便件衣服穿许日。

  叶瑾默默收打量光,面无表情,“镯子丢而。”

  程泽远眯睛,似乎睛舒服,随低,伸手揉揉睛,才缓缓吐一字,“嗯。”

  程泽远刚刚总觉刚刚程宜慧打量,一种陌生人打量…道感觉错。

  叶瑾终明白程宜慧厌恶,语气带一抹明显耐烦,“?”

  程泽远愣一,,缓缓摇,一句无就离。

  叶瑾离,才拍拍自己身灰,望望周围,才轻手轻脚离书房。

  等绕几圈兰香苑,白霜秋月却未。

  叶瑾饿胸贴背,及话,一丫便,“小姐饿?”一丫鬟叶瑾。

  叶瑾瞥一,一小丫鬟,叫小蛮,丫龄大,性子比较欢脱,所平日里外伺。

  此叶瑾听话,心里默默,饿吞一大象,脸却面无表情,“传早饭吧,找人白霜唤,就手镯拾。”

  小蛮面带笑容,,十分欢快退。

  叶瑾离背影,突心里感慨,轻真!

  等早饭桌,白霜秋月,白霜见叶瑾净手,手戴银色镯子,心悬石总算落,镯子生辰老爷送,小姐最喜欢一,若丢,大火。

  银色镯子十分光滑,配合水闪闪光,衬叶瑾手更显白嫩。

  叶瑾洗完手,小蛮叶瑾擦手,却被白霜接。

  “今跑累,便休息吧,里小蛮就行。”

  “本奴婢分内之……”白霜完,便再,便。

  用早饭,叶瑾院子里消食,就见程宜悦,程宜韵带小魔王。

  大概赔罪,叶瑾心,果老夫人疼爱孙子,关久嘛,人怕吃程鸿远吗?

  叶瑾一就小奶娃,嗯,爱。

  叶瑾冷静收目光,嘴提一抹弧度,略带嘲讽,“怎,人,怕吃?”叶瑾语气冷静许傲慢,高高子让人才程府嫡女。

  程宜悦神凌厉,勾勾唇角,“谁教如此目无人?江姨娘吗?”

  原程宜慧其实怕二姐,通常程宜慧就敢再讲话。

  而叶瑾程宜慧,收笑容,面无表情道,“二姐真应该明白,目无人谁。”

  程宜悦疑惑一,继续道,“江姨娘将教,叫般口齿伶俐,大小。”

  若原听程宜悦一口一姨娘叫自己娘肯定叶瑾般淡定,准气跳。

  一旁程宜韵见又吵,连忙插话,“姐姐……”

  叶瑾目光才柔一,表情依旧严肃。

  “程鸿远,…”程宜悦语气严肃,让赔罪,程宜悦祖母般无节制宠爱程鸿远十分赞,因祖母,又讲,又让弟弟长大鼠辈,所程鸿远十分严厉。

  程鸿远扭捏许久,一自己讨厌人赔罪,就,终程宜悦快耐心,才慢步走叶瑾面。

  叶瑾才程鸿远,果真长,唇红齿白,跟姑娘似,惜熊孩子,站程宜韵旁,愤怒叶瑾,更显程宜韵小使。

  “……”

  叶瑾心受害人啊,所愤怒毛线啊?

  见情愿叶瑾道,“少,请…四…原谅。”音小,叶瑾勉强听音。

  小霸王叫勉强,意,毕竟二十六,如果真一小孩子计较,岂越活越,“既道歉,便算。”

  程宜悦听完心疑惑,按照平话,程宜慧肯定罢休,今日怎转性?

  细细打量程宜慧一番,并任何变化,才带弟妹二人离兰香苑。

  “小姐怎轻易便原谅七少爷?”白霜瞧一,面部带疑惑。

  叶瑾面无表情,目光突变凌厉,“怎?觉饶人人吗?”

  白霜惊一脸冷汗,连忙跪,“奴婢错,请小姐饶奴婢。”聪明,直接求饶,而解释,道,若按照程宜慧性子,此解释,定罚更惨。

  而叶瑾程宜慧,仍一脸冷漠,“虽小,却道,白霜,子。”

  所安心伺就,别一其。

  话惊白霜睛微睁,身子一抖,“小姐恕罪,白霜再敢。”

  秋月迷茫,懂小姐何突大火,道小姐自醒之便往,性子似往日活泼,反而沉静许,心思越越难琢磨……

  叶瑾站,“次便饶,退吧。”

  白霜答句,便低往外走。

  叶瑾走院子,觉里空空荡荡,小蛮,“里扎秋千吧。”

  小蛮缓步步,脸少忧虑,“,奴婢马办。”

  …………

  翌日,叶瑾早早便床,其实,无奈今日便徐夫子儿。

  叶瑾叹气,自己重新读一次书。

  早早被拉梳妆打扮,由太早,困睛睁,任由白霜秋月摆弄。

  稍片刻,便踏往堂路。

  徐夫子一严厉女人,全名徐书雁,父亲秀才,嗯,思比较先秀才,徐书雁灌输少女子比男子差念,而且小教四书五,养徐书雁颇一种腹书香气自华书卷气质。

  徐书雁嫁一短丈夫,被婆人克夫,休弃,徐书雁十分气愤,拿休书办堂。

  此福州第一女夫子,当满洲人十分佩服,便将爱女送至堂,第一生。

  徐书雁人十分认真严谨,做人如此,教生亦如此,此一,便福州打响名。

  至此,许福州官人将女儿送里习。直至,议论音渐渐消失,人此尊重,见尊称一徐夫子。

  叶瑾简直拍手叫,徐书雁代绝一女强人!

  脚刚踏门,程宜悦程宜韵脚便门。

  互相打招呼,便谁谁,任谁,人睦。

  程元盛父亲当真失败,叶瑾心。

  一儿,徐夫子便,叶瑾抬徐夫子,身带浓浓书卷之气,因常笑,所显严肃,眉间带几分英气,并似平常女子柔。

  叶瑾身体之便始式课,叫程宜韵,让背诵昨习功课。

  程宜韵部分背流畅,间段却磕磕绊绊,半段完全背,徐夫子见状,面色严肃,拿桌戒尺朝走,“手伸。”

  程宜韵厚重戒尺,心里害怕,颤颤巍巍伸双手,里满畏惧。

  徐夫子丝毫怜惜,抬戒尺就打,“啪…啪…啪…”,音极大,听吓人,叶瑾程宜韵手,果马红肿。

  叶瑾咽咽口水,心底情程宜韵,太狠吧,爱小奶娃手?

  叶瑾程宜韵眶红,并流泪,叶瑾呆秒秒,心里由衷钦佩。

  程宜悦心疼,恨自己代替妹妹挨打,课赶紧让丫鬟拿冰毛巾,程宜韵敷。

  叶瑾白霜句,白霜微微惊讶,却并未话,书匣子里拿一盒药膏。

  程宜慧记忆里,常挨打,江姨娘便备药膏,涂清清凉凉,火辣辣疼,而且药效,每次程宜慧挨打之,涂之第二手便消肿。

  叶瑾道江姨娘哪弄药膏,大概便宜爹弄。

  其实并管,毕竟任务目标顾恬而,所一始程宜慧身体里就管闲,用程宜慧态度待。

  见奶娃子受欺负啊,就一次,叶瑾心里暗暗誓,再管闲猪……

  叶瑾站,拿药膏走程宜韵面,“。”

  程宜悦一就认一种药膏,稀罕,自己就父亲书房见一次,曾,竟程宜慧手,程宜悦划一丝失落。

  所自己面炫耀吗,程宜悦透露满满信任,“药膏自己留吧。”

  叶瑾面无表情一,心里忽涌一阵悔,所底啥?

  转而又安慰自己,宇宙平,防止世界被破坏…打住,叶瑾程宜韵身蹲,“手伸。”

  程宜悦,“干?”觉程宜慧安心。

  程宜韵,叶瑾勾一抹笑,“夫子常,兄弟姊妹之间,应相互帮助,相互扶持,觉道。”一蹩脚由,实话,自己信。

  拉程宜韵手,药,“药膏用,若挨打就涂,见效快,明日便全。”

  见程宜韵呆呆,面无表情摸摸,“乱。”讲一本,程宜悦几乎相信。

  觉,程宜慧魔怔。

  白霜秋月觉,小姐魔怔。

  堂一片寂静,直程宜韵反应,“谢四姐。”小奶娃笑冲叶瑾一笑,叶瑾心融化,真太爱,忍住又摸一程宜韵,“刚刚风大,又乱。”

  程宜韵:……

  程宜悦:……

  白霜秋月:……

  兰香苑路,江姨娘便派夏堇叫,叶瑾道今日生江姨娘一定晓,话,便夏堇。

  江姨娘处,叶瑾请安,江姨娘便怒气冲冲叶瑾道,“跪!”

  叶瑾,反驳,直接便跪。

  白霜秋月小姐跪跟跪。

  江姨娘自己女儿真,所失望及寒心人之常情。

  栖儿道喜欢宁夫人孩子,女儿却偏偏走近,存心气吗?

  江宛忘宁月华温婉女子薄,甚至将视姐妹,忘,大人之间应该强加一代身。

  “错吗?”江姨娘拍一桌子,自己怀胎十月生女儿,一片失望。

  叶瑾口,怕自己让江姨娘火话,再气歹。

  江姨娘见女儿话,愈气厉害,指白霜秋月,“管小姐,该罚!夏堇,每人掌嘴十巴掌,打伙房。”

  江姨娘倒叫人牙子打府,惜权利。

  白霜秋月一抖,纷纷磕,“姨娘,错,请姨娘恩,让奴婢外院伺小姐,请姨娘恩……”

  叶瑾并连累白霜秋月,让别人替自己承担江姨娘怒火习惯,抬,“娘,与白霜秋月无关。”

  江姨娘气极反笑,“管,就关,犯错本该受罚!”

  叶瑾皱眉,心万恶古代啊,耐江姨娘一法,“娘,呐,件何错之啊,……”

  叶瑾话完,便被江姨娘喝断,“逆女!”忽一阵眩晕,江姨娘便意识……

  叶瑾:“……”

  !?娘啊,听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