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头号任务

第二章(程宜慧篇)

快穿头号任务 尤阿么 4458 2020-08-11 00:22:25

  叶瑾立马程宜慧记忆调取关程宜慧记忆。

  程宜韵,程次嫡女,正妻所生,据母亲生候难产,就,留一小女儿一双胞胎弟弟。

  嗯,,程鸿远弟弟。

  虽叶瑾承认,软萌小奶娃一小霸王一弟弟。

  宠,叶瑾叹口气。

  程宜韵其实太交集,毕竟嫡庶别,叶瑾原身体里感受。

  原程宜慧对程宜韵一种特殊感觉,种感觉嫉妒夹带自卑,渴望掺杂情……

  什情?叶瑾明白,程宜慧记忆实则完整,似乎接收程宜慧记忆。

  叶瑾知道程宜韵叫自己干嘛,所眨眨眼,疑惑。

  程宜韵握紧小手,指尖用力发白,似乎些紧张。

  终于仰,“四姐,身体些?”

  程宜韵才五岁,话候奶声奶气,叶瑾觉爱极。

  见小奶娃努力仰,似乎些费劲,于蹲。

  小奶娃紧张眼神捏捏小脸蛋,者反应,呆愣愣,秒之才退步,脸才浮现惊讶神情。

  偏偏当事人十分淡定,面无表情却扯一笑容,“脸脏东西,给擦擦。”

  小奶娃呆呆,忽觉眼人笑些怕,与之程宜慧完全,莫报复回?

  “身体已无大碍。”叶瑾收笑容,半憋一句文绉绉话。

  小奶娃见,眼神狐疑将扫视一遍,见对方再奇怪举动,才老成点点。

  随开口,“七弟弟平日里任性惯……”

  话一,叶瑾就知道程宜韵讲什。

  果,听小奶娃,“…性子些任性且纪小,昨儿吓四姐,希望四姐大人大量,与计较。”

  叶瑾咋舌,禁感叹,奶娃娃简直跟小大人似,哪里现代孩子,熊孩子居。

  见程宜韵,叶瑾面无表情开口,“父亲已经罚,自计较,此事与无关,自用与赔罪。”

  程宜韵听,顿顿,“等鸿远面壁,小六带与四姐赔罪。”

  叶瑾表情严肃,内心腹议,小奶娃太成熟,总让种大人错觉。

  “赔罪倒,希望收收性子,别再惹大祸端。”叶瑾程宜韵,盯认真,让程宜韵种无形压力,于点,什便匆匆离。

  正巧江姨娘派人找,便直接江姨娘儿。

  叶瑾偏,面无表情对丫鬟,“刚才事就必娘亲,平白给添堵,明白吗?”

  白霜秋月低回答,“。”

  秋日风冷,让叶瑾由打几喷嚏。

  面白霜秋月些什,秋月点点,便回兰香苑。

  兰香苑程宜慧住方。

  叶瑾回候见,问什,暗暗记每人动作。

  江姨娘处,秋月已经回叶瑾身,,江姨娘正准备用晚饭,程元盛。

  屋里一如往常谐,江姨娘知讲什,逗程元盛开怀大笑。

  叶瑾走进行礼,“爹爹,娘亲。”

  程元盛才停止笑声,一脸慈爱向,“栖儿用晚饭?”

  叶瑾心,刚刚吃算算晚饭呢?抬望望桌菜,终于摇摇,“曾用呢。”

  江姨娘本就叫自己女儿吃饭,刚刚生一场大病,补补。

  瞧见叶瑾身一股寒气,必外边,于一边帮女儿舀汤一边问道,“刚刚哪儿?”

  叶瑾正吃菜呢,见江姨娘问,平静点点,“房里闷,外面走走。”并遇谁。

  程宜慧记忆,江姨娘喜欢宁夫人所生三孩子。

  宁夫人小奶娃生母,全名宁月华,程府常常听人议论,常常温婉聪慧女子,惜红颜早逝。

  江姨娘喜欢宁夫人,喜欢夫人所生三孩子,经常程宜慧,江宛女儿必定最,虽嫡,却轻贱自己,爹爹疼,,。

  叶瑾对此无话,喜欢奶娃娃呢。

  江姨娘非良善之人,叶瑾程宜慧记忆就知道,一厉害女人。

  江姨娘见叶瑾避而答,知道自己女儿隐瞒些事情,瞟白霜一眼,似经意之间,转又向桌。

  将舀汤递给叶瑾,“身子尚未痊愈,若再感染风寒如何?”皱眉,知对于女儿隐瞒身体痊愈便门。

  叶瑾咳一声,记忆程宜慧模,撒娇道,“娘,女儿房待一,闷慌,才走走,却让娘亲担心,倒女儿罪。”完叶瑾便喝一口汤,垂眼帘闪一丝自,一瞬间,便消失见。

  …嗯…未般撒娇话。

  江姨娘未话,一旁程元盛便先开口,“宛儿就别担心,瞅活泼子哪里半分昨模?必全,就别再管,让喝汤。”

  叶瑾冲程元盛笑,“爹爹懂栖儿。”

  栖儿程宜慧乳名。

  见父女互动,江姨娘哪里明白,程元盛越便恰明疼栖儿,江姨娘乐意见。

  于江姨娘面一副娇嗔模,“惯。”

  程元盛见江姨娘小表情,爱行。

  笑,“女儿便用疼…”半句凑江姨娘耳边句什,叶瑾听,江姨娘微红脸,必什正经话。

  江姨娘一脸羞涩,一旁程元盛却一脸正经,端碗喝汤,刚刚人一般。

  叶瑾一脸严肃:“……”什。

  突点悔坐,总感觉自己闪闪发光,亮种。

  由于叶瑾刚刚吃饭久,并饿,于喝一碗汤,便赶紧退。

  叶瑾刚刚回兰香苑,坐便打几喷嚏。

  身体实太弱,叶瑾默默心里吐槽。

  白霜见状,便让秋月事先熬姜汤端。

  叶瑾觉,白霜丫心太细。

  “小姐,快姜汤喝,祛祛寒。”白霜些紧张,生怕叶瑾身体哪儿适。

  叶瑾点,端姜汤,用勺子小勺喝。

  叶瑾吃东西慢,喝东西。

  等姜汤变凉,才差喝完。

  现代候,应该练毛笔字,而现,绣花……

  叶瑾手针,脸色微变。

  小候用针给自己缝衣服,而且缝特别丑种,现让用针绣花,觉自己暴露。

  程宜慧虽纪小,绣工却,此绣东西已经栩栩如生,真做……

  白霜见程宜慧拿针半动手,问道,“小姐莫累?”

  叶瑾转白霜,脸带一丝解脱,“些困。”揉揉眼睛。

  白霜见叶瑾揉眼睛,便将手绣品收拾放一旁。

  秋月给叶瑾更衣,将首饰取,将挽发髻松开放,梳顺之,再用一根发带挽,叶瑾便歇息。

  叶瑾坐床,见白霜熄灯,阻止道,“等儿,儿书再睡。”

  程宜慧识字,四岁,程元盛便给府小姐请福州最名女先生,教导读书习字。

  几本,发生事,江姨娘就跟徐夫子告假,夫子让歇息几日,几便。

  白霜疑惑,“小姐困?”

  叶瑾讪笑,“现些,困,又些睡。”

  白霜笑笑,当叶瑾小孩子脾性,“,奴婢便给拿。”

  等白霜拿,叶瑾一本正书,名叫《唐诗三百首》。

  “……”自己书,闭眼睛完。

  叶瑾页,觉眼睛极度适,放书,揉揉眼睛,种酸痛感觉才散一些。

  白霜见状,给叶瑾一杯水,“小姐,若眼睛舒服,便明日再吧。”

  叶瑾点点,“行吧。”眼睛确实舒服。

  闻言白霜将书本收,熄灯便。

  一夜梦。

  由于昨晚睡早,所叶瑾今早。

  揉揉眼睛,唤句白霜,走进却秋月。

  叶瑾疑惑,“白霜呢?”

  秋月一边伺候叶瑾洗漱,一边道,“白霜今早儿被姨娘唤,未归呢。”

  叶瑾点,再些什。

  秋月正给叶瑾穿衣,白霜才回,自接替秋月工作。

  秋月便将叶瑾已经穿衣服捋顺。

  叶瑾见白霜回讲话,因现正自己身衣服,觉古代衣服繁琐,若让自己穿,必定。

  叶瑾问,白霜倒动,“今早儿姨娘唤奴婢询问些事。”

  因昨晚,叶瑾早就猜。

  “姨娘问小姐昨哪,见什人……”

  果。

  叶瑾向,“怎回?”

  “奴婢什,姨娘便让奴婢回。”

  叶瑾白霜一眼,点点再话。

  由于太早,早饭送,所些饿。

  白霜,端一碟子糕点给叶瑾吃。

  吃完便听白霜,“姨娘让小姐给老夫人请安。”

  叶瑾点,便老太太边请安。

  入秋,树叶子便纷纷往掉,府人便忙,一大早就清理落叶。

  早风拂叶瑾脸,些冷,带秋味道。

  等老太太房,屋里已经坐人,一小奶娃程宜韵,一小奶娃姐姐程宜悦。

  程宜悦程嫡女,今十二岁,模生宁夫人,尤其双眼睛,生极,程宜悦眼几分凌厉,少些宁夫人眼柔。

  狠角色,叶瑾心里。

  叶瑾给老太太请安之,老太太便让坐。

  眼小奶娃,发现坐端正,宛如一副三生模。

  叶瑾觉十分爱。

  老太太问问身体情况,如实回答,聊一儿,老太太便乏,让退。

  间叶瑾仔细打量老太太许久,最终结论,程宜慧真老太太喜欢。

  院子,三人走小路,互相讲话。

  平候,程宜慧炫耀程元盛对如何如何,此打击,被程宜悦怼回,今日程宜慧突安静,让程宜悦人感觉适。

  但程宜悦巴程宜慧理,实懒怼。

  就三人走分叉路口,即将分开,叶瑾突停。

  程宜悦皱眉,回,“四妹何事?”

  “东西落,回找找。”叶瑾解释。

  程宜悦淡笑点点便再理,牵程宜韵便离开。

  叶瑾毫意,快步往回走。

  白霜紧跟其,“小姐落什?派些人手找?”

  叶瑾忙道,“必,落手镯,必惊动别人。”

  白霜往叶瑾手,今早带手镯果真见。

  等些什,叶瑾又道,“白霜秋月段找找,往边。”

  白霜觉妥,等话,叶瑾已经跑,白霜秋月往叶瑾指路找。

  叶瑾镯子当丢,自己拿,支开白霜秋月,偷听。

  嗯,,偷听,刚刚无意听顾恬名字,爹嘴里。

  正任务发愁呢,一点点线索自错。

  一路跟程元盛书房,才听谈话内容。

  大致意思,顾恬作钦差大臣福州巡查,程元盛作福州知府,需接待一。

  叶瑾听之,“……”

  钦差大臣,人钦差大臣,保护?叶瑾通自己底哪方关,让机械声音选自己保护。

  武功啊!

  难道顾恬死?谁知道什候生命危险啊,又保护久呢?

  总,一辈子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